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十六章 是你
第十六章 是你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是谁在叫她?
        满月睁大着眼,回想着刚刚是谁在拼命的叫她,虽然没有名字,但她却能意识是在叫她,是在叫她,一直在叫她。是谁,是谁?
        “你醒了,真好,你要是再不醒,恐怕我就要和你一起躺在床上作一对睡美人图了。”温雅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在她的耳侧响起,很善意的笑,带着不可忽略的关心。听见声音后,满月眨了眨眼,这才真正的清醒过来,侧过头将焦点转到了来人的身上。
        一眼,便仿佛见到了春天,如此明媚,如此灿烂,而又如此的暖心。
        他,光润如玉般的容颜,黑眸温和如水般注视着满月,一身白衣上盛开着朵朵墨黑的幽兰,飘香入鼻,飘逸如白云出岫,俊雅的脸上始终盛放着像冬阳般亲切的笑容,见满月直盯盯的看着他,反而笑的越加灿烂。
        “姑娘,可是看累了,要不要休息会?”戏虐的语气,末了还附带一个调皮的眨眼,羞的满月“哄”的一下子从头到脚都变的红通通的,一双手拉过丝被便往头上遮去,不敢见人了,羞死了!居然看一个男子看呆了!
        “呵呵,是在下的不是,姑娘躺了许久这又刚醒来,身体可能还未恢复好,难免动作迟缓了点也是正常,是在下大惊小怪了。”那温雅男子见此便更“体贴”的为满月找着理由,而他便是刚得知满月已醒便赶过来的景王爷景津。
        满月闻此在绸缎被下不住的点头同意真的是因为身体太久没动而僵硬了,不是我看他看呆了的,即使如此安慰自己,但满月还是没有勇气掀开被子。
        “既然姑娘已经醒了,不如起来到外面用个餐然后走走如何?太久不动的话,对身体可是不好的哦。”景津见那绸缎被子被满月振动的如湖面上的涟漪不断,笑意越加的深了。示意丫环春翠上前伺候着,自己便提足出去了。
        “小姐,王爷走了,您…您出来吧。”春翠轻拉绸缎柔被,轻声细语的说着。
        “真的吗?”惶惶不安。
        “是真的。”
        得到春翠的再三保证后,满月这才一点点拉下被子,露出圆滚滚的眼溜转了一圈,发现没有目标人物后,这才放心的半坐了起来,大大的舒了口气,只是一下子坐的太急,许久没运动过的身子便承受不住的发出骨骼伸展时的“咯咯”声,响亮而清脆,还带有一丝让人难以接受的恐怖。满月打了个寒颤,再看春翠已经完全的傻住的望着自己,呵呵呵,满月只能傻笑过关。
        等一切收拾妥当,已经将近过了半个时辰了,而景王爷摆在花园凉桌上的饭菜也已经热过三回了,只为了能始终保持着暖意,让人吃到最舒心的菜肴。花园里的凉桌是专为夏天准备的一张简单的原木直接砍制而成的椭圆形桌,这张木桌简单到甚至没有雕刻任何的繁复花雕,只有树本身的树纹而已,简单到近乎简陋,出现在堂皇的王爷府似乎有些怪异,但王爷就特偏爱它,就爱它的原味。辉煌的殿堂与此地的简桌都是王爷的偏好,不得不说,这也是位怪王爷啊!
        “王爷,久等了。”满月侧身双手作了个优美的手势,朝着王爷行了个半正规的礼,瘦弱的背微微曲着,纤长的脖颈显露在空气中,泛着米色的小疙瘩,似乎在紧张,而且是十分的紧张。她在紧张什么?景津有些好奇,心里似明非明的。
        满月也就是在不久前她才知道刚刚那位男子是位王爷,还是位深得圣意与宠爱的皇子,将来甚至还有可能成为这泱泱东阳国的一国之君,统领全民。只不过这皇族之间的错综复杂,满月不了解也不知道,她现在只知道现在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位王爷,也就是个官,还是个大的能压死人的官,她只是一个小老百姓,见到官还是传说中皇帝儿子的官能不紧张的起疙瘩吗?
        “醒了?来,过来坐这,你已经许多未进食现在只能先吃点淡口味的东西来暖暖胃,不然会伤胃的。”景津似乎兴致很高,居然纡尊降贵亲自拉过满月的手,按坐在凉桌前递上一只白玉为底描绘着盛开到极致的金色勾边的富丽堂皇的紫牡丹,碗很小也很暖,暖的恰到好处,粥看起来只是简单的小米粥,没有传说中的人参鲍鱼鱼翅乌鸡等名贵补材。
        “王爷,我自己来就好了,你别客气了。”满月只是一个简单的封闭小山庄的小姑娘,她并不明白在官家与王子同座是如何的荣耀,更何况是得一碗亲手所打的粥呢?满月只是感觉到不适应,感觉全身都不对劲,甚至懦弱的想要逃离这里,也许这是一种本能,对官威的一种本能的恐慌,即使此刻景津还是一脸的和颜悦色。
        “客气?哈哈,我不客气的,你吃啊多吃点。”景津第一次被人用“客气”这词来形容,不禁深感好玩,也索性更加的不客气起来,不断的往满月碗里添加着各种菜式,直至垒成了一座小山,摇摇欲坠这才罢手。
        “对了,王爷,刚刚是你在叫我吗?”满月心里一直藏着这件事,不弄清楚,心里便像憋着一只不透气的水囊般难受极了。
        “什么时候?”
        “就是我还没醒过来那会,我总感觉有人在叫我,一直在叫,所以我才醒了过来啊。”满月加上手作着手势为王爷解释着。
        “你没醒来的时候感觉有人在叫你,然后你听见了便醒了过来,对吗?”
        “嗯嗯。”
        “你觉得是谁在叫你呢?会是我吗?”
        “我只感觉到那人的声音很温柔,很温柔,像一阵风一样,而且很王爷的声音有点像,那一定是你。”满月开始说的兴致高高,说到后面便像明白了什么似的低了下去,直至耳不可闻。
        “呵呵。”景津并不作答,他不屑于在这些事上欺骗一个女子,但也不排除去误导人家,但这一切都是她以为的,并不是他说的,不是吗?
        为什么会有兴趣去误导她,也许只因为她是他的女人吧,他很有兴趣逗她,很有兴趣。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