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十章 死亡
第十章 死亡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妈呀,这可怎么办啊?
        于非在这边急的挠首骚耳的,想出来的法子又一个个被否决了,到最后还是一个法子都没有,毕竟这是两个高手在过招,旁人一个打扰,轻则重伤,重则丢命啊。最后只能决定听天由命,暗中祈祷了,毕竟只要满月不要突然改变路线,走的偏了,离那还有十几米的距离远远可以安全的经过那火爆中心。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越不想什么便越发生什么,不得不说,命运老儿也是个顽皮的家伙。
        原本走的好好的满月,不知怎么了,侧耳听了听声音,竟不偏不倚的走向了那火爆圆点,这可真是急坏于非他们。
        难得碰见一个对上几十招还未分出胜负的对手,两人打的都兴奋的红了眼,尤其以着羌赤汐为最,红眼,飘荡的微卷发,古铜的肌肤,匀称有力的手臂与胸肌,一切的一切都展示了其无以伦比的如兽般的气势与霸气。而景津也未见狼狈,斯文如斯,精致的脸上笑容还是雅致如斯,只是衣裳微微的乱了,但这并不损于他的温润光华,反正为其添置了一丝别样的风情,旁人不禁看呆了,真是美啊!
        他们何止是比武,更加是比美啊!只是身处中心的他们,就没有这种赏美的感觉了。
        羌赤汐感觉血液里属于“征服”与“好斗”的分子不断的叫嚣着,征战着,古铜色手臂上的汗珠以着能感觉的速度滚滚而出,沾湿了衣裳,留下一片暗渍,几次过招后趁着对方回身避让的时机便以着纯厚内力发出的掌风以着雷霆万钧的气势向景津发去。
        刚回过身便感觉到一股带着纯厚内力的掌风向自己袭来,景津堪堪以着柔软的腰力险险避过,让羌赤汐的掌打了个空,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的景津便也聚集了满满的内力,朝着羌赤汐挥去。
        而变故就在此时发生了……
        是高手中的高手的羌赤汐怎会被如此一个简单招数给击中呢,以足尖点地,完美的旋了个身,墨蓝的眼映着美丽的火焰红色嘲讽的看向景津,似在讽刺其落了个空,只是景津的眼却露出了慌乱,这让羌赤汐有些摸不着头脑,下意识的转过头也看见了那缘由,而这缘由也让他不禁慌了神,脸色变了变。
        原来离他们不远的满月,正对着掌风而去的方向,此时她正张着无神,却犹如婴儿般清澈无瑕的眼正直直的看着他,无焦距的眼正说明了她的神智还未完全清醒,不知道危险也不会避让,而自己所造的青红的吻痕还嵌在她的锁骨间醒目的张狂挥舞着,要救她吗?
        救她,自己定会受那掌风,重伤是不可避免的,新伤加上还未完全愈好的毒伤,不死也要半条命了吧。
        救她,值得吗?
        不救,但似乎又有些可惜她,毕竟现在他还是蛮喜欢她的,柔滑身子。
        救或不救?
        虽然只一瞬,但羌赤汐的脑子里却闪过了种种,考虑到了各种可能,末了便决定出一掌来击弱景津所发出的掌风,死,活看她运气吧。羌赤汐在心里想着。
        而景津一见到不该出现的满月,心里也打了个突,又见到羌赤汐的脸色变化,心底便有了主意,硬生生的收回一些掌力,又将手掌转了个方向,将原本袭向了满月心胸的掌风转到了肩处,只听得一声清脆的骨头“咯咯”碎裂声,满月便如破布般轻飘着身子斜斜的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发出好大一声,鲜血便从她的口里溢了出来,清澈还带着婴儿蓝的眼直直的盯着一动不动的羌赤汐,似是在问他“为何?为何不救?为何?”虽然这只是羌赤汐的想法,但不可否认,他把这事往心里去了。
        景津在挥出掌后便一直注意着羌赤汐,尤其在发现他见到落在地上的已无生命迹像的满月时,脸上一闪而过的灰败,对于刚才的想法心中更是肯定,却也有藏不住的惊讶,传言,北凌王冷酷无情,不只是对生死相交的部下,甚至连对他自己也是无情极了,如这次受伤,一般人早丢下国事跑去先救自己的命了,但他却依然仿若无事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直至撑不下去了,才被属下抬了过来救治。
        一直以为北凌王无心无情,但今天发现似乎并不是这样的,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堂堂北凌王为了那个只有普通姿色的女子变了两回面色,虽然只是一闪,但这逃不过他从小便见识各种人的眼。
        不管为什么,显而易见的是这女子很重要,至少对北凌王有着特殊的含义,即使她是北凌王最不屑的女人。
        而这个理由,便够了。
        不枉费他受到反噬的内力的危险,留下了那个女子的命,但还有一步,最重要的最后一步。
        “啊?你没事吧?”景津的嘴角缓缓的溢出一行血,浓浓的滴在地面,盛开朵朵红艳艳的花朵,糜糜的妖冶,苍白的素手按压住胸口,脸色徒的失了血色,一看就是受了重伤,属于他的侍卫慌的全冲了上来,惊慌的接住他摇摇欲坠的身子,祈求着四皇子可千万不要有事啊,不然他们全得陪葬。
        沈飞心里虽有疑问,但在见到他溢出的鲜血时也慌了神,首个便冲了上去,但手臂处却传来景王爷有力的暗示,还有从满月身上一瞥而过的眼光,虽不明白,却也知晓了,只是眼光却有着不赞同,以着两人才懂的眼光警告了下吓人的王爷。
        “沈飞,去看看那位姑娘,我刚虽强收了势,但还是打伤了她,不知那位姑娘伤势如何呢?我现在动不了,你帮我看下。”断断续续,轻轻声声,柔柔弱弱。心里却是暗高兴,因为北凌王这人情不管是要还是不要,总归是欠下了,即使没有表明那姑娘很重要,但从他的在意来看,这人情定是欠下了,果然,这想法不久便被验证了。
        “是,王爷。”演戏谁不会啊,王府里的人来一个会一个,来一双会一对。
        来到满月面前,身边紧跟着北凌王朝人的眼光,复杂而紧张,阿园也走了过来,看要看看满月的伤势,沈飞快了一步,暗中以着独家点**手法点了满月的一处**道,让本来还有些的生命迹象给隐藏了起来,让阿园探不着脉像,也探不着她的气息。再加上刚刚所发意料之外事情的打乱了心神,阿园便只能发挥出平日的七分功力。
        最后果然,中计了。
        阿园起身摇了摇头,再配合着沈飞沉重和可惜的脸色,间接的配合了阿园的动作,两人如出一致的给出了满月已死的答案。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