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凤命娇惯》-> 第58章 请安,福祸依
第58章 请安,福祸依 作者:牛皮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01
  •     我直起身子,环顾四周,这里并不陌生,儿时我常在云霁寒书房的内室玩儿。

        我低头

        “太子哥哥,抱歉……”

        我悻悻地松开手,云霁寒有洁癖,我这只手还想要呢!

        “还早。”

        云霁寒声音有些沙哑,我看长生手里呈着的茶水还没有递过来。

        云霁寒起身,我却对着他的背影鬼使神差地唤了声:“三哥!我……”

        云霁寒抚上茶杯的手顿了下。

        “我……想看你练剑。”我说。

        我是个爱睡懒觉的,无论哪个身子都是,午时起床是我一贯的作风。而如今,我打算改了。

        云霁寒转头看我,我抬头真诚地看着他,他眼里的探寻之意很明显,就差问一句:“你到底怎么了?”

        我想多陪你一会儿,在我离开之前。

        这句话,我动了动嘴,还是没敢说出来。

        我仗着自己这副身子年纪还小,冲着云霁寒笑笑,讨好似的拉了拉他的衣角,想这样撒一次娇,我以为云霁寒会回绝了我,却没想到他竟转回了头,笑了。

        云霁寒在庭院里练剑,我就站在回廊里瞧着,他只穿了一件单衣,我却把自己裹在狐裘里。

        这是我第一次认真地看云霁寒练剑,他的剑就好似他的人,凌厉带着棱角,气场十足。

        我偷偷地记下他的每一招每一式,手在狐裘下偷偷地随着他的剑招练习着,云霁寒的剑术也不知是师从何人,还真不好学。

        云霁寒舞了一个漂亮的剑花,然后收了剑,他走到我身前,伸出了左手,说:“过来。”

        我愣了下,他莫不是看出来我的小动作了?

        我抿了抿嘴唇,还是把右手递给了他。他把我揽进怀里,右手解开了我狐裘的扣子,把它扔了出去,长生手疾眼快,在狐裘落地之前接住了它。

        云霁寒把他的剑交到我手里,然后用他厚实的手掌挽住了我的手,左腿提了下我的左腿,叫我扎了个马步,左手扶住了我的肩,他在我耳畔低声说:“跟上。”

        话音刚落,他就带着我动了起来,每一招他都放慢了速度,我随着他的招式而动,他的剑很沉,可有云霁寒在,我真的没什么好顾虑的,几招下来,我已经舒展开了筋骨,动作变得流畅起来。

        我转头看云霁寒,可才看了一眼,就被训斥:“用心!”

        “嗯!”我把头转回去,专心看着手里的剑。

        等一套剑打下来,我额上已经冒出了汗珠,云霁寒把剑从我手上收回去,我回头看他,他嘴角也带着笑意,他摸摸我的头,说:“不错。”

        “真的?”

        对于云霁寒的夸奖,我心里顿时一暖,晨曦的光打在云霁寒脸上,我踮起脚,快速地伸手刮了下云霁寒的鼻尖儿,如从前他对我那样,说:“太子哥哥也不错。”

        云霁寒挑了下眉毛,把剑丢给了长生,他拉着我进了书房。

        我知道他要上朝去了,云霁寒掏出帕子把我脸上的汗珠擦干,然后冲长生伸出手,长生立刻把狐裘递过来,云霁寒大手一挥,狐裘就又落回了我的身上,他一边为我扣好扣子,一边说:“不许半途而废。”

        我心想,这就是许我天天来练剑了?

        “嗯!”

        我点头,嘴角绽开了欣慰的笑容。

        “三哥最好了!”

        这一次不是拍马屁,是真的表示感谢,云霁寒点点头,似乎也很满意,他说:“回去吧!”

        我连连点头,出了书房,和春华、秋实一同回宝月宫,早上的空气很凉,我却第一次觉得宫里的空气是这般清新,好似这皇宫都因为有云霁寒的存在都不显得那么无情了。

        春华对我说:“主子,您今日特别有精神。”

        我摸了下自己的脸,发现自己脸上还挂着笑容,整理了表情,应了声:“嗯。”

        “主子,虽然太子殿下许你可以不必晨昏定省,不过您今日起得早,要不要给皇后娘娘请安?”秋实提醒我。

        我点点头,说:“今儿就去会一会那帮山猫野兽。”

        “噗!”春华笑出了声。

        秋实则小声提醒我:“主子,注意言辞。”

        “好!”我乖乖点头。

        春华、秋实这回都惊住了,春华问:“主子,您今日心情怎么这么好啊?”

        “有吗?我平日不都这样?”

        我快走了几步,今日心情确实舒畅。

        春华和秋实急忙跟上,春华小声对秋实说:“主子这是怎么了?昨日被九公主骂了一顿,不生气不难过,还没找太子殿下闹,我昨晚真是捏了一把汗。”

        秋实也说:“我也纳闷儿呢!你瞧咱们主子今日身轻如燕、笑意盈盈的,也不像是挨了打的呀?”

        她们两个在后面犯嘀咕,我大步朝前走,左耳听右耳冒,不把她们说的话当回事儿。

        回了宝月宫,我便任由春华、秋实折腾我,把我打扮得得体了,便朝着未央宫而去。

        坐在轿撵上,我整理了一下思绪,昨日真的不是我一时冲动,我只是打算相信云霁寒了,不是惧怕,不是妥协,云霁寒一次次地救我,就算是个傻子,也该开窍了。

        “翊儿!”

        我听到外面有人唤我,轿撵停下来,我听到春华、秋实的声音:“给太子妃娘娘请安。”

        “平身吧!”

        太子妃的声音软糯动听,又带着威严。

        我撩开帘子,果然看见太子妃的轿撵正落在我的轿撵旁,她也正撩开帘子来看我。

        我放下帘子,准备下去给她行礼,却听到杨素衣说:“免了免了,自家姐妹,哪儿那么多规矩。”

        “谢娘娘!”

        我又重新把帘子打开,杨素衣对抬轿撵的太监们说:“起吧!”

        两个轿撵并肩而行,杨素衣笑着说:“哎呀!还是殿下有法子,能叫你这懒丫头早起,可真不容易。”

        我的脑袋极速得转了下。

        杨素衣又道:“殿下也是为了翊儿好,翊儿可莫要因为几句训斥,就怨怼殿下。”

        哼!但我不打算拆穿云霁寒的谎话。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