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三十九章 假装
三十九章 假装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常平随着满月来到了她的厢房,见她打开了衣橱,然后停顿了下,回头问他:“你要一直看着吗?”
        常平毫不犹豫的点头,没有深想满月的问话是什么意思。
        满月无所谓的耸耸肩,看就看吧,翻找了一下,拿出一件灰色粗布包着的东西,在常平面前打开了它。
        常平想过无数种可能,比如说里面藏有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奇珍,或者里面有着千金难求的药品,更或者里面的东西是一张历经几百年的药方专治疑难杂症,任何一种可能都想到了,独独没有想到的是里面竟然是一件略带旧意但仍显鲜艳的红色肚兜!肚兜!女人最贴身的东西。
        精细的线角,活灵活现的鸳鸯戏水绣在正中央,波光鳞鳞的碧绿水波,五彩的一对鸳鸯在水中扬起翅膀互相嬉戏。
        “很好看吧!”满月故意扬起那红色细带,在常平面前甩了甩,一脸戏谑的看着他,存心想要看他出糗。
        常平不愧是常平,能够成为北凌王贴身保护者的人心境怎么会弱呢,眼也不眨的:“嗯,不错,就是旧了点。”一点也没有将心中的惊讶给表现出来。
        没有看到想像中的表情,满月剜了一眼常平,不再说话只是翻过那红色后面,不知怎么弄的,原本平滑的小衣上出现了一个缺口,然后拿出了一个扁平的黄色布包,最后又将那红色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重新放进了衣橱里。
        拿着那个小黄布包,两人重新回到了北凌王的卧室里,此时的北凌王全身已经湿透,像是淋了一场大雨般,脸上的汗珠还在不断涌出,这不禁让人担心水份再这么排出体外,北凌王会不会脱水而死啊!
        “你们将他扶平。”满月摊平手中的黄布包,拿出一根金色的细长细长的针,那针极细,在空中打着颤,晃晃悠悠的。
        满月食指拈起,示意让人反过他的身子,让他趴在床上,然后便往北凌王的后颈以着最合适的力道按了进去,随后又在四周各按了几针,说也奇怪,痛的几近让人崩溃的感觉突然消失了,像是有一只神奇的大手将他身上的痛全都抹了去,剩下的便只有舒适。
        “王,怎么样了?”负责按住王的二人问着原本痛苦的表情慢慢转变为安静面容的北凌王。
        “不痛了。”甩了甩手臂,再认真的感觉了下全身,真的不痛,像是已经好了一般。北凌王抬手擦拭下要落到眼里的汗水,高兴的说着。
        满月随手递过一条手帕,才道:“别高兴的太早,这针是扼住你身上的神经痛,就好像把你全身的神经都催眠了感觉不到痛,但这种痛其实还是存在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种方法不能多用,否则会伤身体的。”
        顿了顿,满月又问道:“现在你们相信我了没有?”
        于非率先点头,在满月与常平走后,他与王就此事已经商量了并下决定不管如何会让满月动手去做的,七个条件再加上焦家宝的安全这个筹码足够了。
        “那你们都出去吧。”满月出声赶人。
        常平摇摇头,说道:“不出去,我们要看着你治。”于非则静静的,没有说什么。
        满月拧了下眉,直视常平说道:“等真正开始的时候我会让你们进来的,现在我有事和你们的王谈。”
        于非知道是什么事,看了一眼王,得到他的同意后便拖着还有话说的常平出去了。
        满月蹲下身子,对着已经平静下来的北凌王扬起一道笑:“这次我可不是自愿帮你的,我们在马车上谈好了,你要答应我七个条件。”说完,直起食指与拇指做了个七的手势,很调皮的样子。
        她在笑,开心的笑着,羌赤汐见到她的笑容心里唯一的感觉,说来也让人气结,认识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相处更是有一段时间了,但他几乎未看过她如此开心的笑容,即使远远的看见她在笑,但在看见他来后便垂下了嘴角,恢复了平静,留给他的要么是平静的脸,要么就是一张挂着并不真心的笑脸。他不喜欢。
        “没错,七个。”羌赤汐点点头,嘴角也淡淡的笑开,他喜欢她的笑容,极美!羌赤汐伸出还有些湿的手抚上了那还扬着笑的脸,感受着她笑起来的温度。
        “但是这七个条件不能是太过份的要求。”不管你笑的有多美,羌赤汐还是没被迷失了心智,最后还加上一句。
        “知道了,知道了。”满月愣了一下便不在乎的甩甩手,他的顾虑她明白,反正她也不会提一些上升到国家或者其他高级别的要求,她提的只会是一些无伤大雅的要求。
        “呵呵,你过来我有事和你说。”羌赤汐突然神秘的朝满月招招手,好像有什么事要和她说一般。
        “怎么了?”满月不疑有他的便靠近了羌赤汐。
        有些凉的大手按住了她的后脑,还有些虚弱的俊脸就突然放大出现在眼前,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满月便感觉到一个冰冰的压在了唇上,不住的摩擦着,满月僵了身子想要退开,毕竟羌赤汐现在的力量并不大,只要一个用力推开他便没事了。
        但是,
        他说:“不要动,只要一会便好,你好暖,很暖。”
        突然地,心便软了,告诉自己下不为例,这次就当是可怜他好了。
        室内一片温情……
        “满月,赶快赶快,那个景津突然到府上了!”
        “……”
        “……”
        突然推开门的常平一脸惊讶的看着眼前突然分开的两人,满月一脸绯红,羌赤汐一脸的怒气,白痴也知道打断了什么。
        “那个,那个景津就在外头。”
        “他来做什么?”羌赤汐冷哼了一声,不屑的问道。
        “他说因为晚宴招待遇不周,再加上听说姑娘身子不适,宴会散后心里不安,所以上门亲自问候一下。”
        “滚!”羌赤汐毫不客气的吐出一个字,真虚伪!
        “可是王拦不住他,非要进来,现在于非在外头拖一些时间让属下前来通知一下,毕竟王现在的情况不宜让人知道,尤其是他。”常平提醒道。
        羌赤汐深了口气,招回了些理智,此时不能意气用事,想不到他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怎么去打发他?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