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十四章 灭一
第十四章 灭一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话说,伏翼族伏无腾向北凌王奉上该族圣物香髓木后,便已经确定了与北凌王朝的盟约,羌赤汐不但是一个骁勇善战的王将,更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伏翼族的香料技术是一个香勃勃,虽说并不是最大的,但也是足够吸引人的,最重要的是能够可以简单到手的东西如何能便宜别人呢?事这宜迟,两人共同商议决定于第二天改头换面出宫寻找那雷奔族。
        虽说,那雷闯杰曾承诺只要伏无腾能够进宫刺杀北凌王,并且可以安全脱身那便放过伏翼族全族,但世人皆知雷奔族的狡诈,他的话怎能当真,于是,二人便合计明日一早便打向雷奔族的老窝,打他个措手不及。
        今夜便好好的休息一番,为明日的作战好好的准备一番。
        而当于非的精英部下听到明日又可上战场好好的战争一番时,个个的吼喊出声,兴奋异常,他们个个都是从除了生便是死的如地狱般的战场上拼搏而来,如今安逸的生活让他们的身体都生锈了,得知可以再度出山,一个个哪能不高兴啊!
        北凌王羌无汐从军营中别了各战士后,谢绝了于非的护送,一个人牵着战马“赤血”慢慢的沿着笼罩着月光的小路上走回宫殿。
        月明如夜珠,透着莹白,皎洁生辉,照明了前头的小路,只余下更远处一片灰暗;月光如纱,飘浮在空中,像是佳人的裙摆,摇曳生姿,优雅动人。
        衬着月光,空气中还隐约有缕芳香,如茉莉般清新动人,却又夹杂着玫瑰的热情,令人不禁好奇这芬芳的来源。
        羌赤汐轻轻的嗅着空气中的香气,一边寻着这香芬的来源。
        半天,才发现,这香来自于自个儿身上,是伏翼族的香髓木。
        伸手掏出,举高,映衬着月光,有着淡淡异彩从香木上一闪而过,香气味则更浓了,像是掉进了香料桶里,全身都沾染上了这种香气,香极了!只是这种香气不同于一般的香料,会熏的让鼻子失灵,相反的嗅觉反而更加的敏锐,起码他现在闻到了空气中隐约的泥土与一旁野草的气味,有点自然的草腥味。
        闻着香气,羌赤汐脑海中突然出现了那张一直闭着眼的满脸绯红的脸,那是满月的脸,小小的,脆生生的像是树枝头上的刚冒出头的茉莉的花骨花,小巧怜人极了。
        只不过是一个暖床的而已。
        羌赤汐无所谓的想着,这时之所以想起她也便是因为她给人的气息给像这香髓木挥散的香气吧,淡淡的,却又会出人意料的时候浓烈的炙人,尤其是在情高时候,羌赤汐像是想起了什么高兴的事般,嘴角扬起,笑的让人感觉心跳加速。
        但一想到这香木的来历,羌赤汐便不在想那粉嫩的脸,因为此时在他心中,最重要的便是明天的那一场小战了,别的都只是小事一桩。
        随马一行,随着马将他慢慢带偏,来到了另一条小道上,那小道的尽头他记得好像是一条河水,夜晚入河泡澡,定十分舒服。
        “老伙计,看来我们想的一样。”
        马仰头打了个响鼻回应了他,赤汐哈哈大笑,大手拍了拍赤血黑亮的棕毛,飞身坐在马身,奔蹄而去。
        月光下的河流如暗蓝夜空中的银河倒挂,熠熠生辉,像是镶满了宝石的银带子贯穿了整个山坡,漂亮极了!
        一人一马同时落入了那银色河流中,“哗啦”一声,溅起了大大的水花,水面波荡不止,将那银星星也打碎了许多,却更加的闪烁人眼。
        羌赤汐很快的便脱的只余一条单裤,暗棕色的裤子在夜色中被融化成了暗暗的黑色紧紧的贴在了身上,赤膊上阵便徒手给爱马赤血搓起了背,引的爱马打了个长长的响鼻,看来是舒适到了极点,一番清洗,感觉身上都疲倦都消失的差不多后,一人一马便在那如缀满星星的河水中像是两个孩子般打闹了起来。要是被属下们看到如此泼与马玩耍的羌赤汐八成要昏倒了吧。
        湖水里的两个身影将静静的湖水打破了,也将湖面上整块整块的星星也打碎散成一块块散落在凡间,两人的玩耍,将湖底正在补眠的鱼儿都给惊醒了,慌乱的游来游去。
        夜,慢慢的深了,周围昆虫的鸣叫声都渐渐的缓了下去,“该回去了,老伙计。”羌赤汐喜欢叫自己的爱马为老伙计,这马跟着自己也足足有十三年了吧,而这十三年正是他扛着一把刀打天下的时间。
        背后是银光闪闪的河流,映着前方人的背影意外的坚定与硬朗。
        第二日,天微微亮,太阳还未出,一行只有五十人的普通衣着小队由于非统领,和已经恢复大半精神的伏无腾,再加上气势出众的羌赤汐朝着雷奔族没有惊动任何一人,安安静静的出发了。
        几个时辰后,太阳已经在天边初具轮廓,还带着微微的桔红,柔美极了!
        雷家庄的守门人此时正呵欠连天,眯着眼泛着苦苦的眼泪花拉下重重的木大门楦,吱吱呀呀的打开大门迎接新的一天,和新的太阳。
        只是眼睛都还未睁开,眼前只感觉一道白光闪过,然后便毫无知觉的倒在了地上,落地发出“砰”的一声,然后鲜艳的还带着温度的红色液体才从他的身下缓缓却又是大量的流出,静静的流过地面留下一条暗红的痕迹。
        “啊!杀人啊!”跟在开门人之后还有一些睡眼惺忪的下人,正提着大大的竹帚,一见到活生生发生眼前的凶案,全都吓的扔下手中的帚,疯了似的涌向后院,一路奔跑中,有人不慎摔倒,但却无人理会,像是没看见般从他身上踏了过去。
        “就这么……这么杀了?”马背上坐的东倒西歪的伏无腾有些不敢置信,刚刚还在他眼前打着呵欠的人就这么倒下了,一刀就解决了,伏无腾有些不敢置信也有些恐惧的看着出刀的人于非,想不到这个平时看上去斯文有礼的人居然是这么一个出手狠辣的人!
        “伏公子,我以为你该有些自觉才是,灭族本就是杀人,不杀人何来灭?”常平冷笑一声,此时也便毫不迟疑的随着部队踏入了雷奔族的总据地。
        被外头的慌乱所扰的雷奔族族长此时正衣冠不整的从里头大跨步而出,口里大骂着:“哪个杂种在外面吵闹,信不信爷杀了你们!!”怒目而视,颇有些威慑,但也只是以武力来威慑别人而非有着过人的气势,也是一个外强中干的人。
        于非见了此人,评头论足了一番,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人长得真难看。”
        )——————————
        咳咳~~记得把票票留下哦~~~~不然,嘿嘿~~~磨刀霍霍向牛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