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盟友6 作者:一休哥哥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08
  •     所谓“大胆猜测,小心求证”。

        余斯年的猜测合情合理,并不是没有可能。

        想了想,席慕主动承担起侦查的任务,说道:“目前我就住在中堂里面,可以暗中探查一番中堂的内部情况。不过你们也不要抱太大的期望,中堂守卫很严密,我又被监视着,不一定能够探查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余斯年拍了拍席慕的肩膀,说道:“兄弟,这你就说过了。虽然探查消息很重要,但是能重要过你的生命安全吗?有句老话叫做,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一切以你的安全为主。如果发现不对,赶紧撤离,别忘了还有我们在采药堂给你做后盾呢!可惜我们离得远,有时候远水救不了近火,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要你自己注意保护自己,别一不小心漏了馅儿,被中堂的人给抓住了,那可就糟了。”

        余斯年关心的话,听在席慕耳朵里,让他觉得十分暖心。

        孤身在外,有一个能够时时刻刻惦记自己的朋友不容易,想到家中的父亲母亲还有几个姐姐,席慕的眼眶微热,喉头发紧,不过他很快就掩饰过去了,懦弱的情绪要不得,他要更加坚强一些。

        席慕对余斯年笑笑,说道:“这个到不用太担心,就算我失手被抓,仁善堂也不敢把我怎么样,毕竟我身后还有整个席家做后盾,就算席家的分量不够,仁善堂总不愿意和我几个姐夫交恶吧,要知道我最厉害的一个姐夫,可是梁城城主呢。”说笑间,似乎想要冲淡刚才的情绪。

        闻言,余斯年不赞同地摇了摇头,说道:“我还是那句话,远水救不了近火,就算你背后有席家有梁城城主又怎么样,你现在站在仁善堂的地界儿上,就要守仁善堂的规矩,有句话叫做强龙不压地头蛇,知道不。”

        对于席慕的不以为然,余斯年决定给他来点儿狠的,下一剂猛药。

        他说道:“再说了,仁善堂就算真的把你给杀了,你又能怎么样?他们把你杀了,然后对外说你根本没有来过仁善堂,杀你的人其实是绝杀组织,黑锅一甩,绝杀组织也未必会见的去辩解。你也是经历过的,晓得绝杀组织的人有多么残暴,一路过来杀的人不少,其中不乏和你一样身份贵重的公子哥儿,可那又怎么样呢,杀都杀了,又不能让他们死而复生。”

        席慕微微皱眉,迟疑道:“仁善堂不至于此吧……这些年,他们的口碑一直都是很好的,而且还很有大家风范。”

        余斯年摇摇头,说道:“我说吧,

        席慕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余斯年:……

        我谢谢你的拆台不配合哦,没有就没有

        →_→

        世道险恶,人心易变,这些道理席慕都懂,席家对他从小的教育也抓得严,自我保护意识很强,要不然他也不能从绝杀组织的手里苟延残喘活下来。

        但是像余斯年说的“前一秒还对你笑逐颜开,下一秒就可以抽刀捅死你的事情”,他还真么有见过。

        好在席慕很会看人脸色,他一见余斯年面色不对了,便收住话题,不再继续耿直下去,以免惹得这位性格不好的盟友不快嘛。

        余斯年对席慕翻了一个白眼儿,说道:“好了,就算‘前一秒还对你笑逐颜开,下一秒就可以抽刀捅死你的事情’,你没有听说过罢了。我现场就能给你再编一个真实版本出来!”

        编一个?

        还是真实版本?

        是不是哦……

        席慕对余斯年的话表示了质疑。

        余斯年双手叉腰,气势十足往席慕面前一站。这个角度有点儿压迫的感觉,席慕不由地收了收身子,往后躲了躲。

        余斯年说道:“就好比你现在,仁善堂真的把你给杀了,然后把黑锅往绝杀组织身上一甩,你还能真的去和仁善堂辩论不成?那时候你死都死了,你是能诈尸爬起来去告状呢,还是能诈尸爬起来去诉苦呢,亦或是诈尸继续坚持仁善堂的口碑很好、做人做事很大气呢?”

        席慕感觉鬓角出了一点儿虚汗,余斯年喷涌的口水,也有几滴沾到了他的脸上,让他觉得有点儿恶心,洁癖症也跟着犯了。

        “你,你离我远点儿。”席慕咽了咽口水,说道:“你,你的口水溅到我脸上了。”

        余斯年:……

        为什么忽然有一种生无可恋的羞耻感?

        错觉,错觉,这一定是错觉!

        余斯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面色有些不好。

        席慕忍着恶心,用袖子擦了擦脸。

        这事情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他肯定就大少爷脾气发作了,现在只是自己忍着恶心擦了擦脸,已经是对余斯年十分容忍了。

        气氛似乎有一点儿凝固,牛大力不得不出来打圆场,问道:“席公子可要净面?”

        席慕赶紧点头,说道:“要的,要的。”说着,迫不及待站起来跟着牛大力出去洗脸了。

        他们很快回来,席慕头发上还带了些许水汽,他重新坐定后,对余斯年解释道:“刚才不好意思了,我从小便患有爱洁症,所以……”

        剩下的话,不用他说完,牛大力和余斯年也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余斯年摆摆手,说道:“没关系,我理解。谁身上还没有一两个毛病呢。”

        就是他自己不也有嘴贱的毛病么→_→

        不过这一点,他自己是不承认的,也是萧婵嬅和牛大力对他灌输多了,他才隐隐有些察觉……

        也许自己的嘴贱真的是一个毛病呢。

        对于余斯年的理解,席慕感到很欣慰,不愧是他选择的盟友,大家都能够彼此相互体谅。

        说到这个,余斯年略带几分同情看向席慕,说道:“你患有爱洁症,居然还能再绝杀组织手下活下来,也是不容易了。”

        这得忍受多么大的恶心啊。

        往事不堪回首。

        那些不堪的记忆,席慕已经决定选择性遗忘,此时再听到余斯年提及,也只是苦笑不言罢了。百镀一下“修仙之生存手册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