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八章 对上
第八章 对上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三月的天,像是小孩子的想法般无迹可寻,午时还是晴空万里,白云飘飘的,一下子便阴沉了一片天空,灰暗暗色的云朵沉沉的积压在了头顶上的天空,绵厚的云层中累积着倾盆大雨,就等待着时机倾盆而下。
        马蹄儿叮当响的响着,目标的那座庄子已经可以眺而望之,离那不过几里路了而已,一个抽马,不需半柱香便可到达。
        “爷,我们就这么大张旗鼓的上门好吗?”沈飞郁闷的看着身后跟着的全身武装的官兵,路过之处,皆引起山林中狗跳鸡飞的,鸡指野鸡,狗指野狗。
        “当然了,就要是大张旗鼓的上门,我们本来打着的旗号本就是接到村民投诉说该地有不明人士进出吧,要是偷偷摸摸,不就自儿个打自个的巴掌吗?”摇头晃脑的说出官方借口,那依旧是一身蓝衣的男子正经极了。
        “但我们这次的目的可不是就查清此事而已,我们的目的可在于……那人的啊。”沈飞作了个切脖子的动作,血腥而又好奇的问道。
        “说你笨,你还真的笨,我们就这行人别说卡嚓了他,就是伤他也是一个难事,毕竟他的功夫可是出神入化的啊,尤其当碰到了像我一个功夫弱弱的王爷,这不是明摆着让我丢人吗?而且你没想过另一个问题吗?北凌王与我国虽是对敌关系,但他的存在起码压制住了那些个分散的小国,带来了这几年百姓的平安与富足。要是他遇袭了,那还不乱了天了。再说了,即使要灭了他,也要等我国完全接收了他的势力才行,不然只会给我们带来麻烦,而不是利益。”虽然是敌对,但他的雄才伟略也真是不能小视和对他的由衷佩服啊!
        这就是男人,只要值得欣赏那便会从心底惺惺相惜!只是表现不表现出来的区别而已。
        “那为什么?难道就为了去告诉他我知道你在这了,给我小心点?”沈飞开玩笑的说着,可是,某人当真了……
        “没错,我就是要让他明白我已经知道他躲在这了,别以为我们东阳国的国土是他家后院,想来便来,想走便走。”蓝衣人的脸十分的狰狞。
        “爷,我看你是记仇吧,上次在两国和谈的时候,那北凌王就说了你一句“东阳国没有男人,只有女人来谈国事的吗?”把你误认为是女人,你就一直记恨着,别以为我不知道。”说真的,他家的王爷长的可真的比女人还女人。只不过,当他正经起来,不浑的时候还真的有那么些令人折服的王者风范。
        “我就是记恨到现在又怎么样?你难道不知道你的主子是很小气的吗?”恨恨的看了眼沈飞,哪壶不开提哪壶。
        “那你的真正目的是为了看他吃瘪的模样吧。”沈飞在心中想着却没有说出口来验证,就怕他那已经成年很久的主子真会做出如此幼稚之事,让他无语。
        而前面就是那目的地了,离那不过只是一刻钟的事了。
        —————
        “报!”
        大厅里,“咔噔咔噔”的花生米咀嚼声依旧响亮,当看到来人是守在庄林外的人员时,这才稍稍正了正身子,带了点处理正事时的威严看向那有些气喘的人。
        “林外有大约五十人的官兵朝我庄前来,离这只有一刻钟的时间了。”
        “官兵?怎会有官兵来呢?这事不是无人知道的吗?”阿园惊讶的差点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属下……”那人也很奇怪。
        “算了算了,现在不是讨论这些,你知道那些官兵是谁带领的吗?”只要是平常官兵,那就好打发,
        “是……是东阳国景王爷。”来人的声音到后面越发的低沉了,东阳国的景王可是不好应付的主啊!
        “居然是景王爷景津,他怎么会来这?不管了,你去通知所有人戒备,我现在去通知主上。”于非腾的一下站起,一边跑着一边吩咐下去。
        “主上,东阳国景王爷来了!”站在离门外三十米处,于非高声在呼。
        “……”回应他的只是一片风声,便是一片寂静。
        “主上,东阳国景王爷来了!”走近,只余十米,于非再次大声喊叫。
        “知道了,过来更衣。”这次,可听到了主上的吩咐。
        推门而入,一股男女情爱的气味间杂着不知名的异香疯狂的涌出,让身为老将的于非也不禁脸红了红,凌乱,带着已经干涸的落红和浊白的精华的床单赫然入眼,于非转了个眼,便看见了依旧昏迷却满身红痕和青紫痕迹的满月,看着眼前伤痕累累的满月原本压抑下的愧疚感又涌了上来,被称为“温柔情人”的他何时对一个女子下过这手,真是……
        于非还在自我检讨中时,满月的身上便飘上了一件大大的外袍,那是主上的。
        一抬眼,果真主上正十分不悦的盯着他。
        那眼神,要是他再这么盯着满月,难保不定被他挖了眼。于非咽了咽不存在的口水,谄笑着上前讨好着将主上打理的清清净净的,已经解除毒素和主上又恢复了往日的气势,如巡视着自己的领土的狮王,危险而迷人。
        “景王爷来了,正好让本王好好的会会他。”主上的眼神很危险,很腥血,但就是这股血腥点燃了于非心中的火焰,如将要上战场般,心中的大火不断燃烧待放。
        “现在先让我们去好好的迎接这位贵客吧。”那胡渣男笑的很放肆,很危险,像是沉睡的狮子终于睁开眼睛,准备好好的玩玩这个送上门的猎物,而且这个猎物还很强,让人很有打败他的冲动。
        去而复返,将沉睡中的满月抱了起来,坦然的半露着精壮的胸膛朝着前厅走去。胸前的满月因小小的震动而感觉不适的皱了皱眉头,眼皮子动了下便没了反应,像是又深睡了过去。
        “哟,我道是谁会偷偷的住在这无人烟的地方让我国百姓一阵惊慌呢?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北凌王啊,怎么来我国游玩也不通知让本爷好好的招待您这位稀客一番呢!”蓝衣人一副轻松表情,懒懒的坐在椅上,似是坐在自个儿家中般安逸极了!此时他正对着抱着一个女人进屋的胡渣男巧笑晏晏。
        -------------------
        先祝大家明天端午快乐!
        多吃些粽子哈!
        粽子香哇~~~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