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独宠》-> 第三章 刺伤
第三章 刺伤 作者:怒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0
  •     第三章刺伤
        “有人闯入。”
        “既然如此,那便杀了作事,干嘛浪费时间犹豫要杀不杀的?”带笑的嗓音居然吐出这么恐怖的话语,满月原来怀着希望的心一下子便焉了,一个要杀,两个要杀,难道真的逃不了这死亡的命运吗?
        “嗯。”这一次,那持枪的男子便不再掩蔽自己的气势,杀意大起,提臂眼看一个使劲便要将那枪头没入自己的喉咙,满月提着一口气,硬是生生的转了个方向,让那枪没入了自己另一边肩膀,暗红的枪头滴着血从背后的肩骨处没出然后又被大力的拔出,痛彻心扉。
        “啊!姐,你流血了,怎么办怎么办?”家宝从满月的怀里蹦出,焦急的问道。
        “没事,家宝,抱着姐,不要松开,听话。”满月强忍着想要痛哭的想念,用另一只完好的手臂将家宝抱在怀里,警惕的看着眼前二人。
        家宝用手将满月的伤口拼命的压住,想要挡住那血色小溪的流淌,另一只手悄悄握住了怀里的一个尖锐物,垂下的眼神中有着未被人发现的凶色,伤他姐姐的人,都该死!
        “有趣!有趣!!”后来的那个人发现满月居然在临死关头还能想着怀里的那个男孩,硬是转了个肩膀让常平的枪刺入,当真是有趣啊!这女的,可真是引起他的莫大兴趣啊!
        原来,在常平的红樱枪将要没入满月的喉咙时,满月已经偏过身子准备让那枪刺入肩膀,可就在那一瞬间,似是想起那边还有人,硬生生的转了个方向,只是这一转时间上就已来不及,那樱枪便在她的锁骨上划开了一条大口子,再没入了肩膀,伤势便平平加重了许多。目睹这一切,发现世上居然还有人会笨到用自己的命去救别人,当真是有趣啊!
        也许是以为她们两个还面带幼稚的人没有威胁性,也许是因为对她的兴趣太大了,大过了心里的防备,也许只是想看清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可以这么护着怀里的男孩。
        不管为何,那人终究破了他自己不近不明身份人身边的原则,走近了满月,于是,他受到了来自家宝的惩罚,为他姐姐流的血的报仇,一根锐利的金簪子狠狠的没入了他的肩膀下方心脏上方,那簪子整支完全没入,只余一个展翅欲飞的凤凰装饰物留在外边,见证着那血液汩汩流出。
        在这一瞬,所有人都愣住了。
        谁都没有想到,那个一直不引人注目,一直静静呆在他姐怀里的男孩居然会有这么凶狠的神情,这么利落的手脚,没有一点多余动作的就将那簪子全根没入。
        “副将。”常平一声怒吼,提起红樱枪想也没想的便要直接刺入那同样也楞住的焦家姐弟。
        “不准动他们,我倒要看看他们的骨子能有多硬。”一个挥手,将常平手中的红樱枪打偏了个方向,神色阴鸷,分外吓人。
        “是!”常平听见要饶了他们两人,心下更是不平,但军令如山,硬生的将那股子怨气给压了下去,却又听见副将的后半句话,心里一宽,他就知道从不吃亏的副将并不会轻饶了他们,比起一枪毙命,折磨至死应该更好玩才是,想到这,常平露出了一个阴险的笑容,看的满月已经湿冷的后背又出了一身的冷汗。
        按住胸口,副将像抓小鸡似的抓起一脸雪色的焦家宝,并将满月扔给常平,两人一人提一个的返回,满月在听到他们不杀她们的时候,心下一松,再加上经过一晚的奔波和受伤,早就疲倦不堪的昏死了过去,静静的被常平提着后领着走。而家宝则张牙舞爪的不肯就犯,只见副将于非对着他露出雪白的牙齿阴阴一笑,家宝便被吓的一动不动,乖乖的被提着走。
        几步之遥,便有一个火堆在燃烧,明亮的火光映在了每个人的脸上,原本围成一团满脸谨慎的人在见到于非他们只是提着两个安静的小孩过来,便放松了下来,还有人打趣道:“于副将,就抓两个小仔还要你亲自出马啊,杀鸡焉用牛刀啊!”
        “哈哈哈哈……”听着这话,在场的所有人都笑了起来,笑声狂放的惊醒了树上的鸟儿,“卟哧卟哧”的往林中飞去。
        “哼!阿园过来。”于非哼了一声,不与他们计较,开口唤了随他们一起出行的大夫林阿园。
        “哟,这小女孩伤的可真重啊,常平下手也不知道点分寸,要是把人家小姑娘的手给弄残了多可惜啊!”阿园吊儿郎弄弄满月身上的伤口,因为大家皆着青衣,大家都未发现于非身上的伤口,全都注目在了正往地面滴血的满月身上。
        “谁让你给她治的,是副将。”常平推了推一脸玩笑的阿园。
        “副将受伤了?”听到这话,大家一蜂窝似的涌了上来,围着副将不停的打着转转,这哪像关心,分明就是瞧热闹啊!
        “副将居然会受伤?这可真是大事件啊!还以为副将和将军一样都是刀枪不入,水火不融的人啊!哪知,将军刚受伤,副将就随后跟上,一点也不落人后啊!”一战友打趣道。
        “滚,你才水火不融呢,说的什么屁话,滚滚滚!”大夫阿园笑骂着那些个人,仔细的给副将于非看伤口。
        “还好,这簪子刺的偏了些,而且簪子也不长,虽然伤口深了先,血流的多了些,但也没有生命危险。”阿园手脚麻利的给副将上药包扎,这伤口说白了,也就是看起来严重些而已。
        “于非,你怎么会受伤的?被这两小孩伤的?”阿园在副将的指引下给满月治伤,一边好奇的问着他的伤往何处来。
        “哼,说来话长,此等无聊之事便不用提了。”似是面子挂不住,于非冷哼了声便闭眼休息,将家宝随便往地上一扔,便不再理会了。
        大伙一见没有热闹可瞧,也都散了开闭眼休息了,毕竟副将的热闹不是谁都可以看的。
        家宝见大家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便悄悄的爬到了满月的身边,看着她已经包扎的伤口,心下一松,绕过她的伤处,抱着她相拥着便无声的哭开了。
        “哭什么哭,死啦!”正哭的兴头上,后背上似是被一小石子一击,家宝便不敢哭了,只抱着阿姐哼哼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