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六八章 大变
第六八章 大变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花茶很香,香的有些让人忘乎所以。
        景津坐在一旁笑看着满月拿着绣着各种花色的手帕给他看,说着将来的各种打算,比如说有着虎娃娃花色的拿来绣鞋,有着灿烂金色花朵的可用来绣一顶小软帽,戴在小小的脑袋上一定很可爱。
        “景大哥,这里很热啊,是不是今天太阳特别大啊。”感觉全身都热的有些发软的满月用手作扇,拼命的扇着脸,企图带来一丝凉气。
        景津也感觉今天特别的热,一股热气从身体深处若隐若现的游荡,似有若无的,竟然有种中暑的感觉。
        “不如去内堂吧,内堂通风,比这凉快多了。”景津提议道,然后扶起满月一起往内室走去。
        内室果然凉快得多,原本躁热的心平复了不少。
        景津松了松领口,喘了口气,“满月,上次我说的事你有没有想过?”
        由于怀孕,满月的身子比起常人更加的敏感,此时她就已经脸色泛起了红晕。
        “上次有什么事啊”,满月挠挠头,已经想不起来了,不过“景大哥,你长的真是很美啊!”
        俊俏的脸让人看着赏心悦目,勾人的眼尾上挑,无限的风情流动其间,细腻的皮肤如刚剥了壳的鸡蛋壳,薄薄的红唇湿亮亮的,像是以前曾吃过的一种水晶糕,滑滑的,甜甜的,好吃极了,满月伸出手指想要点到那张脸上。
        景津也伸出食指勾住了满月的伸过来的指,微弯,如两只牵着的手,上下摆脱着,笑得极开心,“哪有哪有,还是满月最漂亮。”
        “景大哥最漂亮了。”满月大力的晃动食指。
        “不,不,满月漂亮,满月漂亮。”景津也随着她的大力而摆晃着。
        那晃动的食指接触到的温度是如此真实,景津的眼有些迷乱了起来,放开食指,转开握住了她的手,暖而柔软,手心虽依然残留着过去的老茧,反而平添了一种真实的感觉。
        “景大哥这么漂亮,一定有很多人喜欢。”满月突然坐直身子,对着景大哥严肃的说道,说完后又自己吃吃的笑了起来。
        “那满月喜欢吗?”景津凑近满月的脸眯着眼问。如果换作是平日,他一定不会这么直接的问出口,会用一种更加婉转的方式去问出答案,但今天他不知怎么了,心好像没有了限制,横冲直撞的,让他拉也拉不住,只能任其冲撞。
        “满月当然……”抬头,撞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滚烫滚烫的,“水晶糕。”
        伸出舌轻轻一舔,软软的,极有弹性的感觉,想要退开,却慢了一步,微启的唇闯进了陌生的入侵者,舌尖如火种,点燃了她的火热。
        脑袋有些晕沉,两人都未意识到自己在做些什么,只是凭着本能的去寻找需求。
        软滑的舌如蛇般四处肆虐,满月覷起眉尖,这种感觉不对,不是印像中的甜蜜,反而有一种恶心的感觉,这种感觉越发的强烈,颈后的寒毛也随之倒立了起来,满月伸手想要推开景津,只是景津用力抱住了她,让她脱不开身来。
        这时,传来一声怒吼:“焦满月,你在做什么?!”
        随之一个外力介入,拉开了两人,景津被推到了柱子,撞的肩膀一阵发麻,而挣脱景津的满月则原地蹲了下来,呕吐了起来,泛酸的胃汁气体在空气中传播了开来,让人闻着极不舒服。
        羌赤汐也不嫌脏,直接打横抱起满月,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一旁的景津,头也不甩的离去。气的鼻翼张开,抓着满月双臂的手背上的青筋也爆了起来,环抱着满月的手如铁箍紧紧制住了她,似要将她捏碎一般。
        说也奇怪,原本呕吐不止的满月一闻到羌赤汐身上特有的气味,好似中毒的人吃了解药一般,症状马上便消失了。
        躲在羌赤汐怀时的焦满月知道他定是气疯了,要不然他不会连名带姓的唤她真名,连他自己亲自赐予的“羌月儿”这个大名都给忘记了,而且他身上的肌肉硬绷绷的,好像拉紧的弦,一触即发。
        “羌……”
        “闭嘴,我现在不要听你说话。”
        满月刚开口,便被斥了一顿,他的硬言硬语也吓倒了她,满月心一虚也便不敢说话了。
        低垂的眼感觉得到一道视线正不爽的盯着她,一抬头,便看见常平正一脸的怒容,见她看他,脸色一下子便冷了下来,如冬天般寒冷,如果那视线可以化作冬雹,那么她一定是被冰雹给埋了。
        羌赤汐是骑马赶来的,如果不是担心她大着肚子在外发生意外,他也不会丢下那些东阳国的人跑了过来,哪知道一来就给了他一个大“惊喜”,那二人如痴如醉相拥而吻的镜头他永远都不会忘记。
        那个画面如一把刀狠狠的在他的心里划下了一道伤口,想一遍便加深一次伤口,生生的忍受着那股痛感和血流过的炙热,无法忽视,无法忘记。
        连马都忘记了牵,徒步走在街道上,不同的人在自己的身边来来去去,但羌赤汐仿佛无所感一般,脑中只剩下那个画面越来越清晰,也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心如被扔入热油中一般,炙烫的想要喷火。
        “你就那么喜欢他吗?喜欢到我一不在便马上跑出去找他见面相吻,就这么迫不及待吗。”冷冷的话从头上咂了下来,那双墨蓝色的眼此时如暴风雨下的深海,翻滚着冲天的海浪,仿佛一个浪头便可吞噬掉她,让她再无生还的机会。
        可满月却知道,透过那翻江倒海的怒气,更深处便是深深的伤痛,是她伤害了他,在他毫无心理准备下,重重的伤了他。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我……”满月攀着羌赤汐的脖子仰起头,想要让他知道她真的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她不是要让他伤心的。
        可惜,羌赤汐并不领情,被重伤的心只想寻找着反击的机会,想要通过别人的痛苦来释放自己的痛苦。
        “焦满月,或许你已经忘记了,你已经成为我的女人了。但还敢给我四处勾引男人,你就这么的缺男人,既然你这么的想要,那就让我来满足你好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你的身体不是只对我有感觉,只想要我的吗?刚刚你的呕吐便说明了一切,不是吗?”
        “羌赤汐……”满月呆愣住了,这个脸色阴沉,用着恶毒语句来伤害她的人真的是羌赤汐吗?
        “我会让你记住今天的。永远。”
        ————————
        前面已经说过了这几日我这是台风正盛时,所以明天无法保证更新。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