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二十九章 结盟
第二十九章 结盟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翌日,日初升。时值初夏,清晨的空气凉爽怡人。
        今日,
        宜:嫁娶祭祀沐浴扫舍修饰垣墙
        忌:行丧安葬
        临出门时,羌赤汐无意间瞥了下皇历,不知为何,对于那同大小的嫁娶二字分外敏感,明明写的是宜,但为何他想看到的宁愿是忌,而非是宜呢?嘴角一扯,甩去这莫名的想法,整装出发。
        今日,是他进宫面百官的日子,也是他北凌王所代表的北凌王朝与东阳国签订和平条约的重大日子。这一天对于北凌王朝还是东阳国都是一个重大的日子,也是彼此身份从敌对转化成盟友的日子。
        羌赤汐头戴一顶王冠,额头中央一颗蓝莹莹的宝石闪闪烁烁,一身充满北凌王朝风情的华袍,丝滑绸缎为底,以着百线所绣着一只炯炯有神怒视正前的雪虎王,额头的王字格外明显,领口,窄袖,衣襟处皆上缀纯白雪虎皮毛,半片裙上锈着百兽朝王图,裙下一条暗蓝紧身裤,展现出了羌赤汐有力的腿脚,脚登一双棕色鹿皮鞋,柔软而舒适。
        专属马匹是他在一十又三岁时上山获得的野马王,全身黑亮皮毛油光发亮,形态结实紧凑,胸廓深长,肌肉发达,四肢强健,黑亮的马眼此时一瞬不瞬的盯着正朝着他走来的羌赤汐,等他走近时,伸手抚了抚它的毛发,马仰天狂啸,前蹄仰起,看起来心情很好。
        上马,带着北凌王朝的精英队伍,浩浩荡荡的朝着皇宫的方向前进。而此时,景津也已经整装完毕坐着宫轿一摇一摆的进宫去了。
        未到上朝时分,百官已经一身整齐官服候在偏殿等待着这重要的历史时刻了。
        “进殿!”公公总管在正殿门口拖长着声音长宣着。
        百官们忙微弯腰垂首,双手在胸前交叠面带恭敬,迈着小步的朝着正殿快步疾走,今日的正殿与平日的气氛大不相同,较之往常更加的严肃,每人的脸上皆带着专注,或者说是面无表情。进殿后面官们自动分成两列立在一旁,高位上的王座则是坐着东阳国的国主。而离他最近的便是他的皇子们,分别为二皇子景德,三皇子景哲,四皇子景津。
        每个人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北凌王的到来。
        眼观鼻,鼻观心,他们东阳国的王也是一身的正装,头戴由珍珠镶嵌而成的皇冠带头立在正殿中央,等着那传说中的盟友,而一身舒适蓝白相间皇服的景津则是与众不同,一眼望去分外显眼,与所有人的严肃不同,他则是扬着笑,望着门外,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北凌王到—”拉长的通报声响彻在宫墙之间,原本沉默的众人互相对视了下,挺了挺胸背,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威武些,当然这些官员间的小动作皆落入了站在高位的景津的眼底,让他不分场合的“扑哧”出声,声音虽小,但在如此静静的正殿里还是如石子投入静湖中响亮极了。
        “四弟真是好心情。”三王爷没有看他,却是阴阳怪调的说着,而二王爷则是高深莫测的看了一眼他便无动作了。景津像是没有听到般,依旧自我一派轻松。
        传报的声音越来越近,也表明北凌王越来越近了,当传报声响起在最后一个宫门口时,东阳国国主起身迈着大步踱向门口迎接,路过之处百官皆伏身表敬。
        东阳国国主年近五十,发已灰白,脸上的皮肤更已是松驰的耸搭在脸上,但他的一双眼还是转溜着精明的光芒,“北凌王能够在百忙中抽空前来,真是我东阳国天大的福气啊!”
        现在的羌赤汐已经完全退去了个人的情感,彻底的成了的一个霸王,威震八方的王,“东阳国国主客气了。”
        东阳国国主笑的眯眯眼,精明的光芒顿时全部用笑意掩饰了起来,伸出手大力的拍了拍羌赤汐比他的头顶还要高上几分的肩膀,赞叹道:“后生可畏啊!这天下总归是你们年轻人的,我们这些老辈人迟早要退下了,哈哈哈!”偌大的正殿里只有东阳国主哈哈的大笑声,似是感叹。
        羌赤汐嘴角一扯,淡化了些许冷意,对着东阳国国主抱礼:“国主自谦了,天下谁人不知当年的东阳国国主是猛虎一只,当年要不是东阳国主为了心爱的女子保证不再战争,这天下难保已经是姓景了,哪轮的小辈们在前辈面前献丑。”场面话谁不会说,要多好听便有多好听,不过羌赤汐刚才所说也并是事实,当时如果不是因为那名神秘女子的话,这天下可能就没有北凌王了。
        听闻此,东阳国主似乎十分的开心,更是大力的拍了拍羌赤汐的肩,做了个欢迎的姿势,迎着北凌王进殿了。
        东阳国的正殿其实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辉煌,比之北凌王曾灭亡过的一些小国的金碧辉煌相比,已经接近朴素了,但越是这种简单的朴素给人的感觉却是大气与无以伦比的魄力,特地挑高许多的屋顶为金黄色,形态呈锥形,越到锥尖处那金色的光芒越灿烂,到了最终处,那光芒已经不是纯粹的彩漆绘之了,不知用了什么法子,金光闪闪的像是藏了一颗小太阳般。四根顶柱雕塑的是独属于东阳国的历史,雕塑内容涉及王登基时场面的壮观,春猎时的热闹,开阔国土的奋战,甚至还有百姓的生活,画面独出心裁,别具一格。
        踩着光可鉴人青玉石板,代表两国的北凌王与东阳国国主一起来到了正殿的最前方,一起落坐了下来,见过百官后,便由站在一旁捧着和盟书的则是由东阳国的最有资格来举行这一结盟时刻的公公充当主持。
        摊在面前的则是两份一模一样的和盟书,上书相同内容,共同约定着两国的各种和平事宜,还有细节的维护,字很工整,值得一提的是协议的背面很有乾坤,绘的是两国的大致国土边疆,而中间特别明显的则是二国间的一个分界山峰,也就是当初两国初谈结盟的地方万花谷。
        仔细的看了和盟书,琢磨着各种细节问题,然后二人便开始轻声讨论开来,而百官则是自始自终候在一旁,做一个标准的听者。
        几个时辰后,两人终于告了一个阶段,相视而笑,拿出代表两国的玉玺,郑重的盖了上去,然后递给对方,再一次盖上印泥,一层薄薄的印泥便附在了上边,印泥虽薄,意义却重大,这么一来,两国的和盟便成立了。
        过程简单,静默而郑重。
        ————
        第二更稍后奉上,给个问题,今天临出门时羌为何对宜嫁娶如此敏感呢?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