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六七章
第六七章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看着那白色的一角,春翠想到了自己的那个决定,吸一口气,便将其中的一本折子拿了出来,藏在了书桌上的几本书中。这才端过那壶茶,出门后,再瞧了一眼那藏着折子的书本,心里隐隐有着期待。
        这种期待,便叫做冒险,华丽的冒除,如果不成功,那便成仁!
        “王爷,一路小心,您什么时候回来?”春翠站在府门口,巧笑颜兮的送着王爷进宫,末了,有些害羞的问着。
        景津侧头一想,回道:“大概午时便可回了。”手里提着那已经拉拢的报匣,坐着华丽的软轿由沈飞护送进宫去了。
        黑色的眼瞳里映衬出那逐渐远去的软轿,半个时辰后景王爷便会到达宫门,然后宫里头便会有专人出来接手较对景王爷手中的奏折,那个时候他就会发现少了一份奏折,等他回来后也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了。一个时辰,她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所以她要尽快。
        “小圆,备轿去秀水庄。”春翠便站在门口等着,连身上的衣服都未换。
        “是。”
        坐在软轿中,春翠知道这次的做法很鲁莽,甚至可以说是破绽百出,这次只是冲动下的行事,一个可以说是决定自己死或生的冲动,于是毫不迟缓的连想妥都未想妥便做了。根本没有想清楚,接下来的发生的事如果有一个地方出现了纰漏,她便不再有机会了。
        “王妃,到了。”小圆的话惊醒了春翠,轿帘拉起,春翠这才发现秀水庄的大门已在她的面前,踏出轿外,晨风吹来,带来了一阵战栗,原来竟在不知觉中她已满身大汗。
        因为不是第一次来,门卫在了解了她的身份后,便由其中一人带她去满月的厢房了。
        隔着一条走廊,便看到满月披着一件红色薄披风,躺在屋檐下的躺椅上半闭着眼,娇憨如一只家养的猫咪在晒日光。
        “满月。”春翠轻轻一唤,唤她满月,不再是小姐。
        满月便醒了过来,打了个小小的呵欠,模样娇俏极了。见来人是春翠,惊讶的起身,“春翠,你怎么来了?我刚还觉得很无聊,没人陪我聊天呢。”
        春翠坐在她身边,拉着她的手,亲切的说,“满月,这么早的天,我还怕你没睡醒呢。”
        满月拉拉春翠现在已经变得嫩白软滑的双手,摇摇头,指了指越发突起的肚子,苦笑道:“我也想睡啊,但是他啊不让我睡,闹得我都难受死了。最近我几乎每天晚上都睡的不好,我现在啊起得比谁都早了。”
        春翠见此,摸了摸满月的肚子,手极轻的来回抚动,不敢放重,怕一重便会压伤里面的小孩,“这肚子原是硬硬的啊。”春翠一直以为这孩子会是软软的,哪知却是硬硬的。
        满月大笑,“当然是硬硬的啊,你不用这么轻,重点也没关系的。”说完便伸手按在春翠的手上,重重的压了下去,反是春翠吓的忙拉开满月的手,一副慌张的样子。满月再次大笑。
        春翠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满月你就别吓我了,不过今天我是请你到我府上玩一天的。”
        满月坐起身,肚子逐渐圆润的她现在连坐也觉得十分的累,“去四王府?”
        “嗯,是的啊,满月你就去吧,而且今天我府上没有人,就我一个,而且你老呆这不无聊的吗?”
        春翠的这一番话直接说到了满月的心坎里,一个锂鱼打挺,便要随着春翠回府,只是奉命一直守着她的常平拦住了她。
        “月姑娘,北凌王吩咐过不得随意出府,外面不安全。”今天一大早北凌王便被东阳国的大臣们给请走了,说是在临走前探讨一些治国处事之道,身份使然,北凌王不好拒绝,但走之前也是好生吩咐了一番。
        满月好声的回道:“我是去四王府啊,哪里不安全啊,那里的护卫比这还多,说不定还会更安全的啊。”
        “护卫多并不一定安全。”常平摇头拒绝。
        一直想着出府的满月哪里肯让这个大好的机会溜走,挺着个大肚便立在常平面前,“反正我去定了。”反手拉起一直不敢正视常平的春翠,头也不回的走了。
        “月姑娘。”常平退了几步,再次挡在她的面前。
        这可把满月可弄急了,这要是闹到北凌王回来,她就没机会走了。想到这,满月故意来到常平面前,常平一拦,拉扯之间,满月突然满月痛苦抱着肚子弯下了腰,口里直叫唤着。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不止吓到了常平连春翠也吓到了,春翠忙扶着已经唉唉叫的满月躺在椅上,常平飞也似的跑出去找大夫了,府里除了卫兵一个人也没有了,他们都随着北凌王去应约了。
        常平一走,满月腾的一下子便跳了起来,拉起春翠便往外跑去,那速度一点也不像个孕妇。
        坐在软轿内,满月把刚才自己装痛骗过常平的主意一说,让春翠有些哭笑不得,许久未相处的小姐何时也变得如此鬼灵精怪,比起往日活泼了许多,好像这才是真正的她,绽放着只属于她的风采,让人不由自主的追求。
        轿夫是极有经验的人,一路抬来是又快又稳,让人如履平地,感应不到颠簸。
        扶着满月到一个偏厅,这个偏厅虽离书房较远,但正巧在书房的斜对面,可以清楚的瞧见厅内的情形,“满月,你先坐会,我去端些茶点过来,然后我把我绣的一些花色给你看看,正好可以给这未出世的小孩子用呢。”
        回到熟悉的地方,满月心里有些感慨,只顾着四处张望,看看周围是否还是印像中的模样,随便应了声,春翠便离去了。
        匆忙回到自己的厢房,春翠掩起房门,找出那瓶据说会让人说实话的药瓶,银牙一咬,便撒在了刚泡的花茶里,看着那水红色的粉末一下子便消失在了茶水里,花茶的香气比起一般的茶香味要浓得多,饶是多么灵敏的鼻也闻不出来,再说这药粉入水之后还是无色无味的。
        心虚的又摇了摇茶壶,觉得万无一失后,春翠这才拿起平日里打发时间绣的一些花色带着茶壶去了偏厅。
        回到偏厅后将所有的花色拿给满月看,再看似平常的倒了一杯茶放在了满月的面前,只不过这茶水还有些烫嘴,满月便没喝了。
        “王妃,厨娘说今天有客人来,关于菜单还请您定夺下。”厨房里来人了。
        “我马上过去。”春翠对着满月笑笑,便和那小丫环一起离开了。
        而另一边,与春翠所料想的一般,当宫里的人与景津较对奏折的数量时,果真发现了缺了一份,而那一份恰巧是关于夏季干旱的奏折,今日早朝便要进行讨论。由于奏折的秘密性与重要性,强制决定非得由百官亲自经手不可,他人无权代替,无奈之下,景津便自己骑马回府取那份奏折。
        奔至府门口,将马绳丢给门人,景津便一路直往书房,整齐的桌面唯有几本书稍显杂乱,在那一翻,果然找到了。
        只是,这奏折何以在这?难道昨夜忘记收进去了?不大可能的呀,景津有些奇怪,但早朝的时间已临近,容不得他细细思考,只好压在了脑后。
        出得院内,传来小虎仔嗷嗷的叫声,一看才知他竟在玩虎扑蝴蝶的游戏,真是好笑。不经意间,看到斜对面的窗户前有一人影,定眼一看,竟是满月。
        隔着距离,也能明显看到她突起的腹,圆滚滚的,如一颗成熟的玉西瓜,此时她双手抚在肚皮上,垂着头,笑容溢满嘴角,口型不断变化,似是在说些什么,早晨的阳光撒满她的全身,光线变化,那黑如墨的发竟成了金色,淡金的光彩回绕在她的周身,给她增添了一种缥缈的感觉,像是将要羽化而登仙,乘着这日光飞到九重之上。
        心头一阵荡漾,忘记了时间。
        景津一个足点地,便飞到了满月面前。
        “你来了。”是你来了,而不是你怎么在这,仿佛她本该就在这一般。
        满月被吓了一跳,一个阴影突然降到了她的面前,当看清楚是景大哥后,一颗心便放了下来,“嗯,我过来透透气,这里还是老样子都没变呢。”
        背对阳光,景津额头的汗水一览无余,满月拿出自己的秀帕,按了按他的额头,“景大哥还是小孩子么,流了汗竟也不知道擦吗?”
        景津从窗外跨了进来,接过那香帕。
        “那里有花茶喝吗?”说完,不待景津回答,满月便转过身,将那杯已变得微凉的茶杯递过,景津一饮而尽,赞了声好喝,便又连续倒了两杯下肚。
        “你要不要也来一杯,这茶极香。”
        “好呀。”
        ——————
        而另一边,请来大夫的常平见府内已无满月的身影,显现是中了她的调虎离山之计,常平低咒了声,马上跑去通知羌赤汐了,如果让他知道不但看丢了满月,还故意隐瞒不说的话,他的下场一定会很惨。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