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二十四章 宴一
第二十四章 宴一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是夜,夜凉如水,月牙儿高高的悬在半空,掩在黑云后,只留一个灰淡的轮廓供人欣赏。连星眼点都没有,天空很黯淡,看起来很寂寞;只是此时安静天空对应下的有一座府上却是热闹非凡,家仆奴婢们急步来往,府门口高高挂着一对红红的灯笼,烛光在夜风的摇晃下左右摆动,在地上投下不定的影子,像是一对被锁住不得自由的妖兽般,灯身上雕着两个大大的景字,景字以金线勾边,嚣张而大气。
        景王府给人的感觉除了奢侈便是大,很大,从府门口沿直线走到府后门,也要走上个大半天,更别说府上还有一个称得上“湖”的池塘,湖里密密集集的促拥着翠荷白莲,风一飘过,便带来一股还带着湿气的荷香,别提多怡人了,而湖间还有一块大形的有着尖头的假山伫立其间,假山下鱼来鱼往,红的,绿的,蓝的,紫的,青的,大的,小的,肥的,瘦的,各式各样,热闹极了!湖边还有一扁小舟,迎着波光鳞鳞的湖面,上下起荡,如儿时母亲摆动的摇篮般,温情而柔软。
        “快些,动作再快些,今晚的客人很重要,手脚都给我麻利些,要是一个不妥,到时王爷也保不了你,让你今晚就交待在这!”膳房里的李婶挥舞着胖胖的手臂,脸上的横肉不停的颤抖着,面容带凶的恐吓着手下几十位忙的恨不得再多生出两只手的奴婢。
        “春翠,今晚会有重要的客人来吗?”满月身着一套被三四个婢女候着穿好一身华丽非常但却是重的几乎要压挎她瘦小的脊背的正式衣服,此时正被春翠扶着,或者说靠在她身上慢慢的朝湖边的候着的软轿行去。
        “嗯,听说是一位远来的客人,由王爷先行招待着。”春翠扶着满月额头生汗的回答。
        “怪不得,这么忙,春翠这里也是王府的一部分吗?以前都没来过呢。”满月点点头,表示明了。
        “呃,这里是王府的一部分,那时小姐不是还在养伤吗?所以才没来过这边。”春翠撒了个善意的小慌,这次她也是托小姐的福才能接近主屋,不然他们一生便只能呆在那方天地,至死可能也不能知道主屋长什么模样。
        “原来是这样。”满月将四周的景色望在眼里,惊叹着当官的就是不一样,连家都大了好多,这么大的府砥他们平常百姓连想都没想到过呢,更何况是住在里面。
        坐着软轿,满月锤锤酸痛的小腿,揉揉已经有些僵硬的腰,发现自从有了身孕以后,身体精神便差了许多,很容易累着,容易有困意,以前这样的负担只是一个小意思,当时她还不是穿着个嫁衣跑的飞快,哪像现在只是穿着,连路都不用走就觉得很累,直想往她那张舒适的床铺上倒去。
        行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软轿便在一座扶着绿滕的拱门边停了下来,前头便是待客的大厅,软轿是禁止入内的,春翠上前撑着满月落了轿,小碎步的朝着大厅走去。
        远远的,满月便瞧见一个男子迈着八字步微仰头朝着她行来,一副扯高气扬,不可一世的感觉,只是来人面容长的也算俊秀,这才让他的不可一世不会让人那么的生厌,只是他带着青色的俊脸,无不在表示着他的怒气冲冲,衣带不断飘荡,他走的极快,几乎便在眨眼间到了满月跟前,一见着满月,那人似是十分惊讶,上上下下打量着她,然后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从鼻中狠哧了声,骂了句:“装腔作势!”便头也不甩的走了出去。
        “三王爷!”春翠在那人走后才反应了过来,刚刚过去的那位男子竟然就是三王爷,景王爷的三哥,想到这春翠便出了一身冷汗,庆幸刚刚过去的三爷未注意到她,要不然治她个不敬之罪也够她受的。
        “三王爷?”
        “嗯,小姐,他就是王爷的三哥,哲王爷。”
        当今皇帝共有四位皇子,皇女不计,而最大的大皇子原本是太子,但不知何故突然暴毙,太子之位也便虚空了,而剩下的便只有三位王爷了,而景王爷就是最小的那位,排行第四,但三位王爷尤其是三爷和四爷尤其不和,今日怎么会过来呢?
        “满月,怎么站在那不动呢?你现在身子特殊,要多坐着才是。”不知何时,景王爷已经站在门口,笑容可掬的望着她,挂着角顶的宫灯挥着莹莹白光,投在他的脸上,映下一片光明,照的此时的他格外的温柔与动人心弦。
        四王爷景津原本就是一个声名远播的美人,面如冠玉,肤若凝脂,眼角上挑,眼瞳色系极深如两潭深水诱惑着人走近,而那黑睫密长如两把多情的羽扇,挑拨着无数少女少妇的心,略显粉白的唇很薄,听说薄唇的男人很无情,但仍有无数待字闺中的少女郎们将能嫁入景王府看成是最高的梦想,只是景津前几年年年在外,保守东阳国,以致于错过了婚期,至今未有婚配,要不然此时说不定也已是儿女成群,妻妾也成群了。
        “景大哥,今天有客人过来,我不应该出来的才是。”
        “满月,我说过了,我想娶你,虽然我们善未举行婚礼,但现在你已经是我的未婚妻,只待过门了。所以让你出来见见大家也是迟早的事,刚刚出去你见到的那位是我的三哥,景哲。到时,有机会我再好好的介绍你们认识如何?”景津此时完美的成为了一个妻子的好相公,搀扶着满月慢慢的入席,一脸的爱意。
        “一切都听景大哥的便是了。”满月有些迷惑,不知如何决定最后索性全由景大哥决定好了。他说见谁便见谁吧。
        只是真的要嫁给他吗?每当问自己时的心意已经没有最初的坚定了,当时她满心的以为她会嫁给他的,但现在脑海中常常浮现的已经不是景大哥的面容了,而是另一张脸,另一张张狂的脸。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