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二十三章 邀请
第二十三章 邀请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满月被掳,景王爷由最初的担心至后面的高深莫测,甚至于明知是谁掳走却没有立即行动,这让人难免有些摸不着头脑;而羌赤汐对于满月不记得自己,却记得一个“无足轻重”的于非时,心底怒极,正当想要好好的唤醒两人都该记得的记忆时,门外却传来常平虽稳却也有些波动的声音:
        “爷,景王爷来了!说是来寻找他被人掳走的妃子。”
        闻此,满月松了一口气,因为她只注意到景王爷来了这个信息,未注意到后面的汹涌,羌赤汐却注意到了,手下更用力的拴住满月,心底已经不是用怒极可以形容,尤其又见到满月听到景津来时,明显的松气,眼不自觉的看向门外,把面前的他给忽略了,让他气的几乎想杀了她,然后再狠狠的给她一拳,曾几时会有人对他如此的不在意,这让他的骄傲受到了重重的打击。
        羌赤汐紧紧的盯着自己的一双大掌,而掌离她的嫩白脖颈只有几分的距离,与着血液同流的野兽的本能不断的叫嚣着,渴望着想去抚上那方嫩白,甚至他已经能想像出当掌上那方嫩白,一用力就会听到的骨骼捏碎的脆脆声,狠厉的眼如淬了毒般紧紧的盯着满月,直至满月被吓的面目苍白,才柔下眼神,靠近她,如鬼魅一般的声音:
        “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你记住了,别想逃,别想,永远都别想,否则我会毫不犹豫的折断你的腿,剜掉你的眼。”
        “呵…呵…”满月还带着婴儿蓝的眼与羌赤汐幽蓝的眼相对着,她读懂了他眼里的认真与凶狠,心里慌的想马上逃走却无法动弹,仿佛灵魂也已经被吸附到了他身上一般,只能受他摆控,嘴里发出一些毫无意义的词,似在挣扎。
        “北凌王,想不到这么快我们就见面了。”紧闭的大门忽的打开,门外的光线争先恐后的涌入,以着目所不能及的速度一眨眼间便充满了整个室内,而那两人则是一半在光线处一半正隐入阴影。
        有种难以言明的气氛也如这光线一般瞬时迷漫在了两方人马的周围。表面虽平和,暗地却是刀剑皆在手,一个抽手便可展开攻击。
        他,冷着一张脸,傲慢的看着这位不请自来的王爷,对他刚刚的话更是如哽在喉,“她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妃子?”
        “月儿什么时候成为我的妃子,这就不劳北凌王操心了,倒是原定于三天后才能到城的北凌王怎么就如此快速的到了本王爷的面前,是本王爷记错了日子,还是本王爷老眼昏花,看错了人呢。”一席话,从被质问人转至了主动质问人,形势也由最初的弱势转至了强势,逼问着那方人马。
        “我看不但是记错了日子,还是老眼昏花,要不要本王替你请个大夫好生仔细的瞧瞧,别小病积成了大病,到时想治就来不及了。”脱口反讽,形势再度转变。
        “哈哈哈,北凌王果真如传说中那般刀枪不入啊,不过现在可以放开我的妃子了吧。”景津指指眼神发光似乎在说,“快叫我快叫我”的满月。
        “你的妃子,呵,真好啊!妃子妃子!本王这就还你。”羌赤汐语调怪异的说着,吓的满月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感到肩膀一紧,满月感觉自己居然飞出去了。
        其实是被羌赤汐单手甩了出去。
        “啊!”满月吓的闭眼大叫。
        “好了,别叫了,没事了。”其实房门口与羌赤汐的距离很短,几步之遥,说是甩也是夸张了些,只是来的突然了些让人一下子被吓住了,所以等满月意识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稳稳的被景津抱在了怀里,景津拍拍她的背,对着羌赤汐一点头,微微一笑:“北凌王好身手,只是内人身虚体弱,禁不起你这样的惊吓,既然内人已经寻回,那就先告辞了,”景津欣赏着羌赤汐黑如包公的脸,打横抱起满月慢慢的走出房门,“对了,忘记说一件事了,既然北凌王提前来访我国,那就由我代表父皇提前为你们接风洗尘,时间就定在明晚,地点就在景王府上,而正式的欢迎宴就不再变化依约进行如何?你觉得如何?”
        “既然贵国如此善解人意,我们怎可辜负您一片好心,明晚定准时到达。”
        。
        马车上,摇摇晃晃,满月被景津抱在怀里,轻轻的揽着她,但也无法挣开。满月闭眼休息,心跳依旧很快,还未从刚刚的惊吓中回过神来,脸色依旧有些过白。
        “满月,刚刚怕吗?”景津将下巴搁在满月清香的额头,轻轻的问着。
        “怕。”像是想起了什么,满月更紧的缩进了景津的怀里,深深的呼吸着景津令人心安的香气,只是心中的那微小却明显的陌生感却让满月有些不明白,和那个今日才以如此特殊见面的陌生人相比,景大哥的怀抱应该更加的熟悉,更加的依赖才对啊。
        怎么反而相反了呢?
        “他有问你什么吗?”更轻的语调,似有点催眠般。
        “没有,他很凶,一直问我怎么会不记得他,还说我和他很熟,很熟,但是我真的不记得他。”满月从景津的怀里探出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景津,“景大哥,你说会不会是我昏迷的那段时间碰到的,因为只有那段时间我没有记忆,其他的时候我都记得,肯定没记过他。”
        “没有,满月,你没有见过他,你想啊,要是他也见过你,怎么不把你带回走呢?反而让景大哥从路边见到昏迷的你带回府呢?对不对?说不定啊,他是把你当成另一个人了,毕竟物有相同,人有相似,对不对?”景津对满月的说法便是他是从路边见到昏迷的她才救了她回来的。
        “嗯,对,景大哥说的对,定是他认错了,下次要是再碰到,我会和他好好说的。”满月对着景大哥露出小小的贝牙一笑,景津回以一笑,轻轻的吻印在她的额头,引起满月满脸粉红,像是春日里的桃花般。
        “你放心,很快便会见着了,很快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