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四六章 夏二
第四六章 夏二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此时,烟火绽开,烟花四散如夜花绽在这一方天空中,该是多么美好的景色啊!
        “姑娘,公子,喝酒咧!喝下这酒保你们一生平安,健健康康的!”
        “喝酒咧!”
        一个农妇打扮的老大娘挡在了他们面前,她的脊背高高隆起,如山谷中突出的小土坡,黄褐如老枯树皮般的皮肤搭拉在脸上,一双细长浑浊的眼几乎被眼周的皱纹给遮挡住了,微紫的唇嚅嚅的动着,说着什么喜庆吉祥的话,后面跟着两位十七八岁的男子与女子,十分的羞涩,低垂着眉眼,不敢直视他们一行人。
        春翠率先伸手想要端过那大娘手中的酒,但一双手挡住了她。
        “满月,我可不知道你是个酒鬼的啊?”景津虽面带笑容,但眼里却是不赞同的。
        “我不是酒鬼啊!”被羌赤汐搂着走的,真正的满月一头雾水。
        “不是说你,你既不是满月又不是四王妃,你可是羌月儿,羌夫人啊!”羌赤汐像是看一个白痴一样的看着满月,似乎还不能接受她的迟钝慢反应。
        “哦,明白了。”满月看着被景津拦住的春翠已经一脸红绯,她竟在大家不知觉的情况下喝了许多的酒,此时的她眼神已经开始迷茫。
        “沈飞,带她回府。”景津拉着春翠,将她交给了离他不远也不近的沈飞。
        “满月?那可是四王妃吧?”那大娘举着有些颤颤的手,指了指被带远的春翠,有些激动的说道。
        “呵呵,没错,满月是四王妃,”停顿了下,目睹了身边的羌赤汐因这句话脸色黑了一层,才很好心情的开口:“不过老婆婆,您这酒可是给我们的?”
        “呵呵,四王妃长的可真俊啊,”老大娘赞叹一声,接过景津的话头回道:“对啊,这可是老身去年就开始备下的酒了,里面可是泡有老身独家秘制的药材,对身体可好了,来来,大家一起喝。”
        说完,示意身后的两个少年向各位递上一碗酒,酒香中混合着明显的药香,原本应是清澈的酒微微泛黄,果然是药酒。景津与羌赤汐各端过酒碗,好言谢过,满月依旧只能看着他喝。
        景津闻了一口酒香,赞道:“好酒,很香。”酒内只是普通的随处可见的强身健体的药材。又用指间银针探后发现无变化,便很放心的饮入口内。
        将碗还给那老大娘,谢过之后,三人合计往广场外走去,酒虽好,但不宜过度。
        “那边有面具摊,我们去那看看。”满月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摊位,那里摆着许多的各种式样的面具,十分的别致。
        几根木条搭成的架子上,挂着许多制作虽不是很精美却十分搞笑的面具,有动物形态转化而来的马面,狼面,狐狸面,还有最常见的猪面,还有一些以羽毛缀之的银白面具,特别的有个性。
        满月四处看,挑了几个都不大中意,挑来选去,最终选下了一只有着白色羽毛的百灵鸟面具给自己,又分别给羌赤汐挑了一个黑中带蓝的狼面,给景津挑了个带着金色线条的马面,又拿了一只绿间粉色的花形面具给提前回府的春翠。
        “月姑娘,为什么给我这样一个面具?”景津看着手中的面具,心里有些触动,不等满月回答,又说:“你可知道,在东阳国马代表着什么吗?”
        “什么?”
        “自由,如野马般奔跑在广阔的原野上,不受任何的束缚。所以它所代表的意义便是自由。”
        景津深深的注视着满月,在期待着她的答案。
        满月闻此耸耸肩,回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总之感觉这个很配你。”
        “谢谢!这个我很喜欢。”景津扬扬手中的面具,戴到了脸上,将绑带牢牢的系在了脑后,净白的脸配着金色线条的面具,格外的好看,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好看。
        “呀,火龙来了,火龙来了!”前方传来人群的欢呼声,一条用特殊的灯笼纸糊成的火红色的龙随着人群游移而来,火龙是夏天的像征,更有一种说法是只要是火龙所过之处,那么这个地方的所有瘟症,病痛都会被火龙消灭掉。
        所以,游火龙也是一件很重要的很庄重的活动。
        游龙则是要游遍整个都城的,从城门口一直游到都城的末处,看来此时已经游到城中心了,而且正朝着他们游来。
        游龙越近,人群也便会越发的拥挤,满月他们便身不由已的往广场的偏僻处退去,慢慢的远离了人群。
        直至退到了广场的最角落边,
        “果然是好多人啊!你看,那边真的有人在跳舞呢!”广场偏角有一块大石,满月立在了石上,仰高头看向那人群汇集的中心,兴奋的笑着,脸上面具的羽毛也随着她的笑声而飘荡着,似乎在回应着她。
        在她的身边站着两个出众的男子,即使身处如此偏僻之角落,也不妨碍旁人对他们行注目礼。
        “月姑娘,别站这么高,会危险的。”
        “给我下来。”
        两句不同语速,不同语调,当然也是不同人所说的话却表明了同一种意思。
        “就一会,我就呆一会,那边人好多,你们又不让我去,那我就站在这边看他们跳舞啊!”满月央求道。
        “好,那就一会,过一会便要……嗯哼。”突然的,景津的表情变化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然后又蹲下了身子不知做了些什么。
        “羌兄。”不知何时,景津已经移到了羌赤汐的身边,在他耳边低语了一阵。
        “我知道了。”羌赤汐原本放松的表情一下子便警觉了起来,略带担忧的眼扫了一圈景津,见到他的笑容后便不再看他。冷着一张脸,不顾满月的反对便将她打横抱了下来,朝着西边走去。
        因为,景津说西边有一个靠山湖泊。
        那边善于隐藏自己的行动,更有助于攻击。
        “怎么了?”两人严肃的表情让满月隐约有感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心一下子便提了上来,刚刚还一派轻松,现在已是一脸的严肃。
        “月,呆会不管发生事,你先注意自己的安全。”羌赤汐将头藏在她的颈里,轻声的说着。他已经听到后面不同与常人的轻微脚步声。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