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三十六章 条件
第三十六章 条件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啊!来人了,出事了!”突然被丢开的满月回过神来便见到像是突发疾症的羌赤汐,吓坏了,打开车门,拉着车夫指着里头结巴的说着:“出事了,出事了!”
        坐在外头驾车正是侨装后的于非,听见里头满月慌乱的声音,一甩马鞭便窜进了马车内,一眼便看见了倒在地上不断抽蓄的羌赤汐,此时他正背对着自己,只能见着他那壮实的后背如对虾般蜷缩着,间或抽蓄几下。
        “王,你怎么了?”于非越过坐在门边的满月,扶起卧在地上已经无法自主动作的羌赤汐,将他的头靠在自己的怀里,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脸,哽咽的问道。
        “于非,我们中招了,赶快回去,宫里玉鼎失窃的事一定很快便会传播开来,赶快!”羌赤汐费力的睁开眼,此时的他连睁眼都感觉到疼痛,像是活生生的将眼皮给撕拉开般的疼痛,但他的脑子目前还是清醒的,知道目前当急之事是什么。
        于非点点头,喉咙有些发硬,重重的说:“我知道,王。我知道该怎么做。”将身子从羌赤汐的头下移出,用一只手托着王的脖颈,不让他过多移动,拉过一直愣在门边的满月,强制带着命令的:“你来扶着王,要小心点!”
        “好!”满月点点头,虽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肯定是出了大事。
        于非窜出车外,将马车门紧紧关上,大力的挥着马鞭以着平时两倍的速度朝着秀水庄的方向驶去。
        车内,满月扶着羌赤汐的头,看着一直以来像是不会受伤,如金钢铁人一般的王居然这么虚弱的躺在她的怀里,薄薄的唇紧紧的抿着,唇色已经泛白。
        “你要是很痛,就叫出来吧。”满月不自禁的出口。
        羌赤汐想要扯出一个笑容,可肌肉并不听他的命令,微笑变成了苦笑,脸上的肌肉也开始不由自主的抽蓄了起来,像是有一只隐形的手不断的拉扭着。
        “真是丢脸,这么简单就拿到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没毒呢?”羌赤汐儒动了下嘴唇,却无法表达清楚,这才发现现在连嘴唇边的肌肉都有些麻木了。
        “你说什么?”满月只见到他的唇在动,却听不清他的声音在说些什么,无意识的将头靠近了他的唇边,想要听清楚些。
        “木盒有毒。”咕喃了许久,满月才听清这四个字,却不知道代表着什么,只好看着羌赤汐指指外头,悄悄的说:“要告诉于非吗?”
        喉咙里痛的有些麻木无法说话,羌赤汐只好动了动食指,弯了弯代表点头同意,满月连忙将这话告诉了外头的于非,听到满月的转达,于非想了会,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狠狠的骂了声娘,不复说话,只是更狠的挥打着马。
        马车内的小灯因为车速的过快,也不停的回荡着,偶尔晃到到眼,刺眼极了!满月垂眼用手挡住光,往下看去。
        那是什么?
        突然被一个白白的东西吸引住了目光,满月伸手往羌赤汐鼻下一抓,一下便扯出了那如柳絮一般的白色之物。
        噬血虫!
        居然是噬血虫!
        满月将那白色像是柳絮的东西放在食指上,拇指与之错开,一使劲狠狠按下,“吱”的一声,像是幼虫的叫声,然后便无声了,那白色小球上原本张开的白毛也垂了下来,无神的耸拉下来,满月打开马车内的透气小窗,费力的一甩,然后四下张望下,便往羌赤汐的衣物上擦拭了几下,直到感到干净了为止。
        噬血虫本身并没有危害,只是名字吓了些而已,但如果沾染到噬血虫母虫的汁液,那么嗅觉灵敏的成年噬血虫便会毫不犹豫的跟随而来,然后钻入人体内,随血而流寻找母虫的痕迹,而浸在血液中的噬血虫身上的白毛便会坚硬了起来,不再乱绵绵,四处扎着柔嫩的器官,吸食着器官内的血液,直至人体血竭而死。
        满月看着自己那刚送了一只噬血虫上西天的食指,三思又三思之后,终于下了一个决定,靠近羌赤汐的耳朵,轻轻却又郑重的问道“喂,如果我可以帮你的话,你能答应我几个条件吗?”
        而羌赤汐最先并没有听到,他已经投入全身心的注意力来对抗身上的痛感,这种痛感像是打游击战一般,只有一阵,然后便停了,但很快又会从下一个地方出现,痛过的地方先是变的麻麻的,然后便是涨涨的痛四下蔓延开来,难受极了!最难受的地方还不在这,而是无法昏迷,如果人陷入剧烈的痛感,短暂或长时的昏迷可以缓解的疼感,也能从精神上放松一会,可以坚持的更久,但这次只要一想昏迷过去,就会有痛感强烈的传入大脑,让人无法放松,只能清醒着承受。
        直到满月在他的耳边重复了第二遍时,羌赤汐才听清楚了,可以帮他,她可以帮他!
        或激动或是痛的无法说话,羌赤汐只是紧紧的握着满月的手,原本紧闭的眼也忽的一下子睁开了,炯炯的盯着满月,手上的劲越来越重,几乎要将满月的手给握断了一般。
        满月痛的直打羌赤汐像是铁块一般的手,柳眉虽然紧紧皱着,但依旧信心满满的向他保证:“虽然很麻烦,而且我以前也没遇到这种类型的症状更没治过,但你放心,我一定还你一个完好的身体,我可以保证。”
        “你想要什么条件?”慢慢张开嘴,发现可以说话了,只是原本深厚如大提琴般好听的声音此时听来如百岁老人,沙哑的有些渗人。
        “你必须答应我十个条件!”十个会不会太少了?满月心里有些担心。
        “……”狠命的瞪她。
        “十个太少了?那十五个?”还少吗?
        、“……”依旧无言,只是手上的劲更重了。
        “十五个最少了,你必须答应,而且你体内的东西一定要马上导出,不然会来不及的,除非你能找着别人,不然你只能答应我!”快点说好快点,满月心跳加速。
        “好!但只有七个条件,多了你别想,而且你的条件不能要求太高,不然……”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七个就七个,你别忘记了。”满月忙不迭的点头,虽然她提了十五个,但她原本的想法中如果可以有五个条件就不错了,想不到还多了两个,赚了赚了!一想到以后终于可以不再受人摆布了,小农民就要翻身啦!满月开心极了。
        双方达成条件后,全身已经痛的无力的羌赤汐又闭上了眼,咬牙抵挡着常人难以随的苦痛,满月等羌赤汐一闭眼,嘴角便垂了下来,虽然口头上自信满满,但心里却还是没有底,没有头绪。
        “到了!”马车一个骤停,出于惯性,车内的两人皆向前倾了过去,于非像是毫无影响,一下子就窜了进去,小心翼翼的抱起北凌王就往里头奔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