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六四章 转变
第六四章 转变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久欢居,是都城里一个有名的酒店,尤其是在有钱有势的人中间口口相传着,而普通老百姓只有望门叹息的份,毕竟里面最简单的一种酒也需要花费平常百姓家半个月的开销了,更别提其他的消费了,久欢居开业已有五年,积累了不少的老顾客,比如说二皇子景德与三皇子景哲便是其中之一。
        “二皇哥,今晚便是送别宴了,北凌王三天后便要离去了。”
        “我知道,上次因为你的鲁莽而导致了北凌王的受伤,这件事他没有计较,否则肯定会对我们的事有影响,下次做事你要谨慎些,万不得再冲动了。”景德摇了摇手中的透明杯子,听着杯内发出“咚咚”的撞击声,是冰块的撞击声,这种酒叫冰酒,天下唯久欢居独有。
        “我知道,二皇哥,上次的事纯属失手,而且鬼知道那么巧他们就掉水了,而且北凌王哪里没有计较啊,二皇哥你忘记了,我们亲爱的父皇可是把那锦盒送给他了,那锦盒里也不知道有些什么好东西。”说完,景哲一口喝掉了手里的酒,任那冰块在口里融化,带来了冰冻刺激。
        景德鄙视了一眼三皇弟,“说你笨你还真笨,凭父皇的性子你以为会给什么好东西吗?不用为这事闹心。”
        景哲听二皇哥这么说,心里便安心了不少,重新倒了一杯酒,撇嘴道,“二皇兄,我可不笨,不但如此,我还知道那北凌王身边的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可是我们四皇兄的。”
        一向稳重的景德听到这个消息,手里正在倒的酒一下子便洒了出来,滴落在蓝色的桌面上,“三皇弟,这事可不能乱说,你肯定吗?”
        景哲一见二皇兄如此失态,心里得意极了,“那当然,当日北凌王刚来之时我有去四皇弟的府里,那次凑巧见到了那个名唤羌月儿和现在成了四王妃的姑娘,而且后来我们见到的北凌王身边的女人可是与那个羌月儿是同一个人。”
        “而现在那个女子身怀六甲,根据线人的回报,看那肚子的大小可不像是羌赤汐来了才有的。”景德接了下去。
        景哲哈哈大笑,“没错,你想啊,这未出世的孩子会不会有一个很好的用途呢?比如说……”
        “哈哈哈……”一切尽在不言中啊。
        “二皇兄,你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最可怕吗?”
        “妒忌的女人。”
        “没错,但还有另一种女人更为可怕,那就是害怕又妒忌的女人。”
        “哦,这可是个新鲜词,那你准备为二皇兄好好的解解惑吗?”
        “没问题。”
        (&9829;)(&9829;)(&9829;)(&9829;)(&9829;)
        同是歌舞升平的夜晚,美酒佳肴,女人香带着温温的酒香让人情不自禁的便迷失了,同是宫宴,上一次如此盛大在的宫宴是为了迎接北凌王的到来,庆贺着两国间的和平签订,从此和平相处,亲如一家;而今日的盛宴同是为了北凌王而设,只是一个为来一个为去。
        “北凌王,为我们两国之间的友谊而干杯。”景王举了举手中的酒器,陈年好酒香气扑鼻。
        “干!”杯沿相碰,发出清脆的声音,二位王者君临天下,霸气十足,只不过北凌王的气势更让人不容忽视,更有王者风范,毕竟景王已经老了。
        “这杯为您的归国之途的平安而干!”
        “干杯!”
        “这杯为我们两国从此的繁荣昌盛而干!”
        “干杯!”
        三杯已敬,两位王相互点头致意,宣布,宫宴开始!
        穿着五彩的舞者轻快而来,白嫩的脚丫赤着踏上了红色地毯,姿态优美的身段跳出了勾人的舞曲,美妙的歌喉展开来,晚宴很热闹。
        两位王者的碰杯打开了局面,底下的人开始了各自的玩乐,北凌王朝的人与东阳国的人玩成了一团,虽不是不同国家,但同是男人,喝酒时除了听听小曲,赏赏美人舞,最常做的便是划酒拳了。
        这夜,是同乐的一个夜晚,北凌王也很尽兴,喝酒从来有度的他今夜尤其高兴,古铜的脸已经泛起红晕,墨蓝的眼眸,被酒气熏得闪闪发亮,亮如钻,亮如星。
        “碰”!一个硬硬的东西砸在了羌赤汐的手臂上,然后便听得一声低低的痛呼。
        侧过头,羌赤汐大笑,“月儿,瞧你,都睡着了。”
        满月揉着明明是撞了他的手臂但却像是撞在石头上的额头,“我都说不来了嘛,你非要我来,我想睡。”
        羌赤汐揽过满月,亲亲的吻在那被撞的额头,骄傲而自豪的:“我就是要让大家看看我的皇子,还有我那皇子的娘。”
        听这话,满月想起刚进来时全场对她的注目礼,或者应该说对她那突起的小气球的注目礼。
        羌赤汐摸摸满月的肚子,“还有一个就是告诉他们我北凌王的继承人已经有了。”
        满月低低的笑着,“什么继承人啊,说不定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哪有这么快便定下来的啊。”
        “胡说,不过你既然累了不如就先回去吧,你还是要多休息啊,让常平送你回去吧。”
        “好。”满月离席。
        “北凌王,对身边的人真是爱护有加,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一个看了整个过程的大臣讨好的赞美着北凌王。
        “怜香惜玉?哈哈,真会说笑啊。”北凌王毫不给他面子,一张脸又变成了那冷冷的模样,毫不见面对满月时的春光灿烂。
        “呃……呵呵。”大臣尴尬的笑着。
        从宫宴中出来,乘坐着宫内特地准备的软轿很快便到了宫门口,远离了酒香肉香的源头,清爽的空气扑面而来,让原本昏昏欲睡的满月一下子便振奋了。
        “月姑娘,我先去把马车赶来,你在这先等会。”常平对着满月有礼的说着。
        “好的。”
        虽说是宫门,但四周也布满了士兵,宫灯大而明亮,一点也没有冷清的感觉,反而有一种肃静的感觉。
        “月姑娘。”身后有一道男声,清清软软的,像是白云从天空中飘过。
        回过身子,“…景大哥。”满月看着不远处站着的景津,一身蓝衣在灯光通明处特别迷人,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了从前听人念过的一首诗: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月姑娘,能否借一步说话。”景津指了指另一边,那里看起来清静,且无人打扰。
        “好。”满月点点头,心情很平静,很安祥,如冬日里喝一杯热热白水的温暖感。想起面对景津的心情与面对羌赤汐的心情完全不一样。
        “景大哥,你想与我说什么?”来到一个背光处,空气中隐隐有花香。
        “月,三日后北凌便要回北凌王朝了,你呢?怎么打算。”
        “我?”满月几乎脱口而出说要随他一起走,毕竟她的弟弟在那边不是吗。
        “你是不是打算和他们一起走?”
        “我的弟弟还在那,我要找到他,不能让他一个人的。”满月给自己的心找着借口。
        景津轻叹了口气,“月,如果只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我也可以帮你带回你弟弟,这样的话,你要不要留下来。”
        “我……”心被景津的话打乱了,开始混乱。
        景津按住满月的肩膀,低声说,“你现在不用回答我,等你想清楚些。”
        “嗯。”满月点点头,光影在她的洁白脖颈处绘开了美丽的黑白花朵。
        “马车已经过来了,你去吧,别让人等急了。”景津指指宫外,已经听见马蹄敲在青板石上清脆的声音。
        “嗯,景大哥,再见。”
        “再见。”
        风吹过,带来更浓郁的香气,沾染了躲在暗处的人。
        “害怕吗?”
        “谁?”
        ——————
        偶要票票~~偶要票票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