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四八章 落水
第四八章 落水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哼,还有心情聊天,两位真是让人佩服,不过再怎么样今夜也得有一人要长眠于此了!”说完,第二批中的大部分黑衣人全涌向了景津,只有少数几人困住了羌赤汐,让他来不及对景津施以援手。
        羌赤汐怒极一个劈手就将眼前的几个障碍物解决了一半,冷声反讽:“你们也太看不起我堂堂北凌王了,居然只留给我这么几个小杂碎,是看不起本王还是高估自己就凭这几个也想困住本王?”话音刚落,他的眼前便已是一片空白,那些个黑衣人全倒地上去了。
        然后,很快的,又有人替补了上来,再次将羌赤汐围困住;满月躲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熟练的挥刀刺向敌人,偶尔有几个不长眼的想要从满月这个缺口入手,但结局都比较惨。
        很显然,另一边的景津便显的较为辛苦了,右腿的逐渐无力让他只好将全身的重心移至了左腿,而这也导致了他的动作慢了一拍,肩膀处已经开始渗血负伤,离他不远的羌赤汐却只能看着干着急,虽然他大可以斩杀掉面前的几个黑衣人,带着满月安全离去,但他明白这事并没有这么简单。
        他北凌王是与景四王爷一同出去的,这是众所周知的,而最后如果只有他安全回来,景津失踪或是消失不见的话,不管这之间会发生什么事,但结果肯定会造成他无法提前回国,甚至还须延后归国。而他目前最需的便是要提前回国将那玉鼎的秘密解开,所以他一定要让景四王爷安全离开。
        想明白后,羌赤汐手中的刀更是飞扬跋扈了起来,不饶人性命,但是对方虽然武艺不及,无法相提并论,但他们采取的是人海战术,即使一下子打不败你,那也能拖累你一阵子了。
        满月密切注意着二人的情况,看着有些力不从心的景津她有些担心,心里更是恼怒这里离广场也不远怎么就没人听到打斗声而过来呢?殊不知这里地处下游,声音是飘到更远处广场上的人如何能够听到,即使听到也被那热闹给掩蔽了,无法发现。而这也就是景津特意来这的原因,毕竟不能伤及无辜性命。
        这时,满月突然尖叫出声,她见有一黑衣人趁景津不备,打算从后头突袭,一把反着冷冷红光的刀就要劈在了景津的后背,慌的她忙蹲下身子随手捡了个还依稀冒着热灰的烟火壳便朝那刀面扔了过去。
        “嘭!”
        一声炮炸声一下子便将在场所有人都震住了,手中原本砍的不亦乐乎的刀全停了下来,惊吓的眼神先是移到从地上那已经没有完整尸体的大坑,然后再齐刷刷的看向了也是一脸莫明其妙的满月。
        那个原以为是空烟火壳的居然还能燃放,让那不知情的黑衣人一挥便炸了开来,倒霉的他一下子便死无全尸了,还带动了他周围的几个黑衣人也一起去了西天。
        不过这个烟火弹子显然只是一个运气问题,但黑衣人并不知晓啊,他以为这是满月的未出场的秘密武器,这下子,所有黑衣人便不约而同的一起后退聚在了一起,警惕的看向了满月。
        两方人马狠狠的对视着对方,湖边的风带来了阵阵凉气,也扬起了在场人的衣带飘荡;,许久之后,满月首先坚持不住的眨了眨眼,虽然眨眼这只是一个满月累极的一个本能行为,却被别有心思的黑衣人误认为她在挑衅,这一下子,所有黑衣人都害怕上了,看着这满地都是他们的尸体,空气中迷漫着的血气大多数也是由他们所散发出来的,这样的结果虽然有预料到却没办法接受。于是,剩下的几人互相注视了会便一挥手全体撤退了。
        许久之后,
        “他们走了。”很平静的一句话,却包含着几分感慨与幸运。
        “嗯,我们从另一边撤走吧。”羌赤汐点点头,示意满月率先从另一处走去,心里在暗暗希望对方不要发现不对劲而重新追上来了。今晚因为精神上小小的放松,所以身边并没有人跟着,如果再有一拨人跟过来的话,依着他们三人现在的情况,一个不会武功还要人保护,而另一个也受伤了,难保不会虎落平阳受犬欺,浅水困龙。
        精神有些不济的景津喘着粗气以刀支地支撑着身子,睫毛上垂上的血丝使得视线有些模糊,看什么都带上了一片血红,腿上的肌肉开始收缩,带来一阵阵的抽痛。
        “没事吧。”羌赤汐想要看下他被蛇咬伤的情况如何却被他给制止了。
        “放心,现在才只是开始,还没事。”景津拉住羌赤汐的手臂,摇头制止了他。
        最后,景津还是被动的任由羌赤汐将他背到了背上,耳边听的他沉稳的声音在说:“记得,你景津欠我北凌王一个人情,到时可要还本王的,本王的人情可是要加倍偿还的。”
        “呵呵,在我们之间谁欠谁还不一定呢。”景津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句让人听不懂的话。
        满月带头往前走,突然发现另一侧有一大片枯草地,仔细一看发现那里是一个绝佳的隐蔽地段,顿时兴奋的忙招呼着羌赤汐,指了指那片枯地,“我们去那边。”
        那的确是个好地方,羌赤汐并无异议。
        顺口便告知了一句伏在背上的景津,“景王,我们现在正要去河滩边的一个枯草堆,那里草多善于隐蔽,况且在回府的路上也不知道有没有其他的埋伏,所以还是先隐藏在那,等我联系属下之后再将你送回府。”
        枯草堆?是草垛吧,景津想着,河滩边哪来的枯草堆啊,有的也就是村人在夏节特意搭建的草垛堆在河边。
        枯草堆中的枯草堆的极厚,一脚踩下去只有一个浅浅的印子,然后隐在草下冰凉的河水便浮了上来,沾湿了整个鞋面。这个枯草堆其实很长,并不是一堆而已,脚下踩到的地面并不平,常常有小石子硌到,而且角度是逐渐往上的,没走多久,便已感觉走到了一个小小的陡坡上。
        “你看那边,是不是很好?只要我们躲在那就没人可以看到我们了。”满月指了指就离他们已经只有几步之远的一个小凹洞。
        羌赤汐环顾四周,发现果真只有那个地方是最好的,偏且不易发现,耳边传来叮当响的河水声显示着这是一条活水河,河水正不断的朝着一个方向往前奔走着,而这声音也正好可以掩盖他们的呼吸声。
        “就去那边。”
        “好。”
        满月一脚踏出,原以为是平地的草堆却感到地面一空,然后整个身子完全不受控制的直往下掉去,事情发生的太快让满月来不及尖叫便落到了河里,陷入黑暗前便只看见一道黑影朝她扑来。
        不会是鱼,一看见有东西掉下来便过来吃掉吧?满月最后一个念头一闪而过。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