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二十一章 掳人二
第二十一章 掳人二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而那二人像是无所觉众人的心思般,直登堂内。
        二人一进堂内,众人感觉室内顿时明亮了许多,闪闪发光好像突然多了几支火烛的光亮般,明亮的让人心生敬意。
        近了看,才发现那男子不止身材完全和关内的男子不同,连长相都有着明显的区分,那伏在肩头的发丝可是发尾带卷,眼睛为暗蓝,如一汪沉寂的深湖,不自觉的便吸引人所有人的注意,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沉醉在其间,不愿出来。
        “喂,你,就你,把好看的发钗啊什么的,都端出来看看。”那奇装异服的便是伏云,指着柜台后一些作展览的样式要掌柜的拿出来看看,掌柜忙取出精美的如同画的栩栩如生的图像给伏云解释着这里的规则。所幸伏云也接受了,没有大发火硬要实物看。这让掌柜的放下了一颗心。
        迎着二人来到了后面的雅座区,选了一个挂着淡米黄的花帘的地方走了进去,好好的打理了一番这才退了出来,掌柜的边走边想着笑开了花,不知今天是刮了什么风,居然一下子便来了两个贵宾级大客户,真是太好了。
        掌柜的一走,这里便安静了下来,只有附近一些贵妇小姐的窃窃私语讨论着什么,空气中迷漫着温温的香气,倒是一个怡人的地方。
        翻着手中的画册,伏云不禁望着不知在想什么而凝着一张脸的羌赤汐闪了神,忘记了翻看。这次随着北凌王朝的人马一起进访东阳国,原来是不带她的,但她不肯,硬是紧紧的跟着羌赤汐,寸步不离这才出来了。伏云不禁庆幸一直跟着羌赤汐,不然也不会发现他丢下大部队只带着几人先行进城也就没办法拗着他一起出来逛商铺了。
        伏云望着羌赤汐的侧脸,看着他一脸的凝重与面无表情,心里一痛,仿佛破了个洞里面有什么流了出来,然后变的空空的,风一吹过,便发出空空的回响,悲伤的令人无法流泪。伏云不知羌无汐怎么了,原本以为她会成为他的后宫妃子之一,毕竟刚一见面时他就吻了她,她以为她会成为他的,以为,只是以为。
        事实是两人每次一次亲密时只要一到最关键的地方羌赤汐就会突然的呕吐不止,像是受不了她一般,原以为是她的原因,后来才知道他不止对自己是这个反应,是对所有的女人都是一样的反应,无法亲近。像是被谁下了咒一般。
        伏云不禁有些慌了,成不了他的女人,如何能在他的身边理直气壮的站着,如何能够长久的站着,所以这次一定要跟来关内的另一个原因便是定要让羌赤汐接受她,成为他名副其实的人。
        “砰”的一声,是笨重的椅凳砸在地面的声音,因为很安静,所以凳子倒地的声音很晌亮,几乎感觉有回音般,在这半大的空间里来往荡漾。
        伏云吓了一跳,惊讶的忙起身慌乱的望着已经大步离开朝着另一边的帘帐走去的羌赤汐,透着半明的帘花,伏云可以看见里面是二位女子,此时也四处张望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爷,怎么了?”也许是女人天生的第六感,也许是本能的,伏云感觉到了不对劲,她慌的想去拉住已经离的自己越来越远的羌赤汐,却与他的手臂错过了,只拉住了他的窄袖,但很快便被甩开了。伏云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急匆匆的入了对边的帘帐,紧紧的抓住了其中的一个女子,然后拉她入怀,紧紧的,即使那女子不断的拍打他也不见他松手。
        伏云一直站在原地,不得动弹,听不见旁边人的惊叹声,也听不见羌赤汐在激动的喊着什么,她只听见自己的心“格登”一下,然后便空了,什么都没有了,感应不到任何东西了,好像进入了一个荒无的地方,只有自己在那呼吸着,活着,孤独的可怕,孤独的会死去!
        他从没有这么抱过自己,他从没有这么激动过,仿佛此时在他怀中不断挣扎的是拼了性命才寻回的人生至宝,他从没有这么的真性情过,从没有这么像一个人有这么明显的七情六欲,这么的像一个男人对着一个女人!
        伏云只能站在原地看着她心目中的男人,她心目中的神就这么抱着另一个人急急的从她的面前离开,然后消失不见,不理会身后的人,也忘记了还有一个她,只剩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落单的。
        很久很久,以为不会落泪的时候,伏云才感觉到了一滴泪像是宣告着什么般落了下来,重重的砸在了地面,晕开一小圈在地面留下了一个淡淡的印记,很淡很淡,淡的让人看不出来,却是存在的。
        。
        “啊!你想干什么,放开我啊!”满月紧握着小拳,用着她认为最大的力量狠狠的拍打着横抱着她的男子,厚实的背像是没有知觉般无论满月或捶或打甚至动用银牙狠狠的咬,他都没有反应,反倒是满月手打的都红肿了,牙也咬的酸痛了,咂巴几下都没有感觉。
        末了,羌赤汐发现这么大动作的走在街上似乎影响不好,而且也太引人注目了,这才一个手刀劈在了满月的颈上,令其昏了过去,乖乖的让他抱着。
        避开人多的地方,羌赤汐感觉一刻也等不了的马上飞檐走壁,用了平时一半的时间都不到便赶回了府。这一路上,羌赤汐的脑子像一个高动作运行的机器,将木先生独自和他说的话全都略了出来,心里如涨潮时的江海汹涌一片。
        “…我的王,你还记得那名女子吗?那名食下浸了血的月光华的女子,而且你与她还结合了,月光华于是不止在她的体内,也在你的体内…”
        “…我的王,你之所以无法和其他的女人缠绵,就是因为如此,从今开始你将只能和她结交,她也如此,否则将会疼痛难忍,一旦背叛,生不如死…”
        “…我的王,她并没有死,只要你依旧存在无法忍受其他女人的深入亲近的反应,那么她便是活着的,月光华至死方能解除…”
        “…我的王,你知道月光华的意思吗?月光华即是忠诚,永不背叛,永不背离,不然生不如死…”
        忠诚,永不背叛,永不背离,不然生不如死…
        永不背叛——
        永不背离——
        这是诅咒或是祝福?
        ————
        怒:这是今日的第二更,而且是赶在午夜钟声敲响的前夕,汗一个
        偶以后会努力做到二更的,希望大家可以支持,不要看了就走,起码留个脚印,这样二更才能生的更快,更多~~
        鞠躬,走人~~~大家不要忘记撒下票票哦~~~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