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凤命娇惯》-> 第281章 归去,大小姐
第281章 归去,大小姐 作者:牛皮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1-21
  •     我不禁浮想联翩。

        而作为那一日修和林智周吵架的目击者陆机,已经早早地被云霁寒“高抬贵手”送了回去,我只能自己想法子旁敲侧击询问了。

        “翊儿!”

        云霁寒突然唤我,我心肝一颤。

        “欸?”

        我端坐好,听云霁寒号令。

        云霁寒刮了下我的鼻子,轻声问我:“小脑袋又在想什么不着边际的事?”

        “没有啊!”我立刻反驳。

        云霁寒把胳膊放在桌案上,饶有兴致地看着我,他突然问:“你想见李荀吗?”

        嗯?

        我两只兔子耳朵立刻竖起来,云霁寒为什么这么问,他在试探我?

        我大脑飞速地转了下,思考着怎么回答才能叫柠檬皇不酸。

        我对云霁寒说:“我想和你一同去见。”

        云霁寒摇头。

        怎么?我的回答,他不满意?

        云霁寒脸色没什么变化,他只是捧着我的脸,说:“李荀要见你,单独见你。”

        我立刻把头摇成了拨浪鼓,脑海里闪过五个字:“这是个巨坑。”

        我才不跳。

        “噗嗤!”

        云霁寒笑了,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他转过头,右手握成空拳,掩住嘴乐,他至于这么开心吗?

        我可一点都不觉得好笑。

        “不要欺负我,我是个病人。”

        云霁寒又捏了下我的脸,说:“翊儿。你这一百年都是这么怂过来的吗?嗯?你就这么怕我?”

        我撅撅嘴,摇摇头。

        “以前我也很牛气的!真的!”我亟待云霁寒的认可。

        云霁寒揽我到他怀里,他嘴角还微微扬着,他说:“不怕啊……三哥会为你安排好。”

        我茫然地点点头,云霁寒怎么突然就松口了,同意了?

        我思索了下,突然就想到了那句成语叫做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该不会……

        “三哥……”我咽了下口水,很小声地问了句,“见过之后,你是不是就要下旨了……”

        云霁寒摩挲着我的手指腹,道了声:“是!”

        这么说,这将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李叔夜了。

        说心里不难受,是不可能的。

        我曾经一度以为李叔夜是韩子渊的转世,可后来才知道韩子渊没死。等等,那李叔夜为什么会和韩子渊长得那么像?难道……

        天哪!我怎么忘了这茬儿事情?

        不行,我得去找韩子渊一趟。

        “哎呀!烦!”

        林智周骂骂咧咧的声音正好传进来,我朝门口看去,只见门被很用力地拍开了,林智周摔摔打打地走进来,他满不情愿地过来,一张笑嘻嘻地狐狸面具也掩不住他此刻的气急败坏,他抱着胳膊,斜眼瞪了我一眼,道:“是谁找我?”

        云霁寒顺手撇了枝毛笔扔了出去,那毛笔是刚用过的,还带着墨汁呢!

        林智周轻巧地躲过,但衣摆还是被墨汁溅到了一点儿。

        “你瞪谁呢?”

        云霁寒虽然语气好似愤怒,其实嘴角挂着坏笑,分明就是在故意逗林智周。

        “怎么!瞪人又犯你承国哪天律法啦?我堂堂紫枫林家主还不能瞪人……”

        “锡麟!”

        林智周的话被他身后的人打断了,修走过去拉住骂骂咧咧的林智周,修脸上永远都是那副削瘦淡漠的样子,他扯了扯林智周的衣角。

        “跟我来。”

        咦?修怎么会喊林智周的真名?

        “不是你请我来的吗?哦!现在又嫌我吵啦?哎呦我长脚了,你别拉我!”

        修拽着林智周的袖子拽不动,干脆拉着他胳膊,把他拉出去了。

        “你拉我做什么?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林智周的声音渐行渐远,我这边脑仁真的有点疼了。

        我举起打着竹板的手,放在额头上我问云霁寒:“三哥,林智周是长这个角了吧?脾气好大呀!”

        “按林智周的岁数,他该是过了青春期了,也远不到更年期的年纪,难道他也会内分泌失调,每个月都有看谁都不顺眼的那几天?”

        云霁寒抓住我头顶的“犄角”,说:“你是猫,不是牛。”

        “喵!”

        我回头看了看,小九不知什么时候爬到我身后,它攀在我背上,十分巧合地叫了一声。

        “喏!你的猫儿在那儿呢!还买一送一外加一个大礼包呢!”

        以猫的生育能力来讲,再过几年,估计整个勤政殿都成了猫窝了,到时候勤政殿的梁柱都给给小九的孩子做猫爬架用。

        云霁寒把我的胳膊往他那边一拉,我不得不倾身过去。

        云霁寒笑着说:“我的大礼包呢?”

        “呵呵呵呵……”

        我往回缩了缩,指了指桌上从京城快马送来的奏章,说:“公事!您忙!我……我出去溜达溜达。”

        云霁寒却不松手,他眼睛有点迷离,他压低了声音在我耳畔:“不许走。”

        “这是圣旨吗?不是圣旨我就走了。”

        云霁寒被我气笑了,他盯着我的伤处,叹了口气。

        我知道他的意思,就是我要是伤的是腿,不能跑了,多方便他。

        “圣旨。”

        云霁寒郑重地说。

        呵!这不就是帝王版的借职务之便吗?

        “嘎吱!”

        门开了。

        我用胳膊肘把云霁寒顶回去。

        开门的是修,他低着头,并没有瞧见屋内情景,他侧过身子,把火红的“狐狸”林智周请了进来,林智周面色如花,喜笑颜开的,跟刚才完全是变了一个人。

        “小鸡崽子?哥哥来了!”

        林智周张开怀抱扑过来,还好有云霁寒挡在我身前。

        我缩在云霁寒肩头,狂咽口水,原来林智周是人格分裂?!

        修把林智周送进来,又默不作声地低头出去了,我伸长了脖子去瞧修的背影,他怎么把头压得那么低?

        林智周,该不会吵架吵不好!打人打得爽吧?

        敢叫我亲哥受委屈?

        “林智周,你敢欺负我亲哥!”我若不是现在手不好用,肯定要和林智周打一场。

        “我没有啊!”

        林智周还一脸无辜地,他摊开双手原地转了个圈儿。

        “小鸡崽儿,你瞧!哥哥为了见你,连鞭子都没带!”

        我努努嘴,说:“我会去问亲哥的,若是你再敢拿从前的身份压着他,你看我不把你紫枫林的房盖儿掀了!”

        “好哇!好哇!你快去问,快去!”

        林智周坐过来,满眼都是小星星地期待。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