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四章 起缘
第四章 起缘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接上:大伙一见没有热闹可瞧,也都散了开闭眼休息了,毕竟副将的热闹不是谁都可以看的。
        家宝见大家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便悄悄的爬到了满月的身边,看着她已经包扎的伤口,心下一松,绕过她的伤处,抱着她相拥着便无声的哭开了。
        “哭什么哭,死啦!”正哭的兴头上,后背上似是被一小石子一击,家宝便不敢哭了,只抱着阿姐哼哼着。
        很快的,天从微微亮到大亮,初生如蛋红般桔色的太阳从地平线,森林的尽头缓缓升起,歇息了一夜的平民打扮却比平民彪悍许多的不知名人群,无声却有序的整理地上遗留的一切痕迹。
        满月依旧昏迷着,疼痛与疲劳让她无法清醒,家宝只是紧紧的抱着阿姐,直愣愣的盯着他们没有反应。
        “这小妞怎么还没醒啊?昨天我可是用了最好的药,今天肯定会醒的啊!”大夫阿园一脸的疑惑,粗糙布满茧子的手上下翻动着满月的脸,忽而翻翻眼睑,忽而摇晃着她的脑袋,看她会不会醒过来。
        “啊,你别动她。”家宝像一只护崽的兽娘,张着还是小小的牙,舞着稚嫩的小爪朝阿园挥舞着,企图吓跑他。
        “哟,这小子好玩,老大,你送我得了。”阿园玩似的用一只手和奋力交战的家宝打闹着,只是这实力实在悬殊太大,家宝打的脸都憋像那太阳似的,通红通红的,而阿园依旧是气定神闲,满脸嬉笑。
        “送你?呵,好啊,等我折磨够了再送你随便玩。”昨晚或者说今早被家宝用簪子刺了一个伤口的副将于非对着家宝阴森森一笑,五指大张再一指指缓缓收扰成一个拳形,对着他挥了挥,不出所料,家宝吓的缩缩了脖子,不敢看他了。
        “常平,你抱她,我们走。”于非换了个脸对着常平指指地上依旧昏睡着的满月,示意他背她走,然后大手一挥带头前进,阿园随后,常平垫底,一行十人便大步继续朝大山最深处前进。
        日头渐渐垂在半边空,桔色褪去,只余明亮,晃晃的光线照耀在树叶上,打下散散的光圈,衬在泥面上,晕晕发亮;长长的厚厚的树枝条映在地面拖出长长的一条阴影,条条连接远远望不着边。
        满月伏在那硬如岩石的背上,随着他的脚步上下晃动,没多久,便惊醒了过来。刚醒脑袋还有些发蒙,满月奇怪的看着四周环境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啊!是你,坏人!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一眼便见到走在最前头的于非,她想起来了昨天发生的事情,这人要杀她,要杀她!满月出于本能的双手握成拳,拼命的打着他的头。只是还未触到他的头发丝,便被毫不怜惜的扔了下来。
        “哼哼。”肩上的伤口裂了开来,淡红的血丝飘了出来,衬在了白色的里衣,盛开一朵朵腊梅。满月恨恨的瞪了眼那硬的像是石头一样的男人。
        “阿姐,你没事吧。”家宝从后头半拖着那条行动不便的腿以着他最快的速度奔了过来,布满汗津的手忙扶着她不稳的身子。
        “你是个瘸子?”于非走了过来,看了眼焦家宝,意外的说。昨晚一方面是因为天暗,一方面是因为没有机会知道。
        “你才是瘸子,你全家都是瘸子。”满月听到了让她最忌讳的话,气的口不择言。
        “女人,看在你还有用的份上,我暂不与你计较。”从来未被人忤逆的于非,提起满月的衣领眼神放着狠光,似野兽紧盯着它的猎物,下一秒便会将她撕碎。
        “好了,于非,干嘛和一个山野小丫头计较,我们动作要快点,再找不到那味药就来不及了。”阿园象征的扯扯于非,语气有些着急。
        “哼,朱晓,把她们两个绑在马上带着。”一甩手扔下满月便不再理会。
        马不停蹄,中间不带休息的行走着,最后一行人才在一个小凹谷停了下来,只见这周围围绕着看不见尽头的青山,空气中迷漫着有着特殊香气的湿湿雾气,脚下的泥土软绵绵的,一脚踩下感觉被粘住了般,很难再抬起来了。
        “就是这了,看,前面山壁上的那朵白色花朵就是这次的目标了。”阿园松了一口气,还好赶上了,要知道这花可是一过午时便消失了,要等它再次出现,便要再等五十一年了。五十年孕育,一年开花吸收月光。
        “月光华?”呆在马背上只被束缚住双手的满月瞧见那在雾气中若隐若现的白色花朵,惊讶的叫出了声。
        月光华,顾名思义是一株有着月光华彩的淡白花瓣的花朵,繁复的花朵,月光白的花梗,斜斜生长于有着浓浓湿气的山谷里,立于悬崖之边。其实月光华本身是没有什么药用价值,只是长相奇特了些而已,但它的价值便在于如果将其与海底有着百年之久的黑珍珠并用,便有化解天下所有毒素,延年益寿的功能,但它还有一种效果,只是这个功用全天下无人知,只有满月知道。
        “你怎么知道这花?”满月的情不自禁出声给自己带来了灾害,感到不对的于非一个反身用拇指扣住了满月姐弟俩的咽喉,只要一个不慎,这一扣下去,两人便会从活生生的人变成尸体。
        “咳咳,我听我爹说过,你放开。”满月双头拼命打着那只钢硬的手臂,快呼吸不上了。
        “你爹是谁?现在在哪?”
        “死了。”家宝冷硬的声音代替已经说不上话的满月。
        “于非,来不及了,再过半个时辰便要到午时了,来不及处理这两个人了。”阿园瞧了瞧天色,万分焦急啊。
        “我上去给你取来那花再来教训你们两个。”于非阴森森的说着将要发生的事实。
        运用上乘的轻功,在那垂直有九十度的悬崖上如行走平地,十分轻松,不费力。几个大步便来到那花旁边,于非伸手就要将它摘下,阿园说过这花单独使用没有任何药用价值,所以在它的花根下也没有守护者,无需防备。
        月光白的花瓣在眼前摇曳着,轻轻晃动如在风中轻舞,感觉触手可及,只是……
        于非不信邪似的再挥了挥手想要抓住那明明就在眼前的花朵,没有错,那花竟然像是皮影戏般只有影没有实体,无论怎么抓都没有用,抓不到手上。于非急的一个刹气,差点从悬崖上掉下,还好功力深,只滑开了几步。
        时间就像这山谷中的雾气一般看似缓慢实际却是飞梭般滑走了,原本包围在雾气中的山谷也慢慢的显现出了它的本来面貌,而那有着月光华彩的白色花朵也渐渐的开始透明了起来。
        “不行,阿园,你想到办法没有?”于非看着已经起变化的白色花朵,焦急的说道,这月光华虽说不是难得之物,可它也不是随处可寻,尤其还是新鲜的。
        “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月光华没有守护者,很安全,但我实在不知如何去摘取。”阿园自责的想要杀了自己,如果因为自己的无能而让主子遭遇不测的话,不用众人,自己就先以死谢罪好了。
        一边呆在马上的满月则一直冷眼旁观,虽然她知道如何去取得这东西,但是她不会帮他们的,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不平待遇,虽说应该宽宏待人,但没听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女子报仇一天也不能晚。而另一方面则是她害怕这花的特性,虽说不一定会发生,但是防着点总是比较好。
        “对了,你!你刚刚知道这花是什么,你一定知道这花怎么摘取的吧?”于非满怀希望的看着满月。
        “我不知道,我只听说过这花,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只要你帮我们成功摘下它,我就放了你们姐弟俩。”于非郑重的说,眼神坚定不移,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信服。
        这样诚恳的于非让满月忘记了顾虑,又在极想要摆脱他们一行人的想法中如此简单就答应了。
        被解了绑的满月捂着已经渗出血的伤口,慢慢上前,来到悬崖底下,拒绝了于非想要带她上去的动作。四处寻了下,找到了她想要的绿藤,轻轻扯下,打了个结,手中一个使巧,那绿藤便像有生命力般直线上冲,直到那白色花瓣下缠绕了上去,让旁边所有人都叹为观止。
        “给你,你现在可以履行你的承诺了,放我们走。”将手中的花朵递了上去,满月便想离开。
        “姑娘,你这法子是如何得知的?能告知在下一二吗?”身为医者的阿园忙上前谦虚的问道。好奇是好学的表现。
        “万物相生相克,在一种物的旁边,必有另一物与之相克,而这绿藤则是月光华的克星,但它只是克制住了它的隐藏性,只要摘下后这花便不会再若隐若现了,你放心好了。”满月轻轻抚摸着于非手中充满灵气的月光华,微笑着对阿园说。
        淡淡的笑容,迷雾般的大眼,如凝脂的肤相,还有那如月光般的华彩,阿园不禁看呆了,傻楞楞的直视着满月还带着微笑的脸。他想不到这个平常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女子笑起来居然如拨开乌云的月光般,原来的沉闷与粗糙全都不见了。
        那个笑容有种让人看到光明的感觉,如此的清澈没有一点杂色。想要让人紧紧的抓住,不想失去。
        “你……”阿园伸出手却不自知。
        “我们先走了,这花你好生带回去,最好在三天之内用掉,不然就没用了。”看到阿园的异样,知道不对的满月急速的说完便拉起已经下马在一旁等候的家宝一溜烟跑了。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那月光华的花梗底部有着淡淡的红彩,然后被吸收,直至****,变成了淡淡的水红,连满月也不知道,那是她的手沾上肩上伤处留下的血,而就是这一个疏忽,让她经历了以后千万的磨难,但也享受了万千的宠爱。
        因为月光华,以血认主。
        ————————————————————————
        新文刚上传,请大家收藏留言票票大力支持!谢谢!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