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九章 危险
第九章 危险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哟,我道是谁会偷偷的住在这无人烟的地方让我国百姓一阵惊慌呢?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北凌王啊,怎么来我国游玩也不通知让本爷好好的招待您这位稀客一番呢!”蓝衣人一副轻松表情,懒懒的坐在椅上,似是坐在自个儿家中般安逸极了!此时他正对着抱着一个女人进屋的胡渣男巧笑晏晏。
        “东阳国可真是会体恤百姓啊,只是听到百姓有些议论便大老远的赶过来,亲自见证啊!真是有百姓为天的风范啊!”胡渣男即东阳皇语含嘲讽的说道,天下谁人不知东阳国现任国君暴杀如命,生性多疑,不把人当人看待。
        “好说好说,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事,只是您这贵人北凌王亲驾我国有何指教?两国和谈可是刚过,情况还未定,即使要出访也还未到时候吧。”蓝衣男子即东阳国景王爷毫不客气的把北凌王的嘲讽当做赞扬全接收了下去,足见其脸皮之厚。
        两人如各据地盘的狮王,面带微笑却笑里藏刀的对视着,那笑里不只藏刀还带毒啊,视线火辣辣的,在空中的交汇处似乎可以听到火花撞击的“啪啪”声,激烈的如果在那视线的交汇处放上一只烤鸡,那鸡就直接烤熟了,然后鸡香四溢。
        如果说景王爷是一只优雅的白狮,高贵而美丽,睥睨天下;那么北凌王就是在战场中杀出来的黑色狮王,危险而迷人,雄霸天下。
        两人旗鼓相当,谁也不能彻底打倒谁,但彼此间却也是欣赏和佩服的。
        “那北凌王来此是游玩,来见识下我国的山清水秀,赏心悦目的吗?”白狮景王爷优美的哈了个呵欠,面上笑的那叫一个亲切和谒,视线不禁意的飘过那依旧被北凌王抱在怀中的女子满月。
        “我来这个所谓的赏心悦目,山清水秀的国家是为了证明只有我北凌王朝才能育真正的男儿,毕竟男人还是要像男人些,长的不三不四的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黑狮最不屑的就是话里有话,绵里藏针,要想玩阴谋把戏也要看他捧不捧场,给不给面子。
        北凌王一说完,便垂下了头看着怀里的满月,捏了捏她粉红粉红,软软嫩嫩的脸颊,对于满月的柔嫩肌肤,北凌王可是很满意,很稀罕的啊,毕竟在他们国家的女子因为气候的不同,皮肤较粗糙,肤色也比东阳国深多了,在这一点上,他承认东阳国的女人有女人味多了,尤其是怀中的这位,都要爱不释手了。
        而他会将满月也带出的目的其中一个原因便是这个了,而另一个则是混淆某人的视线,把自己突然秘密来这的原因就这么的给忽略过去。毕竟没人会在病伤之时,还不停歇的放不开女人吧。
        “既然北凌王对于自己这么的有信心,不如与在下稍稍切磋几招如何?不过本王有些担忧这几日的游玩会不会将北凌王的锐利给磨杀掉呢?本王很好奇啊!”特意的加重了“游玩”二字,代表着彼此间心照不宣,是真的还是假的游玩,比过就知啊。而且再次被间接说自己不像个男人,而且还是同一个人,新仇加上旧恨,这口气要是真再忍下去那可还算个男人吗?豁出去了,即使打不赢你,至少趁你现在身体有恙,说不定还有个平手啊。
        景津王不像当下的男子,死不承认自己的弱处,相反他很明白也了解自己的优势与劣势,他知晓自己的武术方面的修养比不上北凌王从战场上杀出来的实战,但是别的方面他定也有比他强的地方,要不然两人怎么会一直这么僵持着呢?
        “想挨打?这么大老远的跑来居然就这了这个,那就让本王好好的满足你的愿望吧。”对于对方的试探与挑衅,北凌王毫不客气的接了下来。
        一行人来到了较为空旷的外院,两方人马便虎似眈眈的瞧着对方,眼底的火焰扑哧扑哧的燃烧着,几乎想把对方给烧的灰骨不剩。却没有人真正的动手,毕竟现在动手有些不明智,也可能会损害彼此间真正的利益。
        为什么这么说呢?
        东阳国地处南方,气候温润,北凌王地处西北气候干燥之地,由于两方因地界相隔太远,故互不侵犯,也因那时彼此间的国力并不强盛,所以也不担心对方的来侵。但自从两国皆出了一名厉害人物,天下形势便变了。
        那两人便是已为王的北凌王羌赤汐,和东阳国王爷景津。在七年的时间里,两国互征邻国,凭着各自的聪明才智为自己的国家增大了国土。直至成了一方霸主,各自为王。
        但长经七年的战争两方皆有输赢,互不侵让,但是战争不管你是赢方还是败方,从一开始便输了,百姓的流离失所,经济的衰减,还有对于战争的一切支出,使得国库十分的空虚,国力极虚支持,不然即使你打了胜战,国家的没落,还有何意思?于是在认清了形势之后,东阳国首先向北凌王朝递交了两国国和平相处,互不侵犯的意愿,在得到北凌王朝的肯定后,
        半个月前两国即东阳国与北凌王朝在两国的交界处,万花谷进行了两国和平相处,互不侵犯的谈判。
        谈判的真正完成并确定入史则需在三个月后的北凌王来访,而离今也就只有二个多月了。
        “北凌王,此次比试皆为个人之愿,与我们身后所代表的国家无任何关系,为了安全,不使用任何武器,点到为止。”景津说道。
        “可以,开始吧。”
        两人如飘如影同时向对方靠近,拳脚生风,离他们远远的侍卫们也还能感觉那股拳风,足见身处中心的那两人是如斯的激烈,如斯的快速,如斯的厉害。旁边人根本无法看清两人的身影,只见到两种不同的色彩不停的转换,黑色与蓝色相迹交辉,从地上一直到天上,再从天上到树上,再回到地上,两人过处如飓风过境,毁灭一切,树枝折断,叶落满地,假山四裂,石块四处飞开,恐怖极了!
        是时,全身心都注意在战况上的于非突地感觉衣袖被人拉了拉,不耐烦的回头一看,是脸色惊恐的阿园,此时他正颤抖着手指指着那方。
        于非不耐的飘了一眼,而就是这一眼让他吓的心跳都几乎停止了,那……那焦满月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满脸苍白迷茫的走出了大厅,一直往这走来,看她眼里无焦距,极有很大的可能是因为被外界的声音惊醒面无意识的走动,现在的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看不见任何外界的事情,最恐怖的则是离她只有十几米远的地方就是打的正如火如如火如荼的两人。
        妈呀,这可怎么办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