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十五章 灭二
第十五章 灭二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于非见了此人,评头论足了一番,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人长得真难看。
        那雷闯杰身为一族之长,从小骄之惯之,故养成了目中无人的骄纵性子,也充分发挥了男子有钱变坏的准则,吃,喝,逛窑子,赌钱,无一不精,无一不会,只是玩多了这些,身子便被掏空了,只见他脚步虚浮,脸色腊黄,原本大而有神的眼因为长期的不良生活习惯而目光黯淡,眼框底下的青黑色阴影也久久不褪。
        虽然雷奔族的雷氏掌法很出名,威力无穷,但从面前这个雷奔族的族长生活习性来看,这雷氏掌法的厉害程度看来也是直线下降了,或者直接就已经失传了,所以即使此族此时不灭,他日也会渐渐的没落下去,直至完全的消失。
        “你……你们是谁?闯进来作什么?护卫护卫,赶快保护本族长。”只着一件淡黄单衣的雷闯杰在见到面前一排面色不善的人群后,原先的逞能大喊声也渐渐的低了下去,反而往后直退挥舞着手臂寻找保护。
        匆忙而来的护卫忙在雷闯杰的前面围成一个人肉圈,保护着他,雷闯杰见此便定下了心,增大了气势,继续朝着常平等人叫嚣着:“哼,你们这些小贼,还不快快束手就擒,说不定爷我会大发慈悲放过尔等。”
        “小人便是小人,连这点眼力都没有,真是无知。”于非不屑道,连看都不愿看他,只要有些许眼力的人一看他们这阵势,便知道不是普通的人了,居然还敢称我等为小贼,真是乖乖个隆冬,死了也不可惜。
        “是你,伏无腾,你居然可以活着回来,想不到啊想不到。这样看来,那羌赤汐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连你都可以解决掉他。”当看到人群中熟悉的人影时,雷闯杰先是惊讶了一会,但马上便自行想像开发生了什么事,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当下的气氛有多么的紧张,像是收紧的琴弦,一拉便马上会断了。
        “咻!”的一声,是箭穿破空气的声音,快速而冷冽。
        “咚!”的一声,是箭深深刻入雕柱的声音,而那雕柱就在雷闯杰的后方,箭牢牢的盯在他的头顶上方,差之分毫,便会破入他的脑壳,然后便当场毙命,哈哈的笑声突兀的停息,像是被扼住脖颈的大鸟,只能纠纠的挣扎着,箭尾还在头顶微微颤动,对应是下方那张难看到极点的脸,或者应该说是灰白到极点的脸,那是吓的,极度的恐惧。
        那是警告的意思,他们的王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议论的。于非吹吹拔箭的手指,目光中带着血腥与冷咧。
        “你……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两腿颤巍巍再也支撑不住的往地上滑了下去,脸部还不定时的抽一下,哑着声音问道,原本有些散开的护卫此时又再次聚拢,比起刚才更加的密集了,这是人肉盾牌,以已之命换彼之命。
        此时的气氛如高温点燃下的油锅,只要滴下一滴生油,那么便会“哧”的一声爆发了!
        “雷闯杰,你认识我吗?”一直未现身的羌赤汐此时从隐身的队伍后边踏了出来,健美硕实的身躯如一座山立在了雷闯杰的面前,英俊又冰冷如冬冰雹的脸面无表情的盯着雷闯杰,坐在地面仰视着羌赤汐,仿佛见到了地底下的恶神,而非人类,此时,雷闯杰吓的有些颤抖。
        “北……北凌王!!”不敢置信。
        “没错,就是我,你不是想杀我?哼,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不过在这一世,你是不但没有本事也没有机会了。”窄紧的袖袍一挥,似是有什么东西挥出,直没入雷闯杰的心脏,未等他惊呼,他便一命呜呼了。
        主心骨一倒下,底下的人便全慌了,何况是并不团结的雷奔族,族长一倒下,护卫们便乱了套,毫无组织的,如一盆散沙般便挥刀上前欲砍,常平等人不用吩咐便提刀上前,无声的解决了一个又一个,直至空气中充满了血气,明明是透明的空气,但在伏无腾看来,仿佛这空气都带了淡淡的腥红,腥臭欲吐。
        “报,敌死七十三人,无一人遗漏,人质于地下牢室中找到,共有一百十三人。”一个长相普通的人以着响亮的声音向上报着情况。
        “伏无腾,你的族人就在那边,自己去清点一下人数。”于非好心的给被吓傻了的伏无腾指明道路,看来这次毫不留情的杀害给他带来了不少的冲击。也是,伏翼一族一直隐居深山,族人皆不懂武,也从未杀过人,这次的事情打击是太大了些。
        不过这次的行动之所以能够如此简单的成功,也是亏得雷闯杰大意,只带了七十多护卫出行,这才让羌赤汐捡了个便宜,几下子便可解决了,要是雷奔族中的长老们都在此,想来也将是一场恶战,毕竟那些长老们可不像雷闯杰,他们可不是吃素的,一下子便好解决。
        不过,这雷闯杰的死讯,相信不久便会被那些长老们知晓,看来回去后要重新练兵了,不然到时输给了几个老头,可是会让人笑掉大牙的。
        一场恶战即将发生。
        “北凌王,我是伏翼族的本任族长,感谢你对我族的保护与支援。”不管哪个族,似乎都有个得高望重的老人,身份或长老或族长。伏翼族的本任族长也是一位胡子有些花白的上年纪的人,眼睛混浊,眼白尤其明显,此时他正对着北凌王弯腰致谢。
        “不用,现在你们已经是我们的下属人民了,而我们的北凌王朝的子民当然是由我们北凌王的战士来保护了。”于非笑嘻嘻的。
        “草民伏有才向北凌王请安。”自称伏有才的人望了望族民,便毫不迟缓的下跪行最尊敬之礼了,后边的族人也随之下跪表明归顺了。
        “起吧,于非,好好安排他们。”北凌王只望了一眼,便抬腿回宫了,他现在的心思可全放在了那些未了结的雷奔族族民身上,被动等待不是他的风格,他要的是主动出击。
        “爷,这里有个女人。”正在进行最后搜查的军士,突然从衣柜里寻着了一个衣裳褴褛的女人。
        “云儿?”哪知,一旁的伏无腾却是先惊叫出声。
        这云儿又是何许人呢?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