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四四章 提议
第四四章 提议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春翠见此,对着满月赞叹道:“小姐,北凌王对你很好啊,我还以为他会****你呢?”
        “你说谁会****她啊?”意外的,另一道的声音突然而至,吓了满月和春翠一跳。
        不用回头,满月便知来人是谁,除了最近突然转性的羌赤汐便不作他人着想,想不到他最近不但变的喜欢管她,还喜欢偷听人墙角,无奈的转过头,作势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怎么来了啦?”
        而春翠则是惊慌的有些乱了手脚,好像做了坏事被人抓住了般,刚刚已经有些压抑住的眩晕感此时又重新涌了上来,脚下一软,差一点就倒下去了,幸亏一直注意着自己的小圆扶住了自己。
        “春翠,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满月担忧的扶着她。
        春翠虚弱一笑,摇头:“没事,可能是天太热了,有些不舒服。”
        “要不要找个大夫帮你看看,我这边有个先生医术很厉害的。”满月提议。
        “月儿,怎么能唤四王妃小名春翠呢,太没有礼貌了。不过四王妃,既然不舒服不如早些回府歇着吧,不然要是让四王爷担心多不好啊!”一身宝蓝斜襟长袍的羌赤汐,卷发披在肩上,朝着四王妃客套的笑着。
        下一瞬转向满月的脸一下子便阴沉了下来,拉过她的身子,将大手放在她善未隆起的肚上,恶声恶气道:“让你跑,谁让你跑的?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不是?”
        春翠倚着小圆站直了身子,朝北凌王福了个身,又见满月因自己的到来而被说了一顿,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便为她说话:“北凌王,小姐是见到我太高兴了,所以一下子没注意到,不是故意的,您别骂她。”
        羌赤汐揽过满月,不顾她的小反抗,对着春翠笑的很完美:“四王妃说笑了,这是本王的家务事,怎能劳四王妃担忧呢,倒是四王妃客气了,怎么能唤我家的月儿为小姐呢?这也太不符规距,降低四王妃的身份了。”
        这一番话虽说的让人挑不出刺来,但也一下子便把满月与春翠之间的距离给挑明了,她们二人都忽略的不想理会的事这下子全明了,像是象棋上的楚河清楚的标明了界限,难以跨越,一个真的满月倒成了局外人,一个假的满月却成了四王妃。
        一下子,场面便冷淡了下来,所有人之间都有一种叫做尴尬的气氛在流动。
        最后还是始作俑者打破了僵局,羌赤汐示意四王妃朝另一边的竹椅落座,又命人端上了消暑的凉茶及凉糕,态度亲切可人的问道:“四王妃今日来本王府上,只为了看望内人月儿吗?对了,四王妃可能还不知道我内人的闺名吧,她唤羌月儿。”
        笑,羌赤汐继续的笑,今天的他与平日的面无表情简直是换了一个人,只不过这笑,有些奸诈,有些别有深意。
        “羌月儿?”春翠轻声重复了句,抬起头直视满月,眼里有些复杂。
        “嗯,没错,不过月儿或不能直唤人家四王妃的小名了,那小名可是四王爷的专用呢,你以后就唤她四王妃吧,如何?”羌赤汐亲昵的点点满月的鼻头,勾来满月一个白眼。
        “北凌王,羌…羌夫人,”别扭的改口,却不知怎么的唤了个最疏远的称号,“今日来府上除了看望下羌夫人外,还有另一件事想要问下大家的意见,前几日,爷与我提过今日便是夏至了,民间有夏至节的祈福活动,而且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让北凌王了解下我们东阳国的风俗,所以想要邀请北凌王与羌夫人同去。”
        “我去,我去!夏至节,很热闹的,所有人都会出来玩的,不过我以前都没玩过。”满月一脸期盼的看着羌赤汐,希望他也答应。
        “那就去吧。希望会有一个美好的印像。”羌赤汐答应了,他相信这不只是一个相聚,更多的会是一个相互探底的聚会。
        那日半夜的突访,景津虽没找到什么有决定性的证物,但心里的猜测定是少不了的,这次的不知又会是怎生的一个状况。
        ————
        半空中的烈日渐渐西移,落下一地的灿烂金辉,如挥着金翅的天使在人间徘徊不愿离去。
        此时已经将近傍晚。
        街道上的热闹声响也已经传到了秀水庄里,隐约可闻,空气中迷漫着快乐的气息;羌赤汐坐在大厅里等着满月的出来,就这么静静的坐着,不知在想些什么,直到……
        “羌大哥,我听说你们会去外面玩,我能不能一起去?”是伏云,许久未见的伏云。
        “伏云,”羌赤汐有些意外的看向来人,几乎要忘记她的存在了,不过,“今天不行,今天是四王爷和我们同去的,你不能去。”羌赤汐还是坚硬的拒绝了她。
        “为什么?我也要去,而且我和焦满月说了我要和她公平竞争,你不能厚此薄彼。”伏云听到羌赤汐毫不留情的拒绝心里一下子便乱了,不自禁的大声了起来。
        “我说不准就是不准,你乖乖呆在府里。”羌赤汐在心里想着要不要提前把伏云送回国呢,毕竟这里已经是个是非之地了,能保一个人便一个人吧。
        “我…不去就不去。”看见羌赤汐的警告眼神,伏云也不敢再造次,转身跑了。
        此时满月也远远的过来了,两人正巧在厅门口遇上,伏云气的朝满月喊了声:“骗子!”便跑了,丢下一头雾水的满月。
        “她怎么了?”满月好奇的问着羌赤汐。
        “别理她,走吧。”羌赤汐维持一惯的少言少语,揽过满月便朝大门口走去。
        “你别动不动就抱我。”满月推了推身边的人,只是那力量如秕蜉憾大树,以卵击石,自不量力而已。
        “不。”羌赤汐冷冷的抛出一个字。
        “你别忘记了你答应我七个条件,现在起你不准碰我就是其中一条。”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谁怕谁!
        “不是七个,是六个,你已经用了其中一个,你别忘记了。”第一个条件便是羌赤汐必需答应她,保护她弟弟焦家宝,不准他受一点伤,要让他好好的来见满月。
        “就算只有六个,我也可以提这个要求。”
        “我不要。”
        “凭什么?这是条件,你必须答应的。”
        “当初立约的时候可没说你提什么要求我都必须执行,我也可以拒绝,所以这次我拒绝,你提别的。”
        “你赖皮!”想不到啊想不到。
        “没错!”
        “你……”想不到羌赤汐这么爽快的就承认了,让原本准备了一肚子话想要好好教育教育他的满月,一下子什么也说不出口了,只能狠瞪着他,以眼神来说明自己的反抗。
        “别瞪了,再瞪就掉出来了,快上车,四王爷就在前面街角等着呢。”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