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三十四章 盗宝
第三十四章 盗宝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与宴会中的热闹非凡所不同,外边的宫殿稍显冷清,仿佛是为了衬托那位于中心的宫殿一般,宴会外一片静悄悄的,极少有人经过,只有晚风悄悄飘过,扬起来人的衣角,发出窸窣的声音。
        “怎么样好些了吗?”是羌赤汐的声音。
        “我没事,要不我们回去吧,这样直接出来不太好吧。”满月有些担心的问着,宴会中正当羌赤汐问她要不要出去吹吹风时,她就突然干呕了起来,无奈之下,羌赤汐便只好与她一起先退出宴会了。
        羌赤汐嘴角勾起一抹笑,眼底深处的幽蓝愈发的幽明起来,在宫灯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邪魅:“我们先不回去,你先坐在这休息一会,我去给你取一件披风过来,知道吗?”说完,拍拍满月的头,转身走了。
        “可是……”未等满月说完,羌赤汐的身影便消失在了绰约的烛火中。
        刚拐角经过一座灰色的假山,便响起轻轻的什么叫唤声,轻轻细细的,要是不知情的人听到还以为是昆虫的叫声呢。羌赤汐听到这声,闭眼运足内力感应了方圆四周,发现除了他便没有人了,这才放心的将手在那假山石上有规律的敲击了几下,令人意外的是那假山竟然自己开了口,露出一条黑乎乎的细小的缝隙,刚好容一人通过。
        羌赤汐毫不犹豫的钻了进去,身板如此强壮的人钻进这么一个窄细的暗门,竟也不显得笨拙,当他身子完全消失在假山里后,那开口便自己关闭了,像从未出现过一般,连原先开口处生长的不知名植物也依旧交织生长着。
        假山内部,羌赤汐摸黑前进,踏着湿滑的小阶梯慢慢的往下走去,假山内部的空气很差,有一股属于石灰一般的味道,很难闻,用手扶着的墙壁不间断的有水滴滴落,沾湿了手心,四周没有烛火,没有明亮,有的只是黑暗,漫无边际的黑暗,也没有人说话,更没有目的地,不知要走到哪里,走到何时,寂静极了,连最初出现那如昆虫一般的叫声都没有再出现了,这样的环境要是让一个心理能力差点的人走上一段,大概会崩溃吧,但羌赤汐是何许人也,只见他的眼睛在黑暗更加的幽明了起来,毫无慌乱之情的前进着。
        假山内只有一条通道,七拐八弯的,不怕会迷路,感觉像走了许久,却是只有一会的功夫,羌赤汐便看到前面有飘浮的昏黄烛光,脚步不禁加快了许多,转眼间便到了那昏黄烛火下,那是一个四方的空间,四周皆是泥石,想来应该是哪座宫殿的下边吧。
        “嗯。”守在那的是一个用黑泥糊了全身只露出两颗白生生的眼珠子的人,那人一见到有人过来便先低叫了一声暗号,当羌赤汐对上来后,那人才指了指上方,轻声说道:“那东西就在上边。”那黑泥人从小便被送到了宫里,不认识北凌王朝的王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他能相认的便是两方都皆知的暗号。
        羌赤汐点点头,以着腹声问:“怎么拿?”如此一问,便充分体现了羌赤汐对属下的百分信任,正可谓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上去就知道了。”
        黑泥人便是北凌王朝安排在这的探子之一,他是专门负责勘查那东西的下落,然后寻出一条最简便最安全的路线,便一直等待着。而这条地下通道虽然短,但也是那黑泥人花了整整十年才挖出来的,在到处都有人守着的宫殿里动手脚那可谓是难上加难。不过不管如何辛苦,所幸他成功了。
        羌赤汐认真的想了想,点头道:“动手吧,时间来不及了。”
        那黑泥人便不再言语,只见他在周围几乎垂直的泥石上抓了几下,如一只灵巧的猴子窜到了最上边,用着巧劲将那块遮挡物小心翼翼的给移开了,然后便窜了出去,四望了下周围没有发现异样后对着下面的羌赤汐点了点头,羌赤汐这才足下一个用力,飞了上来。
        一上来,羌赤汐便发现那黑泥人居然这么堂而皇之的将地洞打到了宫殿里头来了,飞身而上最先入眼的便是那只放在最中央的由黄金为底,白玉镶之的金龙玉鼎,也就是传说中绘上了东阳国宫殿内的所有暗门暗道,以及东阳国真正的国库所在方向,还有东阳国安置在各国间的秘密探子,甚至还有人说这鼎里还纪录着东阳国皇室中最大的秘密。羌赤汐对他们的秘密不感兴趣,但这顶金龙玉鼎可说是东阳国最有价值的宝物了,甚至可以说拥有了这金龙玉鼎,便可控制整个东阳国了,不管是从军事上还是从财力上,而现在东阳国更是已经统一了南方的所有小国,可以说是一方霸王了,这样的国家谁不想占领,谁不想纳入囊中。
        一山不容二虎,这个道理谁都懂,但前提是你这只虎能有把握打死另一只虎的同时自己也不会被拖死,不然岂不是便宜了别人。
        黑泥人耳听四方,眼观八方,发现周围不会再有外人后,才指了指上面,说:“那个就是,不过有什么陷阱我并不知道,要是失了手再要寻得这东西就更难了。”他那意思就是凭自个儿本事拿吧,他只能帮到这了,而且这事事关重大也实在是不能胡乱出手。
        羌赤汐何不明白,只见他点点头,聚精会神的朝前走去,避过了地上的一条细的几乎看不见的透明的线,也许线的另一头系着什么开关吧;再躲过悬在半空中不断飘来浮去的带毛的飞着的不名动物,终于接近了那顶关系重大的金龙玉鼎。
        玉鼎只是简单的放在一个半透明的水晶盒子里,透过光线甚至可以看到那玉鼎身上绘着的线条以及图形,泛着幽幽的冷光。
        黑泥人没有动手,站在最外边看着羌赤汐防止他出意外,也在门边做一个合格的守卫,他看着羌赤汐以着矫健的身手通过了东阳国设下的各种障碍,到达了最终的地方。
        羌赤汐看着那安静躺在盒里的玉鼎,原本是想伸手取出玉鼎的直接走人的,但又突然想到,这东阳国的人会不会在这玉鼎上抹毒?这种事也不是特例,而且这种可能性也极大,思索再三,羌赤汐便以一指轻按住水晶盒一角,稍稍提起,发现底下没有机关后才飞快的从怀里抽出黑绒布从底部套了上去,放开按住水晶盒的手指,将整个盒子包了起来打了结后才用着老办法依着回路返回,对着那黑泥人点了点头,二人便依原路返回。黑泥人断后,并处理一切人为造成的痕迹。
        回去的途中,羌赤汐突然想起藏宝室中在空中不断飘荡,全身是白毛如柳絮一般的不名浮物,悄悄的运了运气,发现一切正常,不禁疑惑了起来。
        室内那浮物并不多,飘的更是慢,而且从目前来看也谈不上有什么攻击性或毒性,再加上会去偷这么一顶玉鼎的人武艺肯定不会弱,躲开这些浮物虽说不上简单,但也不会是难事。那那些柳絮一般的东西到底有什么用?总不能是用来装饰用的吧!
        还没想出个所以然,那出口便已经在眼前了,羌赤汐定了定神决定不去想它了,毕竟现在不管如何去想,也无济于事,还不如想想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吧。
        出口已经不是进来的那座假山了,虽说还是原路返回,但是在最后一个拐角按照黑泥人的指点原本转向右的方向换成了左边,想来那进口已经毁掉了吧。不留一点让别人追查的线索也是他们探子的看家本领。
        出来的地方由假山边换成了皇宫里一座废弃的宫殿,这里与其他地方的繁华不同,除了衰败还是衰败,羌赤汐快速的将手中的黑绒布包交给了早就守在这的于非,然后接过他递过来的披风,相视一眼便各自奔向了不同的方向,原地再无人,只有风吹过带起一地厚厚的,没有人清扫而腐烂的落叶,发出恶心的味道。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