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报复 作者:不可以说的话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6
  •     成副总略微有点惊讶,这个小姑娘居然认识高老,还好刚才给的价格可以。心思百转千回,成功女人的气势流露了出来,“小丫头运气不错,回头可应该请高老吃饭的。”
        说着写了张支票给函翠翠,并留了电话号码。
        函翠翠看着接过支票,她明白成副总的意思,想要试探她和高老的关系,正想着怎么回答,奉兮接过了话头,“赚了钱当然要好吃好喝啊,翠翠,我今天的晚饭你包了,成副总来不来?”
        成副总脸上带上笑容:“奉兮,你真是……下次小姐手上要有好翡翠,可以打这个电话联系我,这是私人电话。”
        “嗯。”
        高老笑着看着这一切,并不说话,这样成副总更摸不清他们的关系了。
        “你……你们!”陈云飞见他们顷刻间达成协议,银货两讫,气得脸色铁青,脸上的青春美丽痘儿也在一个个颤抖。
        高老和成副总在前面走着,陈云飞在函翠翠耳边威胁道:“下次别让我再看见你,整死你!”
        “整死我?我好怕怕哦!”
        函翠翠装出害怕的样子,气得陈云飞脸色青紫,低声咒骂道:“臭女人。”
        “对,我是臭女人,所以才用香水的。您老也不叫陈云飞,还不如趁早改名换姓的好。”
        一直被漠视的陈亚楠拖着陈云飞往外走,眼神飘向高老,“陈少爷,老爷说过不让在这里闹事儿的,还是忍了吧。”
        陈云飞一口气憋在心里,发也发不出来,乐得函翠翠哈哈哈大笑。笑完后才把支票放到钱包最里头,抬眼见奉兮好奇的看着,略微抱歉道:“对不起,本来准备给你的。”
        “不不不,事儿不是这样说的。再说,你已经让我赚了一千多万,我怎么会贪得无厌呢?!”
        “对哦,你的一千多万,我的才九百万。”
        函翠翠说着这话,想起了自己欠下的四千万巨款,觉得任务重而道远,语气说不出来的没落。猛然间又想到,她为了还债,在给别人打工,刚才汤炼不是给她电话,让她赶紧敢过去么?!
        “糟了!”
        “怎么了?”奉兮问道。
        “只剩下四十分钟了,这次完蛋了,要惨兮兮了。”
        “什么只剩下四十分钟了?”
        这次声音有点大,高老都扭头问,“小丫头怎么了?”
        函翠翠为难,想了想三言两语把事情解释了一下,说自己必须赶到某个地方,至于欠债给别人打工,她没开口提。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吓死我老头子了。”
        函翠翠抓抓头发,不好意思道:“对不起高老哦,只是迟到一分钟就得扣钱,我……”
        高老笑了,“这不是有奉兮在么。”
        奉兮轻松道:“四十分种绰绰有余,你要是不怕我拐卖你的话,等等我,我现在去开车!”
        “那我……高老,我那三块翡翠毛石就先放在这里了,麻烦您老了。”函翠翠果断道,这种情况下,她选择信任只说过几句话的高老。
        “放心吧,你什么时候过来了,再去后面仓库搬。”高老点点头,向后面的仓库走过去。
        函翠翠看着他离开,刚要拉着奉兮跑,解石的人群爆炸了,“墨翠!你拍拍我,我没有看错吧,这不是做梦,竟然是墨翠!”
        函翠翠愣住了,那块儿墨翠的毛石这么快就解出来了?
        过去一看,解石机上放的翡翠已经被切开一面,暗绿的翡翠露在外面。可是不该啊,她只是说让解那块拳头大的毛石,没有说要让解墨翠那块啊!
        “哈哈哈哈,”先走十分钟的陈云飞出现在墨翠旁边,炫耀的拍拍毛石,并且往上面洒了点水,在阳光的折射下,那暗绿的翡翠上点点浓艳的绿色!这就是墨翠,看着不起眼,可是在阳光的照射下,又是那么吸引人。
        周围的人甚至连开价都忘了,死死的盯着那开窗的一面,眼睛随着陈云飞的移动而移动。
        这时候的函翠翠脑袋很懵,看形状这明明是她的翡翠,可是为什么这时候就被解了?
        解了也就算了,可为什么看陈云飞那样子,这块翡翠毛石仿佛成了他的一样?
        “翠翠,你不是要赶路么,怎么不走了?”奉兮疑惑的问道。
        看着陈云飞又要炫耀这块墨翠,函翠翠心里实在是来气,她给奉兮指着那块墨翠,推开面前的人,“陈云飞,谁让你动我的毛石了!”
        陈云飞的笑容凝固在脸上,随后拉长了脸严肃道:“你可不能这样污蔑人!这是我买下的毛石,在大家眼前解开的,现在出了墨翠,你怎么能说是你的!”
        “你……”
        “这大家明明都看到的,对不对?”
        “对啊!”
        的确,围观的人都是亲眼看着陈云飞抱着毛石过来,然后解开毛石,出了墨翠的。
        函翠翠听了这回答,被气得脸色发紫,奉兮这会儿也明白了,愕然的指指毛石,“这毛石还能卖两次啊?”随后见这边情形不对,低声道:“你先顶一会儿,我去把收费的那个小子揪出来。”
        函翠翠点头应着,大声道:“师傅,先别切的,这毛石有问题!”
        陈云飞走过来,嘻声笑道:“这毛石能有什么问题?我看有问题的是你吧,红眼病发作了,该去医院看看了!”
        解石的师傅不理这里的纠纷,眼睛里只有墨翠,眼睛紧盯着它,慢慢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往里头磨着。
        函翠翠走过去,这裂绺她记得清清楚楚,怎么可能会是陈云飞的。函翠翠恨得牙痒痒,知道是陈云飞说要整死她,想把这话付诸行动。可是他运气也太好了,其他毛石不挑,偏偏选中这块有墨翠的毛石。
        想清了缘由,函翠翠站在墨翠前面:“我说现在不能解就是不能解!”
        “呸,你是什么东西!”陈云飞吐了一口,轻蔑道,“你说这是你的毛石,有依据么?”
        “有!我看着她买下这块毛石的,还有他!”奉兮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手里还提着一个人,手指着他道:“刚才翠翠交费的时候,就是他收的钱。他还暗中抬高价钱,三块块有恶绺的毛石要了五万多,最后给了三万,想必这里也有人记得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