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伍玖章 折子
第伍玖章 折子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遵旨。”虽有些不明白,毕竟这折子可是只能由皇帝专用的,现在给了四王爷解决,这是个什么意思?难道以后的皇位要给他吗??那刚刚为什么不直接给呢?虽然心中有无数疑问,但是他还是没有多言,听话的将折子带了下去,追上四王爷。
        偏殿,
        太医垂手恭敬的守在一旁,等到四王爷后先是福了一个礼,便准备为王爷把脉。眯眼,沉思,然后微微一笑,放开把脉的手,轻声说道,“王爷的身子只是虚弱了些,而且体内还有着内伤还未完全养好,所以才会气血不济,等会等微臣开几副方子请王爷按时按量服用,好好的调养一番,微臣相信很快便会恢复往日的气力。”
        景津拉下因把脉而拉高的的袖,苍白的脸色扬起一道笑容,“那就有劳太医了。”
        “王爷客气了,这是微臣的本份。”太医垂手谦逊的回道。
        “这不是四弟吗?”特地扬高的声音,使得原本低沉的声音拔高,像是公鸡被扼住了喉咙似的,尖的有些刺耳,让人的耳朵一阵受难。可怕的那人还不知道,硬要再次出声,“听说四弟前阵子出事了,皇兄我可是好一阵担心,天天派人出去大肆寻你,还好你没事了,要不然皇兄们可是会伤心死啊。”来者是景哲与景德,而说话的便是景哲,景德维持一贯的沉默风格,没有说话,只是阴沉的看了一眼景津,朝他点点头,当做问候。
        景津云淡风清的一笑,仿佛受到无妄之灾的不是自己一般,“让两位皇兄担忧了,托皇兄的福,景津没事,只是虚弱了些,好好的调养一番便没事了。”
        “没事就好,等皇兄见完父皇一回府便命人送各种补品去府上,四弟是该好好补补了。太医,好好的开药方子,什么好便用什么。”景德此时像极了一个关心弟弟的好哥哥,美好的让人有些适应不良。
        安静候在一旁太医未曾料到自己会被扯进去,微一呆愣后便沉道道:“臣定尽全力,不负王爷所望。”声音远没有了刚刚的轻松。
        “如果两位皇兄没有别的事了,那么恕皇弟先行离去。”景津做完了礼数,恭敬有礼,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但那礼数之间的疏离与高傲却让景哲气闷在胸,又无法发作,白白气红了一张俊脸。
        正当景津离开偏殿,朝着宫外走去时,那个公公抱着一小摞的折子总算是姗姗来迟,高声呼住了将要离开的景津,等他跑到三人面前时,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汗水在整张脸上均匀的分布着,一颗颗饱满而透亮。
        “小人给二王爷,三王爷,四王爷请安!”
        在场的各位王爷一眼便看到了那公公怀里以金线捆之的折子,更是直接认出了这是皇上亲批的折子,除了皇帝本人其他人都无权审阅,而此时就这么安静的在这小太监的怀里躺着,再加上他刚刚的高呼,这其中的意思让在场的各位皆变了脸色。
        “大胆奴才,你一介下人拿着折子四处乱跑该当何罪?这折子是你这种粗人可以碰的吗?”景哲率先出言,更是出手打算夺下这些个最高权力体现的折子。
        “啊!三王爷,万万不可动!这折子是万岁爷让小人来拿给四王爷审阅的。请王爷恕罪,这折子只能由四王爷过目。”小太监慌的原本就有些红的脸更是红了,鼻尖的汗滴不停的流了下来。
        “你说这些个折子是拿给四王爷过目的?”拉住想要说些什么的景哲,景德冷静的问着,只是他这样的冷静反而显得阴沉沉的,更人生畏。
        太监当下便有些畏惧了,回道:“是的,皇上说这些个折子亲自交给四王爷审阅,提一些好的解决办法。”
        “既然如此,那么便有劳四弟为我们东阳国多作些贡献了,不过本王曾以为四弟身子未好原本以为可以替四弟分忧一些的,哪知……是本王多此一举了。”
        景德的话让在场的气氛一下子便冷淡了下来,四下静寂无人敢言。
        “皇兄多虑了。”景津接过那个公公手中的折子,不咸不淡的丢下一句便扬长而去,留在原地的公公与太医尴尬的对视了眼,也一起请安退下了。
        景德黑着脸低咒了声便转身朝宫外走去,却被景哲一个快手拉住,“二皇兄,方向错了,我们是要进宫的呀!”
        景德恨恨的拉回手臂,厌恶的说,“还去什么去,都被捷足先登了还去个鬼啊!”
        景哲惊讶的说,“二皇兄我们不是进宫向父皇请安的吗?最近太医不是说父皇气血亏损,身子大不如前了吗?”(由此可见,景哲同学还是很单纯的~~)
        “哼!”景德懒得说话,从鼻间哼出一口气,便头也不甩的走了。
        转过弯弯曲曲的走廊,香气扑鼻的万锦园,流光溢彩的琉璃瓦,宫门就在眼前。宫门口的这一路皆是站的笔挺挺的皇家卫队,表情严肃,眼神有神直望前方。
        而宫门外则停着一辆豪华马车,紫檀木所制车身,在阳光下透发着静谧的紫色,紫色的透明车灯,镶着如大拇指甲大小的宝石门把,内壁以着华丽锦缎装饰,车顶上的镀金皇家特有标志闪闪光明。
        春翠一身粉荷碧叶夏装坐在马车内,时不时探出马车翘首以待那个熟悉的身影,当她从沈飞口中得知四王爷已经被找到并且入宫面圣了,便直接坐了马车赶来一直等候在宫门口。
        不知道他有没有受伤?有没有饿着?
        坐在车内猜测着各种事宜,常常揽起车帘,生怕一个疏忽便错过去了,终于在揽了上百次后,远远的便看见了熟悉的身影,春翠一个激动忙从马车上跳下,差点崴了脚,但也毫不在意的扭了几下便朝那身影跑了过去。
        “王爷!”春翠激动的叫着他,原本便跳的极快的心此时更是快的想要从胸口里蹦出来一般。
        “你在这啊。”景津微微一笑,朝着她点点头,任由她上前将他当作不良于行的老人一般挽住朝着马车走去。
        “王爷!”一直守在马车旁的沈飞重重的抱拳以礼。
        “我没事。”景津伸出手重重的按了下沈飞的肩,安慰这个一直以来虽有怨言但也是忠心耿耿的家伙。这也是他第一次与沈飞相见,当时出得山林的时候,为慎重考虑,他并没有联系沈飞,就怕一个不小心便会让对敌知道他已回来的消息。
        “起驾回府!”待一行人皆上车,景津将手中的折子放在了车内的书格内便闭眼休息了,他的一身内伤可是真的,虽然不致命,但也是极费人心力的,那一掌当然是拜羌赤汐所赐,虽然他说让他打狠一些,看起来可怜一些,但也没让他下这么重的手啊,报私仇的小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