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三十二章 目的
第三十二章 目的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乌云很重,挡住了月光,地面一片灰暗。
        从来不知,她的不服从竟然带给自己这么大的情绪波动,羌赤汐的心情有些复杂,一方面是因为满月的急待离开,不愿跟在他身侧所造成的,而另一方面则是惊讶自己居然为了一个女子就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实在是意外!
        木先生说的对,一个对你有强大影响力女人的存在对一个王者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红颜祸水大概便是如此吧。
        羌赤汐一个人站在庭院里慢慢的平复心情,将满月对他造成的影响驱逐出境,他是一个王,属于北凌王朝的王,并非普通平凡人类,而这次如此大张旗鼓的来到这个地方,并不是来访这么简单的事,不然凭他北凌王朝的骨气,怎么会如此“委屈”“降尊纡贵”的亲自来到这个地方。
        “王。”无声的出现一个灰色的影子,落在庭院里的一株大树下,被树影挡住,瞧得不是很分明,但听声音却很熟悉,应该是神出鬼没的木先生吧。他并未跟着王进宫,但也不能在秀水庄里找到,不知上哪去了。
        而王却不惊讶,甚至像是没有意识到旁边有人一般,身体都没有移动分毫,“回来了?怎么样?”
        灰色影子继续缩在大树下,汇报着:“属下集齐与观察了我们在东阳国埋下的暗子,除去五人,其余表现正常,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除去五人,意思则是说他们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可能连唯一证明他们生存过的尸体也不复存在,而暗子则是北凌王朝从很久以前便埋在东阳国的“礼物”了,很久则是说这些暗子从一出生便送到了这里,然后由长期驻在东阳国的师傅来教学各种知识,由于这些暗子从小便生活在东阳国,难免出现一些意志不坚,另投明主,而木先生的任务就是负责秘密考察这些暗子,一旦出现背叛,杀无赦!到后面,剩下的人就会越少,但也是最有用的,因为不止北凌王朝的人在考验着他们,东阳国的人也无时不刻的在寻找暗人,并消灭他们。
        羌赤汐换了个位置,隐在了更深暗的地方,更轻声的回答:“不行,先让那些暗人什么都不准做,更不准私下行动,我们刚到这里他们一定也会有戒心的,况且那东西他们一定藏在很隐蔽的地方,我们一下子会找不到的,现在千万不能打草惊蛇,不然到时一切都白费了!”
        “属下明白。”
        此时,乌云散开,撒下一片光辉,原本灰暗的地面一瞬间便清明了起来,那颗大树依旧在那,北凌王也依旧在庭院里沉思着,少了的便是那融于树影下的人影。
        行动前的准备工作已经慢慢展开,只待搬上行程,真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而那东风不知何时会吹来。
        羌赤汐相信,时机很快便会来的。
        ……
        于是,时间便在等待中与部署中看似缓慢却也是飞快的过去了,一个月后,时间进入了夏季,夏季则是雷雨最多的季节。
        这一日半夜,经过了几天的高温闷热天气后,雷雨不期而至,轰隆隆的雷声伴着银色的闪电不时的劈过天空,像要把底下的人劈成两半似的,格外吓人;雨点冰凉砸在地面,迎来了清凉带走了炎热,睡的正熟的满月被雷声给吵醒的无法再入睡,便索性起身朝离窗台不远的卧塌走去,那是羌赤汐特别安排下人放在那,他知道满月喜欢在窗台那午睡,窗台外临着池塘,在淡淡夏日是一个难得的享受。
        虚掩着的窗被强风吹了开来,凉气却又带着一丝热气的风一下子便习到了满月的面前,满月闭眼正待享受一下让风带走热气的舒服感,却只听得耳边风呼呼刮过带起屋内东西撞击的声音,而自己脸上依旧一片平静。
        疑惑的睁开眼一看,入目的是一双幽蓝的眼,在黑暗下闪烁迷人。
        是羌赤汐。
        “你忘记你的身子了吗?不能吹风。”羌赤汐不赞同的看了一眼满月,就知道她会这样,多亏自己一听见打雷便过来了,她也不想想自己的身子,要是像上次一样风寒了又得躺床上躺个几天了,怀有身孕的人不能吃药,只能靠自己的身体慢慢的调解好。
        “就吹一会,没事的。”满月有些抗议道,等了这么多天,好不容易才下了雨刮点风,却不让她吹,太让她眼馋了。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结果呢?”羌赤汐不为所动,在黑暗中准确的便来到了窗前刮上了窗,并下了锁,屋内东西的撞击声很快便平息了下来,只听得外面一阵风吹雨打,里面却是一室安静。
        “这次真的只吹一会。”满月继续挣扎。
        “想都不要想。”羌赤汐一个弯腰,横抱起满月朝着床铺走去。满月的身子一下子便僵硬了,但很快又柔软了下来,这个怀抱很熟悉,不知从何时起,满月已经开始熟悉他的怀抱,熟悉他的蓝眼,熟悉他的气味。也许是因为这样的举动太多次了吧,夜晚的东阳国虽然气温会下降变得凉爽,但对于怀有宝宝的满月来讲,依旧是酷热难耐。
        所以满月常常要睁大眼到后半夜躺在卧塌上才能睡着,也因为这样,每次会被过来查房的羌赤汐给抱回床上。
        “明天我会让于非去冰窖里取些冰块放在你房里驱驱暑,这样白天便可以好好的睡觉了,现在安份的睡,不要乱动,不然明天的冰块没有。”羌赤汐按住不安份还想要去开窗的满月,威胁她。
        听到再不好好睡觉明天就没有冰块的满月,一下子便躺平了,还任由羌赤汐拉了凉被盖在她现在只突出一点点的腹上。
        “你说这会是男孩还是女孩?”突然的,满月提起了这个问题。但刚说话便后悔了,这语气像是在自己的丈夫期待这孩子的到来一般,明明他们之间不是这样的。
        “是男孩。”哪知羌赤汐却无所感般,十分肯定的回答,只是放在满月小腹上的手更加的轻柔了。
        “为什么一定是男孩,说不定是女孩啊。”本来想要停止这个话题的满月,一听到羌赤汐如此肯定的说是男孩,有些不服的开口了。
        “生下来你就知道了,现在乖乖睡觉。”羌赤汐不理会满月,压住她还想要睁开的眼皮,命令她睡觉。这种事本就没什么好争论的,因为木先生几天前的诊脉早就断定是男孩了。
        “还有一件事,我想你会想知道的。”安静了许久,羌赤汐突然开口了。
        “嗯?”
        “明天便是四王爷的婚礼了,已经筹备了一个月,皇榜更是早就发下去了,几乎全天下都知道四皇子要迎进四皇妃了吧。”而他的计划也要开始了。
        同是明天。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