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七十章
第七十章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满月睡到日上三竿才醒,精神劲十足,脸儿粉红粉红的,可爱极了!身上不知何时被人换上了软软的睡衣,也许是因为昨天夜里发生的事过于费神,让这几日难以入眠的满月反倒睡了个好觉,一觉到天亮,连一向喜欢闹的宝宝都安安份份的。
        “小姐,你醒了吗?”许是听到满月起身的动作,在外厅的一个丫环微笑着走了进来,见满月在换衣,忙洗了手上前伺候了。
        一切整理完毕,满月坐在桌前喝着粥点,似是不经意的问道:“我身上的那套睡衣是谁帮我换的?”
        “是奴婢换的,小姐觉得不舒服吗?”小丫环有些心急。
        听到意料外的答案,满月有些惊讶,原以为是羌赤汐动手的,“没,没,就问问,那件睡衣很好,不用担心。”
        吃了大约半碗粥,见依然没有人前来,满月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那个……大家都不在吗?怎么都不见人啊?”
        丫环继续为小姐添粥,单纯的说道:“小姐,他们都走了呢,昨天连夜走的,只剩下一些兵大哥在这里了。”
        手里的碗“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手一下子便无力,好像被什么抽走了全身的力道一般,扯住一脸惊慌的丫环,“你说什么,他们走了?连夜走的?”怎么可能,她都还在这里啊,难道羌赤汐抛下她走了??
        不要她了吗?因为她的态度伤了他,让他决定舍下她了?
        丫环见满月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难看,眼眶中含着满满的泪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也一下子慌了起来,“小姐,你别这样,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我不相信你,我不相信你,你一定是骗我的,一定是。”满月推开跪在她脚边吓得一脸雪白的丫环跑了出去,她要自己去找,这一定是骗她的,故意吓她的。
        跑遍了整个府,连马厩也去找了,真的没人,连马都少了一大半,房里的行李也没了,他真的走了,没有和她说一声,便走了。
        满月这才真正认识到羌赤汐真的走了,连说都没有和她说一声,就这么走了,他就这么生气,连原谅都不想原谅她吗?心,紧紧的抽在了一块,痛的让人近乎麻木。
        有些东西,只有等到失去的时候才会发现其重要性,才会发现自己离不开,就是因为太过于依赖,太过于理所当然,所以才会不以为然,才会为所欲为。
        这下,她要怎么办?
        “小姐。”身后传来小丫环怯怯的声音,声音还带着哭腔,见满月并不理她,只好自已鼓足勇气,“小姐,这是爷留下的包袱,还说你看了就明白了。”
        动作大的像是抢一般的夺过那小小的包袱,藏青色的包袱,毫不起眼,但这却让满月的心重新恢复了跳动,这是他留下的。
        小心翼翼的掀开布袱,袱里有一块深色形状木块,还有一封未封口的信,除此之外便是一块中间镂空镶蓝宝石的羊脂玉板指。
        信上只有简单的几句,
        “这块板指是我的信物,如果你想通了,那便拿着它去找久欢居一个名叫阿彩的人,她会带你来找我的。”
        “这块木头是香髓木,好生带在身边,别丢了。”
        “月,这次我不强求你,让你认真思索一番,还有这里的人会照顾你的。”
        认真思索一番,这次要换她行动了吗?换她主动了吗?如果她不去,那么是不是就不再见她了,再也没有了见面的机会?
        想到永不相见,满月慌了神,心里一下子便空落落的,好像掉进了无底洞一般,空虚的没有尽头,全世界就只剩下了她一人。
        一只手扶上了她的肩,“满月。”
        “景大哥,你怎么来了?”惊讶极了,却也有些失望,原以为是他。
        景津皱眉,“你怎么会在这?我以为…以为你该走了才是。”一大早,天微微亮便接到消息说北凌王连夜出了城,原以为连她也一起走了才是。
        听到景津的话,满月有些泄气,“没有,他没带我走。甚至连说也没和我说一声。”
        景津皱起了眉,“满月,是不是因为昨天的事,我本来想向他解释的不是像他想的那样,但他没有理会。”
        月点点头,“我知道,他昨天很生气,也不相信我说的。”
        “月,昨天怎么会突然这样子我也不知道,但……”
        “景大哥,昨天的事不要再提了,我不想再想了。”
        景津见此,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好的,我知道了,满月,还有一件事我要与你说,今日午时我便与大军出发去边境了,所以来这里便是与你辞行。”
        “什么?!”
        “今天我也要走了,去边境,和北凌王情况差不多,也是边陲之地爆发了战争,我奉命即日出征。”
        “要走?你也要走?都是去边境,那你们会见面吗?”
        “不会,这次是内战,不是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所以见面的机会相当于零。”景津打破了她的相念。
        “你们都要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了。”满月顿时有一种天地抛下她独留的苍茫感。
        景津弯下腰与她平视,“满月,我原本以为你和北凌王一起走的,但结果没有,只是你一个人留在这安全吗,况且你又有身孕,不如你搬去我的别院吧,那里依山傍水是一个待产的好地方。”
        满月抚摸着滚圆的肚皮,摇摇头,“不了,景大哥,谢谢你,我就住在这,这里的人会照顾我的。”
        景津点点头,没有强求,“既然如此,那就随你吧,不过有事的话可以直接去那边找人帮忙,别一个人撑着,我把地址给你。”
        ————
        午时很快便要到了,满月坐在无人的厢房里,听着外面闹哄哄的响声,不自禁的感觉到有些空落落的,虽然房内一切都没有变,一切依旧,但总是缺少了什么东西,总有什么变得不再一样了,是因为少了那个人吧,以往每当此时,他总会陪在自己身边做着各自的事,虽然很少交流,但一彼此相视之间,总会明白彼此,那种感觉很温馨,只不过如今被自己给破坏,给放弃了。
        现在这种场景,是否就叫做“物是人非?”
        满月苦笑了下,起身打算去送景大哥一程,不管如何,他总归照顾过自己,而且照顾得很好。
        扶着已经大到一低头便看不见脚尖的肚皮,手心里突然感应得到一阵起伏,紧贴肚皮,果然,是小家伙在运动呢,看来这小家伙很有活力呢。
        “你看,他又踢我了?”手下意识的往左侧摸去,他的手以往都放在这个位置,一摸便可触到。
        只是,温热的大手此次变成了微凉的扶手,空荡荡的,没有了。
        有些不习惯,有些想念。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