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三十八章 嫌疑
第三十八章 嫌疑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四王爷景津大婚之夜,突然得知东阳国传世之宝金龙玉鼎被盗窃案之事,且皇帝下命此事由景津全权负责。一出尚书房的景津便在思考着谁会有最大的嫌疑,脑中虽有各方嫌疑人,但皆不敢肯定。
        是夜,越发的凉爽了起来。
        “沈飞。”挥退后面跟随的宫人,一个响指唤着沈飞。
        “在。”不知他从哪里钻了出来。
        “我们去那密室瞧瞧,看看有什么收获没有。”还是一身红衣的景津带着沈飞朝那密室走去,走到一半,瞧见袖上的红色才发现依旧穿着喜服,眉头一皱,似是烦了,反手一脱便扔到了只有两步之距的沈飞身上。
        沈飞手一伸一动,四散开来的喜服便被理成了一长形布包,反手往背上一系,抬眼瞧见四爷身上还一件天蓝色半透明外袍,便有些受不了的:“四爷,你还在喜服里面穿外袍啊?”
        四爷转过头来,对着沈飞转转手指,骄傲的说:“那当然,你主子我可是神机妙算,如活神仙在世,定知道今天多穿一件外袍肯定有用。”
        沈飞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受控制的抽了抽,明明是换穿喜服的时候懒的重新穿,直接给套了上去,还活神仙呢?
        “沈飞对本王爷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吗?”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朵响起,吓了沈飞一跳,定了定神,才道:“没的事,王爷。”
        “那你是不是对本王爷的神机妙算而崇拜万分,对本王爷的敬仰如滔滔之水连绵不绝呢?”景津继续说道。
        沈飞认真的注视了一眼王爷,重重的点点头,眼睛水润似是含泪:“是的,王爷,属下对您的敬仰如滔滔之水连绵不绝!”
        “嗯,真乖。”得到极大满足的景津像拍小狗般拍拍沈飞的头,转身走了。沈飞也若无其事的继续保持两步之距紧跟其后。
        “到了。”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间暗沉沉的普通小屋子,与皇宫的繁华宫殿格格不入,四周甚至没有烛火照明,阴森森的。
        “四王爷,请出示令牌。”长年守候在这的侍卫冷着眼,话里并没有带太多的恭敬。
        “给你。”四王爷很配合的拿出了乌金所制的令牌,验证无误后,二人顺利入内。
        踏在那未曾有人人打扫的道上,孤寂的落叶发出沉闷的声音,毫无脆感。侍卫之一手里拿着一烛台,在前头带路,直到一间门前,侍卫抬手敲了几下,里头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门吱的一声便开了,那侍卫福了个身,便先行离开了。
        景津儿时被父皇带过一次,他知道这密室分为外室与内室,且分别由不同的人守卫,这个时候他们才算是真正进入密室里。
        “四王爷,您终于来了。”那人见到四王爷,激动的带着颤音。
        “你知道父皇会派我来?”
        “嗯,皇上和卑职提过,命卑职在此地候着。四爷,卑职给您带路,就在前头。”一路上,那守卫便将今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给四王爷细细道来。
        “你刚说,那偷玉鼎的人像是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四王爷尾音略沉,表示惊讶。
        “是的,王爷,因为藏宝室内有那东西在,所以无人呆在里头,我们只是守在四周,再加上一夜都未曾听到任何声响,最后是小三去检查的时候才发现那木盒不见了,这才秉报了皇上。”小三是他们守卫中排行老三的一个人,而那被称为那东西则是让满月有些惊慌的噬血虫。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天空的色彩也渐渐变化,只是这变化很微小。
        “四王爷慢走!”
        “爷,你找到什么了?”步出密室,沈飞低声问。在密室中细细搜过后,王爷突然别有深意的笑了,然后便直接出来直奔宫门,不得不让他联想到王爷是不是找到了什么决定性的证据。
        景津对一脸着急的沈飞眨眨眼:“你猜?”
        沈飞翻了个白眼,换了个问题:“那可以告诉属下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吗?”
        “秀水庄。”
        ……
        于非像疯了一般冲进庄内,吼着:“木先生呢?快把木先生叫出来!”
        常平一听到于非不同于往的声音,便知坏了事,跑了出来一见到紧闭眼的北凌王,常平便傻了,急忙对着于非说:“木先生奉主子的命令去城外了,要好几天才能回来,而且我们就算马上通知他回来今天也赶不回来的。”
        边说边跑,两人已经到了北凌王的卧房,小心的放在了床蹋上,于非把常平抓了过来,怒气冲冲的问:“那怎么办?王的情况我们一点也不知道,是中毒还是别的原因,根本无法探知,更何况我们也不能去外面找大夫。”
        常平一把甩开于非,更生气的质问:“你还问我,我倒想问问你到底是怎么保护王的,怎么连他中了什么招你都不清楚!”
        “你!”
        “怎样!”
        满月终于跑到了,气喘吁吁的看着面前吵的正欢的两人,于非他们抱着王已经不能算是走了,简直是飞了,怪不得满月追不上。
        “要不然我们合力一起给王运功试试,不管怎么样,先将王体内的有什么不干净的全给逼出来试试。”于非建议道。
        “我看行。”常平回道。
        “等你们运完功,你们也可以为你们的王安排后事了。”满月一听这荒谬的建议,冷冷的出声。
        “你什么意思?”那两人怒视满月,尤其是常平活像要把她瞪趴下般。但后来想了一下便知满月可能有办法,毕竟她也知道如何摘取月光华。
        “你有办法对不对?”冷静下来的常平轻声求证。
        “虽然不一定可以成功,但我可以试试。”满月实事求是,话已经放这了,如果真的不幸医死了,那也怪不得她,不过说是这么说,到时要真的治不好,大概满月也会直接成了陪葬人了。
        “你这次为什么主动要求为我王治病?”于非对满月的主动为王医治呈保留态度,这中关系重大,对于认识并不久的满月他并不信任。
        “关于这件事你可以向你们的王求证,你放心,他现在的意识是很清醒的,你可以试试。”满月指了指躺在床上硬撑着不缩成一团的北凌王。
        于非蹲了下来,轻声的问:“王,您相信她吗?”只要您相信,那么我也会试着去相信她。
        北凌王睁开眼,忍住体内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痛感已经强烈到几乎麻木的地步,指了指满月,沙哑着嗓音说:“你过来先帮我止痛。”
        满月听此,明白他的顾虑,点点头同意了,对于非和常平说道:“你们两人谁陪我去我的厢房,我要拿一个东西。”
        “我去好了。”常平与于非二人对视了下,常平出声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