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四五章 夏节
第四五章 夏节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别瞪了,再瞪就掉出来了,快上车,四王爷就在前面街角等着呢。”
        “四王爷就在前面街角吗?那我们赶快过去吧。”满月一听这消息,一改刚刚的懒散神情,变的精神抖擞起来,反手拉起羌赤汐往前走去。
        羌赤汐一见满月这改变,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站住不走,拉回满月:“什么意思?听到他在前面,你连话都不和我说了,这么急着跑去见他啊!”
        “不是啦,咱们不能让他一直等着我们啊,这样不好。”满月摇摇头。
        “嗯,你说的没错,那咱们赶快去吧。”原本拉长的脸突然笑逐颜开,让满月一阵莫名其妙。
        他喜欢听她说咱们,虽然这个咱们目前在她的心底可能还没有多少份量,但很快他会让这两个字份量变的很重很重的。
        “北凌王,月姑娘,上车吧。”一出秀水庄大门,便看见了坐在马车里的景津已经笑盈盈的扬起车帘欢迎着他们。
        “景大哥。”满月率先叫了一声。
        “叫景王爷。”羌赤汐暗地里重重捏了一下满月,不满的出声。
        “偏不。”使劲甩开羌赤汐的手,满月首先跑到马车边对着景津露齿一笑,心里却在暗爽就知道在大庭广众下量他也不敢大肆作为。
        “月姑娘,上车吧,今日我们四人一起同坐马车前去市集如何?”景津对着满月指指车内,表示不止他一人在里头,早就坐在车内的春翠此时正好探出头来朝着满月笑笑。
        “好。”满月点点头,伸手想要握住景津朝她伸来的手,但腰上一个外力使来,来不及看是谁,便被人拦腰抱起往车内窜去了。
        是羌赤汐。
        待众人坐稳,车夫便稳稳当当的驾起马车来,嗒嗒的马蹄声很快的便被周围热闹的气氛所掩盖。
        车内的马车地被软垫铺满了,踩上去软软的,一边还有一个小柜子,透着半透明的帘子可看出里面有些书籍,一套茶具,甚至还有个白色的小食盒。与普通人家的小马车简直是不可比的。
        “北凌王,关于今晚的夏至节,不如让我来让你介绍下如何?”景津今日的打扮很有富家贵公子之感,银白长衫,腰间坠一红线所穿的透绿玉佩,手里摇着一把扇,扇面上是极应季节感的夏荷,碧叶。
        “可以。”羌赤汐可有可无的点点头。
        听到羌赤汐的捧场,景津相当好心情的开讲了:“夏至节又称夏节,人们通过祭神以祈求灾消年丰,更有古书载:“以夏日至,致地方物魈。”古代夏至祭神,意为清除疫疠、荒年与饥饿死亡。且有历史记载:“夏至日,祭地,皆用乐舞。”
        “皆用乐舞?那我们今天晚上会看到许多人在跳舞吗?”满月很兴奋的看着景津,每当夏至的时候,她曾常常听到外面有唱歌,人们欢呼的声音,但她一直不被允许出去,只能呆在那陕小的屋里做着各种怎么也做不完的家务事。
        “是的,月姑娘,今日会很热闹的。”景津点头。
        马车渐近热闹中心,车外的欢呼声越发的大声起来,满月抑制不住满满的好奇心,不顾羌赤汐的反对,早就将头探出车窗外,眉笑颜开的。
        “哇,好热闹啊!”下车,走在人群中,亲身感受着人们的欢欣鼓舞,让原本挂着平静表情的人都情不自禁的展开了笑容,感觉着这与之平日所不同的豪爽之乐。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但是沿着广场周围燃烧的十分热情的火炬还是将此地映的亮如白昼,明黄的灯火,将所有人的脸色都洋溢上了一屋温暖的金色。
        随着人流,四人不由自主的一起被挤向了广场中央,中央摆的是一长桌满满的酒坛,坛上的泥刚刚开封,浓郁的酒香便大肆挥散在空气中,正有种“酒不醉人,人自醉”之感,此时一个额头包着一块深蓝布巾的貌似领头的人来到了广场的最高处,大吼着:“酒会开始,大家一起喝酒咧!”
        “哟唏!倒酒咧!!”
        “喝酒咧!!”
        夏至节便是以酒开始的,尤其是如此一个大节,大伙更是会将家中所藏的酒全部搬出,大喝特喝,以求尽兴,在夏至节的广场上,每个人不管认不认识都会朝相遇的人敬酒,而被敬酒的人要接受对方的好意,将酒一饮而尽,以表同乐。当然如果实在不胜酒力的话,可以走出广场正中央,往四周逛一圈,四周皆有各种活动,有人唱歌,有人跳舞,当然也有卖各种小吃食与小玩意的摊子,特别的热闹,如庙会一般。
        “来,来,喝!一起喝!大家不要客气!”一个不认识但却笑的一脸灿烂的中年男子拦住了他们,随手递上了酒桌上的酒碗,瓷白的碗底衬着清澈的酒液,再闻着那不可忽视的酒香,让人移不开视线。
        一边朝每人各递上一碗,那中年男子一边爽朗大笑:“都要喝,都要喝,这酒啊可是我去年一开完夏节会的时候就开始酿上了,等到今日才拿出来,喝了这酒了,霉运就会离你远远地,好运啊就会找上你,你赶也赶不走啦!!”直到最后端给羌赤汐,他却没有接受,“咦,你拿着啊,你这人怎么不拿酒碗,让我一直端啊……”
        “啊,没事没事,我这兄弟啊,刚从外地过来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夏节会,有些不适应呢,我来帮他端着啊!”景津忙上前打圆场,这种节日如果来了广场中,不喝他人的敬酒,可是一种对神灵的大不敬,这里的人可是会群起而攻之的,毕竟这夏节的目的本就是为了祭神,以祈求清除疫疠、荒年与饥饿死亡。
        而对于羌赤汐来说陌生人递上的东西,向来是不会碰的,就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这鱼龙混杂的,意外之事特别容易发生,如今已是多事之秋,能少一事便少一事。
        “羌兄,不介意我这么唤你吧,”景津将酒碗递给了他,示意他接下后,笑着调高了眉,“羌兄,不必担心,这酒很安全,不信,你看。”
        说完朝他露出了自己手心里的小秘密,一根细如发丝的银针,“羌兄,可不要小瞧这银针,这银针与平日所见不同,这是父王亲赐,不但能区毒,还能辨非毒之物,如******等一些不入流的小手段。”
        “你确定你这针能够万无一失吗?”羌赤汐嘲笑他,单靠一根银针就无惧了,真是可笑。这世上最毒的药并非毒药,而是那些别有用心无害的药,一旦与其他同是无毒之药混合,到时会产生什么危害谁也不敢保证。
        “羌兄,你不会是怕了吧?”如此明显的激将法,再加上景津毫不迟缓的将酒入口,羌赤汐更是不落人后,也将酒倒入了口中。
        “好酒!”羌赤汐赞道。
        “自然!”景津不客气的接下了。
        “既然你们都说好,那我也要喝。”满月笑道,端酒凑近嘴边,正要喝下。
        羌赤汐一手抢下,瞪她:“你不能喝,别忘记了自己的身子。”然后一个仰头,一古脑的替她将酒给喝下了。
        “切!”知道他的话是对的,满月也没有和他争。一旁的春翠见此有些欣慰的笑了,还好北凌王对小姐很好,只是,转过头,发现景津的眼全在满月身上,看着满月假装生气的可爱的表情微微的笑着,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低头,看着自己手心里清纯的酒有些委屈的更有着赌气的全喝了下去。
        这边,四人今日暂时缓和了平日一直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好好的享受着这热闹,偶尔接受路人递上的酒碗,一口饮尽。
        而另一边,毒蛇的口已经张开,毒牙露出,背着光线的一个小巷口,几人鬼祟的堆在一起,密切注意着景津等人,最后像是寻得了好时机一般,那人端出一个小酒坛,倒出四碗酒,然后在其中一碗中加入了些什么。
        “端去给他们吧。”
        “是。”
        很快的,这方人马便四散开来,走向了不同的方向,但总在不经意间又相聚一起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
        巷深处,
        “四弟啊四弟,你果真以为你那银针是天下无敌的吗?你果真以为父王是真心疼你的吗?真是可笑!”
        此时,烟火绽开,烟花四散如夜花绽在这一方天空中,该是多么美好的景色啊!
        “姑娘,公子,喝酒咧!喝下这酒保你们一生平安,健健康康的!”
        “喝酒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