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四七章 夏三
第四七章 夏三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月,呆会不管发生事,你先注意自己的安全。”羌赤汐将头藏在她的颈里,轻声的说着。他已经听到后面不同与常人的轻微脚步声。
        满月感觉自己全身的肌肉一下子便绷紧了,心跳声也鼓鼓的响在耳边,几乎可以从胸膛里跳出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羌赤汐依旧维持着散步般的步伐,慢慢远离人群,并没有做的特别的显眼,只有亲密接触羌赤汐的满月知道,他身上的肌肉全部绷紧,像是战前的狼,竖起自身的防卫,并且达到了最有力的状态。
        “就在前面拐角了。”景津靠近羌赤汐耳语道,他的脸色极白,虽然他原本的肤色便已是嫩白,但这种苍白是一种不正常的发白,让人不禁有些担心。
        远远的便看见河滩边一片安静,空气中迷漫着微微的硝烟味,那是放烟火时产生的气味,越走近河滩,地面上被丢弃的烟火筒子越发的密集起来,有些还有微微的灰烟冒出,显然这里刚刚放过烟火,还是大量的烟火。
        “月姑娘,前面拐过弯便有一个草垛,你就藏在那里,不要乱动,千万不要教人发现你。”景津对此地的路况了解的相当清楚。
        “我明白了。”满月没有微词。
        羌赤汐轻轻的说了句:“好好保护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不要出事。”
        “大家一定都会平安的。”满月轻言,但语气却如起誓般郑重。
        “好,就是现在。”景津轻喝。
        满月顿时感觉自己一轻,然后便落到了一堆松柔的草垛上,由于草垛很厚,所以并没有受什么伤,只是被周围坍塌下来的草堆给掩盖住了。
        掩在草堆里,满月听到外面传来景津朗声道:“跟了这么久,阁下不如现身好好赐教一番如何?”
        “景四爷,心思果然缜细。”粗犷的一道男声从不远处的河滩边传来。满月透过细长的草堆缝隙只看到几道相互交错的黑影,偶尔有冷冷的银光闪来,那是砍刀的反光。与广场上的热闹所不同,河滩很安静,安静的可以让满月听到刀刃划破空气的声音,还有河滩上细沙扬起又落下细细的声音。
        挡过侧面一刀,景津笑回道:“真是抬举本王了,你们这么大的举动我要是还不明白的话,那我真是要早死早投胎了。”凌空再补上一脚,将那黑衣人踹飞,手袖一挥,一个冰凉的东西飞了出来,打在了另一个人的脸上,惊的那人全身猛的一抖,似是十分害怕,慌忙将那明显已经死的十分透彻的冰凉物甩开。
        羌赤汐见此哈哈大笑,反身飞出一刀,同时将身后三人从腹部便破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让那些黑衣人只有倒地流血的份了,“真是胆小,连个死物都怕成这样,真要碰到个活物,你可不是要尿裤子了?”充满讽刺的话气的那黑衣人什么也不顾的挥刀便冲上前,而这正中羌赤汐下怀,笑看着另一侧的景津一个反手便将从黑衣人手中夺得的白刃直直的没入他的胸口,两人的默契配合使得二人心情大好,手下更是不留情了起来。
        躲在草堆中的满月鼻间只闻得越来越浓郁的血腥气,再加上草垛的特殊气味,让满月狠狠的反胃起来,胃中不禁汹涌万分,但又只能辛苦忍住。正当此时,眼角一个黑影飞来,满月一惊,以为有人发现了她,很快的却发现那黑影并不是人,而是一个长长的东西正巧落在她的眼前。
        定眼一看,满月的心一下子便凉了,那是一条蛇。
        一条黄白黑三色相交间的剧毒蛇。
        这种蛇,在她寄人篱下常常上山采野菜的时候见过,那时差点被咬,幸亏一个樵夫帮了她,也让她明白了这种蛇的厉害,且十分的毒。
        而这种蛇最可怕的地方便是当它咬伤你的时候并没有痛感,除非你正巧发现,不然要等半小时辰过后你才渐渐有一种强烈的痛感才会发现,而那时已经太晚了,毒素早已漫延至你的体内,四个时辰后则药石罔然。
        不过,这种蛇虽然至毒,但它并不会轻易伤人,除非你吓到它了,而且它都是躲在深山老林中,远离人类,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满月有些不明白,但她并没有深究,此时她的心思全围在了有没有人被这蛇咬伤?聚精会神的观察了景津与羌赤汐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的地方,但她却忧心会不会被咬了还不自知呢?
        “他妈的,这里居然还有活口。”这时,有人发现了她。
        来不及回头,便听得有刀面破开空气的时间在她耳边响起,满月一个侧翻身,本能的将脊背缩了起来,双手死死的抱住腹部,硬生生的以直面摔在了地上,顿时额头一阵刺痛,很快的一股热液便涌了出来,沾上了睫毛,眼前一片红雾,但也因此躲过了那人的追击。
        从地上狼狈的杨要起身,眼角却瞥见有白光飞来,无奈之下只能再次闪避险险躲过那人再次挥来的刀风。
        “满月!”不远处羌赤汐便看见了这边满月的受困,惊下之下怒吼出声,手下更是使出全力,将挡在面前的人一刀毙命,干脆利落。
        几步便窜前来,已变成血色的刀刃毫不迟疑的送进了那对着满月穷追不舍黑衣人的胸口,红艳艳的血还带着热热的体温一下子便喷到了满月的身上,沾沾的血液让满月的脸一下子便苍白了起来,干呕了几声便硬咬住唇打起精神来面对又突然又出一倍的黑衣人。
        “又来了一批。”闻声而来的景津此时也站在满月身边,二人各据一边,将满月保护的死死的。
        “妈的,我看得到,又不是瞎子。”羌赤汐气极毫不留口德。
        景津此时还有力气笑道:“我当然知道,不过总得告诉你一声,表示下友好而已嘛。”
        羌赤汐不屑的道,“夏节,你们东阳国的夏节可真是热闹,别有生面的让本王大大的开了一眼。不过以后这种节日还是劳烦你四王爷少来拉我们同来,虽然只是几个小喽罗,但解决起来也是很费力的。”
        “传言北凌王可是攻无不克的战神,想当然这等层次定是入不了你的眼,不过拿来开开刀也是不错的选择。”景津笑的有些勉强,手里的刀更是握紧了些,只是脚裸处的痛感已经蔓延开来,像是有一把刀躲在你的体内将你的肌肉一刀刀凌迟着,疼且痛!
        情况不妙啊!
        “哼,还有心情聊天,两位真是让人佩服,不过再怎么样今夜也得有一人要长眠于此了!”说完,第二批中的大部分黑衣人全涌向了景津,只有少数几人困住了羌赤汐,让他来不及对景津施以援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