第四章,遇见 作者:提南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8-29
  •     还未等宁远山开口,围观人群中便有人带头高呼了一声,“好!”

        宁远山见众人对苏枝曦的话,皆是赞许之色,心知再往下辩也无乐趣,便双手相合,似有不甘道,“老夫受教。”

        苏枝曦不骄不躁回,“大人谦让。”

        说完气定神闲的坐了下来,对着目瞪口呆的余吟月眨了眨眼,笑道,“可以了,再这样下去,我是怕你真傻了。”

        余吟月这才缓过神,崇拜之情溢于言表的痴痴望着她。

        “苏姐姐,你真的是,太厉害了!”

        苏枝曦只笑不言,伸手摘了一颗葡萄,低头仔细的剥去葡萄皮,留下晶莹剔透的果肉,递到余吟月嘴边,说道,“别看了,我头上又没长出两个角,吃点东西吧。”

        余吟月顺着她的手,轻启贝齿咬住果肉,再一吸,一颗葡萄便被她吃进了肚。

        “这葡萄真好吃,苏姐姐,你再喂我一个吧。”

        苏枝曦听她说话没心没肺的腔调,笑骂道,“养出你个坏脾气了,你自己剥了吃。”

        余吟月被骂也不生气,笑盈盈的拿着银签挑着蜜瓜吃。

        苏枝曦撑着头,端着酒杯细细品着杯中的酒。

        古人常说,一醉方休。

        可人生两宽,途中多是貌合神离的对手,能遇上能一醉方休的人,得需要多大的运气啊。

        苏枝曦看着嘴里塞满了水果的余吟月,故而她是欣赏她的天真无邪,若是彼此生在乡野田间或是寻常百姓家,这样纯真无害的朋友,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

        可偏偏,她们生在京都。

        生在权势斗争最为错综复杂的京都。

        “玄恒说是此处热闹,拖着我过来,远远瞧着好像是苏家二妹妹,到这一看果然是你。“

        苏枝曦已喝了微醺,听人说话声音耳熟,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倒是余吟月,一双杏眼忽而等着老大,含笑不语的盯着她身后,一手捂着嘴一手朝着她身后的方向指着,只差没有尖叫出来。

        苏枝曦侧目过去,瞧见一袭青衣少年,负手而立,如芝兰玉树,繁华于他,不过是清风拂煦,过后,便又是淡泊遗世的模样。

        前世的她,对裴之寒这出尘不凡的气质,是极度迷恋的。

        她未曾见过潘安,可在她心里,大约潘安就应当长的如裴之寒这般。

        苏枝曦记得从前程恩问过她,到底喜欢裴之寒什么。

        她想了许久,答她,“你问我喜欢之寒哥哥什么,便是问鱼儿喜欢水什么,鸟儿喜欢风什么。若是它们明白了,我便也明白了。”

        那时的她,总做着能与裴之寒执手白头,相伴到老的美梦。

        可梦就是梦。

        苏枝曦收敛着心头的阵痛,原本眼中的哀怨转瞬即逝,就连与她对视的裴之寒,也以为是阳光闪在她眼中,而使自己产生了她对自己存有怨恨的错觉。

        “之寒哥哥。”

        苏枝曦兴致寥寥的唤了他一声,又回过头继续小酌着杯中的酒。

        一向被苏枝曦纠缠惯了的裴之寒,见她对自己这样疏离的态度,一时还不适应,整个僵在原处,不知该坐下还是该走开。

        被僵住的不止裴之寒一人,还有与他同行过来的大理正三子,林玄恒,和坐在苏枝曦对面的余吟月。

        “呃…”

        林玄恒迟疑了片刻,张着嘴不知道该怎么办。

        倒是余吟月机灵,连忙咽下口中的瓜果,说道,“裴公子快坐,刚才姐姐同我还在聊着你呢。”

        裴之寒顺坡下驴,虚邀了林玄恒一起走到木桌前坐下,微微笑道,“是嘛。不过方才我一路走来,倒是听苏妹妹被人称赞的最多。”

        裴之寒话毕,一旁的林玄恒便连声道,“不错不错。枝曦姑娘你真是厉害,三言两语的,便教训的那老头说不出话来。我在远处听着,都觉得过瘾呢。”

        苏枝曦前世是见过林玄恒的,他是太子的幕僚,李承载私下和袁天术也谈论过他。

        可如今她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应当是没见过的,便疑问道,“你是?”

        “哦,我是林玄恒,我父亲是大理正林志平。”

        苏枝曦笑了笑,不失礼貌道,“原来是林公子。”

        林玄恒也回了她一个微笑。

        四人闲坐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苏枝曦说的少,听得多,裴之寒也只有在偶尔两个问题上,发表着一两句自己的见解。

        好在林玄恒和余吟月两人,一人喜好说,一人乐意听。

        外人看着也算是热热闹闹的,不显尴尬。

        “听说等下还有才艺展示。”林玄恒很是期待的问道,“不知道吟月姑娘和枝曦姑娘准备了什么才艺?”

        “嗯...”余吟月迟疑了一会儿,才道,“我与苏姐姐都是粗人,不懂这些的。”

        “吟月姑娘说笑了,咱们京都的世家小姐,哪有不会一两个才艺的。只怕是姑娘怕我泄密,才故意留一手吧。”

        他的话很是真诚,听不出半丝轻蔑之意。

        只是余光一闪,坐在林玄恒身旁的裴之寒唇角却是勾出一丝苦涩的笑。

        她置下喝了一半的酒杯,起身福礼,道,“林公子慢坐,喝了几杯葡萄酒,此时身体略感不适,见谅。”

        余吟月见苏枝曦起了身,也连忙跟着起来,对同桌的裴之寒道,“是,我陪苏姐姐去走走,醒醒酒。裴公子不知,方才姐姐贪杯,又玩心大发,竟不慎高处落了下去。昏迷了好一会儿呢,可是吓坏了我。”

        林玄恒听了她的话,很是担心道,“竟有这事!枝曦姑娘无碍吧?”

        “没事,就想去走走风,醒醒酒,免得酒后失态。”

        说完,苏枝曦神色如常,浅浅一笑,似清淡优雅之白莲,淡泊而风雅。

        这一笑,竟是把林玄恒给看呆了。

        裴之寒见了,也是鬼使神差的说,“明日我叫韩非给你送些清淤醒神的膏药去。你别轻视了,落下了病根,可不是儿戏。”

        苏枝曦本要拒绝,却被余吟月高声截断。

        余吟月似自己得了蜜一般,笑的合不拢嘴道,“还是裴公子体贴,你这膏药下去,苏姐姐就是重症,怕也是痊愈了。”

        说完也不管苏枝曦还要不要说什么,拉着她的手便快步离去。

        两人走去许久,林玄恒还望着苏枝曦离去的方向发着呆。

        坊间都传苏枝曦空有容颜,为人却是善妒心狠之辈。

        今日一见,发觉传闻也并不可信啊!

        苏枝曦与宁远山的争辩,进退有度,机智且不失风趣,可想是个心思玲珑剔透的姑娘。

        “得枝曦姑娘倾慕,裴兄好福气啊......”

        裴之寒微微一愣,随机摆手笑道,“林兄切莫笑话我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