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甜蜜的冤家》-> 第635章 石头剪刀
第635章 石头剪刀 作者:那朵蝶恋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8-29
  •     我儿子的老谋深算,或者说他的任性妄为,是我们所有人都比不上的,他是我们东道主,谁还敢跟他叫板不成,这里所有的活动经费都由他出,就算是那锦堂再怎么有钱也不能在他的父亲面前博了他的面子,所以话老爷子这个事情可以算是一锤定音的买卖。

        那锦堂在关键时刻也是当着和事佬的。

        “猫九九,你就去好好的发挥,相信你能做好自己,我这个这么大赌注在这里你们要好好的把握哦,我很期待你们每个人在这个过程之中的一个努力和奋斗。”

        我的天呐,那锦堂在他父亲面前说话的如此冠冕堂皇,私下像情意绵绵的男子,在他父亲面前就变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的天这个就是所谓的变色龙吧。

        所以对他这样的想法,我也没有太大的所谓,因为本身我不入地谁入地狱。

        我很大方开朗的笑的,“哎,没关系的,老爷子是不是也可以这样理解,如果无意中我输掉了也没关系吧,很多东西都是无意之中的,我不一定能赢这场游戏对不对?”

        

        “我说过了,你们现在可以自由讨论,现在你们最好的时间已到,我现在将回答你们任何一个人的问题,你们要知道这也是规则,是关系到你们之后是否能赢得这场赌注,而且这个关键节点要知道这个东西承诺是无限期的,可以考虑清楚了,要不然你们如果任何一人赢得了这场比赛,那么它的价值将是巨大的,你们搞清楚了。”

        兄弟们大声的欢呼着表示他们理解的这个意思,他们早就迫不及待的等待着这个场游戏的开始,他们设设置已经想到他们就是最后的卫冕冠军者。

        甚至已经联想到自己想要到什么东西,他们嘴角微微的勾起,仿佛一切尽在囊中。

        我不由自主的笑起来,看来真正的策划高手不在于别人,而在于眼前也。

        今天的游戏应该达到了整个设置宣泄的一个高峰值。

        老爷子在这高峰期绝对不会错过任何一个机会。

        他说:“我刚才针对你们所有人提出的问题,那么我现在给你们一一的解答,这个游戏是比武招亲,那么所谓的游戏规则其实也就是1对1的游戏规则,那么1对1的话呢,我们就会有一个拆抽签了样子,抽签呢,就是通过我这边纸牌来进行抽签,谁和谁进行对接,抽到的对方都不能有任何的问题。”

        我吸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他终于把这关键节点说出来了,这个关键节点怎么可能会偏离它的一个设计呢,这才是真正的一个策划者,他永远不会让你去摆动他的一个方案,你永远只能在他这个方案里面不断的前行,不断的走动,你怎么可能去豁然开朗去打断他呢?

        我心里暗想,如果没有任何意外的话,这些抽签其实早就是已经制定好的一个局面,或者说这个局已经早是在他设想里面的,也就是说如果不出任何意外。

        我和安娜绝对无悬念的分为一组。

        才是真正的主角,而其他人才是真正的配角,这才是老爷子所看到所希望得到的东西,这才是事情的关键节点,所以话看着那些陪跑的兄弟们,我自己都想笑。

        老爷子继续说道。

        “好,这是我们的一个第1个游戏规则,也就是1对1的印章,那么另外一个游戏规则就是你们在这个台舞台上,你们将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思考对方这个方式,就像你们所说的,你们可以用你们自己所能做的任何一种方式去做,对方你们可以说你们可以笑,你们可以打,你们可以唱,只要对方愿意为你们离开这个包围圈,那么你们就算赢了,但是有一点我必须要告诉你们,一定不能出现任何一点流血事件。”

        小马六信誓旦旦的说:“放心吧,老爷子这点我们是有把握的,是有分寸的,虽然我手脚很伶俐,但是我绝对会对兄弟们手下留情。”

        小马六这一番话立马引起了所有兄弟的彼此直接对他吐槽,对他翻白眼,甚至对他差点吐口水,那个小马骝这个漫画简直是叫做不自量力,不知哪根葱哪根蒜哪根力度。

        我看到阿五驴给他举起了拳头,看来兄弟们在这个游戏上面已经全情投入,这是我看到他们的样子,这是我很久没看到他们这么激动的样子,我真的发自内心的感到开心。

        老爷子一挥挥手,所有人都停下来,因为所有的游戏规则还没有完全讲完。

        继续说:“哦,我们还有一个游戏重要的规则,也就是说当你们1对1产生,决定谁胜诉的时候,我们在进行第2轮的淘汰赛,那么有第2轮淘汰赛就会第3轮淘汰赛,最终未免的一个人才有机会获取这一个事情那最后一轮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去得到,那么也取决于那锦堂。”

        这个游戏规则让我有点措手不及,好像这一点没有,昨天没有谈到,为什么还要取决于那几条那里呢?不过这是这么一个奖品,我产生了吗?难道他还会自己为自己争夺不行?

        而我这个想法,我这个观点,也引起了所有兄弟们的一个好奇,他们也轰的看着老爷子。

        猪头三这时候再也憋不住了,他这时候让他憋得住的话,那他就不叫猪头三了,他就走狗头三了。

        猪头三大惊失色的问道:“老爷子,你的游戏规则好厉害好霸道,怎么可能最后还要碰到小老大,那在小老大面前我们岂不就是完败了吗?一点机会都没有,那这个游戏规则岂不是好难?”

        他的观点代表着所有人的心思,你们可以用这样的老虎去想象,那锦堂十三太保之一,拥有非常强势的一个武功,而且他的武功是深不可测,你能不能怎么可能打得过他,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就想都不用想,简直叫白想白费脑子白费脑细胞。

        这点让大家有时候沮丧,但是老爷子他应该提出这样的问题,应该不至于这么吝啬的让我们得不到礼品吧,所以话老爷子自然有他去圆滑而周转的局面。

        老爷子很开心的说:“最后一招你们的小老大出面的时候,他不可以用他的武功去做这一个礼物,那么你们最后这一个最关键的环节,其实他也是很难寻得你们的,我们将会用石头剪刀布的方式去做最后的一个结论。”

        “用石头剪刀布?”

        “这个也太好用了吧?”

        “好了,叫小老大,他不用武功就行了,什么都好说,这还是有机会的嘛。”

        所有兄弟们又兴奋起来,既然他们很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那么所有的事情都有可能,因为对于剪刀石头布来说,对兄弟们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而且按照他们的一个思想,他们完全您看您得到的局面实在太大了,因为石头剪刀布是他们日常经常玩的事情,而且玩的特溜,这个简直可以算是无敌了。

        所以兄弟们对老爷子这一番的提议已经没有任何一个意义,完全是属于心存口福。

        那锦堂的样子这个时候也是哭笑不得的,他这个时候完全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完全就帮他当着一个孩子一样去看待,你,可想想有所高大男人坐在你面前,你都会觉得有压力,现在被他的父亲当做一个赌注不说,还让他去参加最后一场比赛,而且最后一场比赛就要用孩子的方式去赢得,叫做石头剪刀布。

        安娜这时候也很开心,开心的不得了,因为在她看来也许他很少参加这种事情,也许她到我们这边来之后,第一次参加这种家庭聚会,在她看来可能是觉得匪夷所思的,最重要的,她能得到那锦堂。

        这才是她想要的事情,不管事情如何她一定不会放弃,我想她一定会全力以赴去做的事情。

        我看着他,用非常热烈的目光看着那锦堂带着一种你是不是个爱意,我心里还是有一种酸涩涩的感觉。

        想想谁愿意自己的爱人,会被别人的女子亲密的去占有,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虽然我可以无所谓,虽然可以很大大方方,但是这种感觉好像实在不太好,好像就像你心里吃了一个苍蝇一样,即使对方是如此一个热情的人。

        而且最重要是我在安娜面前好像觉得自己有些逊色,也许安娜实在是太过于完美,完美到让人觉得自己都有很多的不足,让人觉得自己好像是黯淡无光,真的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

        有时候我不知道为何我这种潜意识的感觉而且越来越明显,安娜属于那种非常完美的女人,而且她对整个工厂对自己对人生都有很好的一个规划,这是我来说望尘莫及的事情。

        如果不是我深深的爱着那锦堂,也许我会为她这种完美而折服,或许为她这种完美而退步,有时候我都忍不住的想退让一步,但是好像内心并不允许自己这样做。

        这反而激起了我一番的斗志。

        拙劣更完美,比较一下。

        完更胜一筹。

        拙劣直接完败。

        老爷子继续笑道:“我们这个游戏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你们现在每个人都到我这边来抽张纸牌,纸牌的对面的名字就是写着你们接下来要对战的对手,童叟无欺,每个人只能允许有一次机会,不允许有第二次机会。”

        我突然抓到了这个游戏的破绽。

        我一笑又不笑的望着老爷子:“老爷子,你的意思说你的箱子里面装着每个人的名字,也就是说每个人抓到里面的牌的名字就是自己将要对决的人,对不对?”

        “嗯。”

        “那么假设有没有这种可能,那如果很不幸也很幸运,我自己抓对了自己的名字,是不是我要征服的就是自己啊?”

        我这种假设没有任何一个余地,因为这很可能呢,你如果抽签对自己的名字,你是该赢呢?还是该输呢?这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但是,我马上被老爷子反驳回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