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 作者:东尽欢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尽管一直呆在家中,但一家人都不觉得闷,宝宝每天都会给人带来新的惊喜,他常常用尾巴绕住桌子腿一圈一圈往上爬,看看上面有什么东西吃,没有的时候他就会露出疑惑的表情,似乎在说:“怎么还没有吃的啊?”
        经常是薛母端饭菜进卧室,宝宝过了两天就记住了,桌上没东西的时候他就去缠着薛母,抓扯她的裤脚发出依依呀呀的叫声,或是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她;薛母喜欢他可爱的样子,常常逗他玩,她大声地给他唱歌,宝宝听着发出咯咯的笑声,当然有时候他也会不理人。(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毯子根本包裹不住宝宝,宝宝和龙泽一样,他不喜欢穿衣服,穿上去就使劲拉扯,发出尖利的叫声。他还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身体,一会是人的样子,一会又拖着尾巴,穿衣服的确不方便,家里人都不勉强。宝宝的身体长得快,二十天后比刚出生的时候高了一个头,和所有的小孩子一样,他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在屋子里扭着身子到处跑动,钻到衣柜中撩衣摆,盯着电视机眼都不眨一下,似乎在疑惑里面的东西从哪里来。
        他的活动范围还仅限于卧室,虽然这间卧室已经很大,但慢慢地不能满足他的好奇。每次门被打开,他就跑到门边想钻出去瞧一瞧,但是门马上就会被锁上。越是这样他越是好奇,有一次看薛母准备离开,他本来还在桌面,可是一会就跑到门边,趁着开门的空隙往外跑,不过龙泽动作更快,马上将他抓了回来。他在龙泽手中左蹦右跳,用牙咬龙泽的手指,发出气呼呼的声音,可是终究挣脱不了爸爸的桎梏。
        薛彤看他实在想出去,就让龙泽带着他到楼下看看,客厅关好门窗,龙泽才将他带下来。虽然环境差不多,但宝宝很兴奋,在大沙发上蹦来蹦去,将沙发靠垫扔在地上,趴在上面滚着玩;他跑到墙角把盆景的叶子一片片摘下来,洒得到处都是,还递了一片叶子给薛母,像是分享新见到的宝贝。在落地窗前,他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到外面更多的花树,一下子就被吸引过去,巴在玻璃上往外面瞧,外面有更多新奇的东西,宝宝用手挠玻璃,还用身体去撞,似乎想撞碎这层阻碍。
        薛彤连忙将他抱过来,他扭头咬妈妈的手,薛彤吃痛稍微松劲,他又逃了出去,快速往落地窗的方向跑。看样子他的确想出去玩,只是这里的条件根本不允许。他只能在龙泽的看护下在露台晒晒太阳,玩玩在深秋时节盛放的各色菊花,对着一颗盆景玩弄抓咬。
        那天晚上吃过晚饭,龙泽进了浴室洗澡,就剩薛彤在屋中逗宝宝。宝宝在床上玩一个排球,尾巴缠在球上,身体也趴在上面,滚来又滚去。然后他将球推到地上,球在地上弹跳一下越滚越远,宝宝滑下床去追球。
        薛彤视线刚离开两三秒,回过头却看到宝宝已经跑到窗户边。他抓住窗帘往上爬,动作算不上轻松,这扇窗户中间开了一条窄缝,他顺着窗帘爬到窗台上,然后向窗户缝跑去。薛彤下床去抓他,他已经跑到开口处将尾巴伸出去,坐在窗台用力推窗门,看到薛彤走过来要逮它,他一着急挤出窗户“嗖”地直接往外滚,整个人掉了下去。
        薛彤一下子傻眼,大声叫唤:“宝宝掉下去了……泽……快救宝宝……”
        这里是挑高的二楼,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肯定会被摔伤,薛彤急得赶紧往外跑,外套也来不及穿,眼泪掉出来。她蹬蹬蹬跑下楼,跑到花园中龙泽追了上来,龙泽浴袍带子都来不及系,他拦住薛彤,“怎么了?”
        薛彤着急得直哭,“我没看好宝宝,他从窗户掉下去了。”
        “我去找,你进屋穿件衣服等着我。”
        薛彤死活不肯,拉着他跑到后院,指着那扇窗户,龙泽赶紧在花坛中找,窗户下面正好是一片玫瑰花,这个季节叶子掉落不少,但刺更加尖利,花丛中没有宝宝的身影,至少说明宝宝没有被摔得很严重,他还爬起来自己跑了。
        薛彤身上只穿了薄睡衣,屋中暖气一直开着,但外面已经是深秋天气,薛彤全身颤抖,心头冰凉,她小声呼唤:“宝宝,快出来,妈妈在这里!”
        薛父薛母听到动静也跑出来,龙泽叫他们都回去,自己来找宝宝。几个人都不走,他们既担心宝宝摔伤了,又担心他跑出自家庭院被其他人看见。
        龙泽找了一会才把宝宝找回来,宝宝身上都是泥,嫩嫩的皮肤上被玫瑰的刺划出很多细细的口子,脸上也有一条血痕,被龙泽抱回来的时候蜷缩成一团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看来的确被摔疼了。薛彤把宝宝搂进怀中,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心痛得不得了,亲吻他脏兮兮的脸蛋,“宝宝,疼不疼?”
        宝宝根本还不会说话,小尾巴晃了晃,薛彤赶紧把他抱进屋,快进屋的时候宝宝却挣扎起来,努力想往外面窜。
        薛彤不知道宝宝有没有摔伤内脏或骨头,但她能感受到宝宝的疼痛,给他擦洗的时候他哭出声,这还是薛彤第一次听见他哭,自己也抑制不住大声哭起来,龙泽在旁边一个劲安慰她:“别担心,他很快会好……”
        划痕在宝宝身上纵横交错,边缘带着红肿,薛彤哭得一抽一抽,“都是……都是……我不好,没看好他……”
        她哭得目中水光模糊,手上动作却温柔到极致,龙泽絮絮叨叨说着什么,薛彤什么都听不到,她只听到宝宝的哭声。
        宝宝很乖,放在被窝中一会就不哭了,在柔软的毯子中慢慢睡去。薛彤靠在床头看着宝宝的睡颜,他的睫毛上还挂着水珠,像是雨后的梨花,薛彤眼眶红红,里面还漫了一层水珠,她对龙泽道:“我们明天回岛上,在这里根本不方便,宝宝越来越大,他想出去玩。”
        龙泽也知道不能这样关着宝宝,他爬****扶着薛彤的腰:“可是你还不能到处跑,呆在城市中方便调养。”
        “我身体好得很,生产的过程那么轻松,不需要调养那么久。”薛彤看着睡在小床上的宝宝,小脸上的伤痕比划在自己身上还痛,她哽咽道:“他已经很机灵了,看到你不在就想往外面跑,再过些日子想拦都拦不住,他是我们的孩子,总不能像关押犯人一样关着他,我也想他自由自在地生活。”
        “要不我先带他过去,你再过段时间去岛上。”龙泽建议道。
        薛彤坚持道:“我才不要和宝宝分开,他长得快,人也聪明,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能开口说话,我还要听他叫妈妈。这边天气越来越冷,那边暖和正好过冬。”
        龙泽还想说什么,又听薛彤道:“你明天安排一下,这两天我们就过去,越快越好。”
        龙泽看她心意已决,没有拦她。这里的确不利于孩子成长,孩子也喜欢自由的天空,而且他需要更多的锻炼才能拥有更好的体魄。
        早饭的时候薛彤跟母亲说了自己的打算,父母虽然希望一家人能够呆在一起,但也明白宝宝目前不适合呆在城市中。饭后薛彤就开始收拾必备品,龙泽在书房打电话安排事情。薛母过来看孩子,大概是因为她经常端饭菜给宝宝吃,宝宝很喜欢她。今天宝宝精神不是太好,躺在床上轻轻甩着小尾巴往薛母手上蹭,撩在手心微微带点痒。
        薛母温柔地抚摸孩子,道:“现在我们都习惯他长着尾巴的样子了,你们又要带他走,还走得这么匆忙。”
        “这不是没办法吗?”薛彤将宝宝的东西放在一起,一面回头和母亲说话,“我想他开开心心地长大,岛上什么都有,你就当我们去旅游过冬。等他稍微大一点,我就带他回来。”
        薛母微微叹气,宝宝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她,尾巴在她手指上绕,像在表示亲昵。薛母轻道:“我和你爸爸也要去看看你爷爷,你们要是不在,我们还是搬回去住,这边坐车不方便。这孩子很好养,昨天晚上摔成那个样子,今天依然不哭不闹,连医生都不用看,我也用不着为你操心,平时多给家里打电话就行。”
        薛彤应着,岛上的房子早已经修好,里面重新装修了一遍,龙泽很早之前就联系好公司做食物供给。他的游艇在年初就退回船舶公司换了一艘稍微大一点的,这些准备工作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做好,随时都可以启程。
        作者有话要说:  尽管一直呆在家中,但一家人都不觉得闷,宝宝每天都会给人带来新的惊喜,他常常用尾巴绕住桌子腿一圈一圈往上爬,看看上面有什么东西吃,没有的时候他就会露出疑惑的表情,似乎在说:“怎么还没有吃的啊?”
        经常是薛母端饭菜进卧室,宝宝过了两天就记住了,桌上没东西的时候他就去缠着薛母,抓扯她的裤脚发出依依呀呀的叫声,或是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她;薛母喜欢他可爱的样子,常常逗他玩,她大声地给他唱歌,宝宝听着发出咯咯的笑声,当然有时候他也会不理人。
        毯子根本包裹不住宝宝,宝宝和龙泽一样,他不喜欢穿衣服,穿上去就使劲拉扯,发出尖利的叫声。他还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身体,一会是人的样子,一会又拖着尾巴,穿衣服的确不方便,家里人都不勉强。宝宝的身体长得快,二十天后比刚出生的时候高了一个头,和所有的小孩子一样,他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在屋子里扭着身子到处跑动,钻到衣柜中撩衣摆,盯着电视机眼都不眨一下,似乎在疑惑里面的东西从哪里来。
        他的活动范围还仅限于卧室,虽然这间卧室已经很大,但慢慢地不能满足他的好奇。每次门被打开,他就跑到门边想钻出去瞧一瞧,但是门马上就会被锁上。越是这样他越是好奇,有一次看薛母准备离开,他本来还在桌面,可是一会就跑到门边,趁着开门的空隙往外跑,不过龙泽动作更快,马上将他抓了回来。他在龙泽手中左蹦右跳,用牙咬龙泽的手指,发出气呼呼的声音,可是终究挣脱不了爸爸的桎梏。
        薛彤看他实在想出去,就让龙泽带着他到楼下看看,客厅关好门窗,龙泽才将他带下来。虽然环境差不多,但宝宝很兴奋,在大沙发上蹦来蹦去,将沙发靠垫扔在地上,趴在上面滚着玩;他跑到墙角把盆景的叶子一片片摘下来,洒得到处都是,还递了一片叶子给薛母,像是分享新见到的宝贝。在落地窗前,他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到外面更多的花树,一下子就被吸引过去,巴在玻璃上往外面瞧,外面有更多新奇的东西,宝宝用手挠玻璃,还用身体去撞,似乎想撞碎这层阻碍。
        薛彤连忙将他抱过来,他扭头咬妈妈的手,薛彤吃痛稍微松劲,他又逃了出去,快速往落地窗的方向跑。看样子他的确想出去玩,只是这里的条件根本不允许。他只能在龙泽的看护下在露台晒晒太阳,玩玩在深秋时节盛放的各色菊花,对着一颗盆景玩弄抓咬。
        那天晚上吃过晚饭,龙泽进了浴室洗澡,就剩薛彤在屋中逗宝宝。宝宝在床上玩一个排球,尾巴缠在球上,身体也趴在上面,滚来又滚去。然后他将球推到地上,球在地上弹跳一下越滚越远,宝宝滑下床去追球。
        薛彤视线刚离开两三秒,回过头却看到宝宝已经跑到窗户边。他抓住窗帘往上爬,动作算不上轻松,这扇窗户中间开了一条窄缝,他顺着窗帘爬到窗台上,然后向窗户缝跑去。薛彤下床去抓他,他已经跑到开口处将尾巴伸出去,坐在窗台用力推窗门,看到薛彤走过来要逮它,他一着急挤出窗户“嗖”地直接往外滚,整个人掉了下去。
        薛彤一下子傻眼,大声叫唤:“宝宝掉下去了……泽……快救宝宝……”
        这里是挑高的二楼,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肯定会被摔伤,薛彤急得赶紧往外跑,外套也来不及穿,眼泪掉出来。她蹬蹬蹬跑下楼,跑到花园中龙泽追了上来,龙泽浴袍带子都来不及系,他拦住薛彤,“怎么了?”
        薛彤着急得直哭,“我没看好宝宝,他从窗户掉下去了。”
        “我去找,你进屋穿件衣服等着我。”
        薛彤死活不肯,拉着他跑到后院,指着那扇窗户,龙泽赶紧在花坛中找,窗户下面正好是一片玫瑰花,这个季节叶子掉落不少,但刺更加尖利,花丛中没有宝宝的身影,至少说明宝宝没有被摔得很严重,他还爬起来自己跑了。
        薛彤身上只穿了薄睡衣,屋中暖气一直开着,但外面已经是深秋天气,薛彤全身颤抖,心头冰凉,她小声呼唤:“宝宝,快出来,妈妈在这里!”
        薛父薛母听到动静也跑出来,龙泽叫他们都回去,自己来找宝宝。几个人都不走,他们既担心宝宝摔伤了,又担心他跑出自家庭院被其他人看见。
        龙泽找了一会才把宝宝找回来,宝宝身上都是泥,嫩嫩的皮肤上被玫瑰的刺划出很多细细的口子,脸上也有一条血痕,被龙泽抱回来的时候蜷缩成一团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看来的确被摔疼了。薛彤把宝宝搂进怀中,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心痛得不得了,亲吻他脏兮兮的脸蛋,“宝宝,疼不疼?”
        宝宝根本还不会说话,小尾巴晃了晃,薛彤赶紧把他抱进屋,快进屋的时候宝宝却挣扎起来,努力想往外面窜。
        薛彤不知道宝宝有没有摔伤内脏或骨头,但她能感受到宝宝的疼痛,给他擦洗的时候他哭出声,这还是薛彤第一次听见他哭,自己也抑制不住大声哭起来,龙泽在旁边一个劲安慰她:“别担心,他很快会好……”
        划痕在宝宝身上纵横交错,边缘带着红肿,薛彤哭得一抽一抽,“都是……都是……我不好,没看好他……”
        她哭得目中水光模糊,手上动作却温柔到极致,龙泽絮絮叨叨说着什么,薛彤什么都听不到,她只听到宝宝的哭声。
        宝宝很乖,放在被窝中一会就不哭了,在柔软的毯子中慢慢睡去。薛彤靠在床头看着宝宝的睡颜,他的睫毛上还挂着水珠,像是雨后的梨花,薛彤眼眶红红,里面还漫了一层水珠,她对龙泽道:“我们明天回岛上,在这里根本不方便,宝宝越来越大,他想出去玩。”
        龙泽也知道不能这样关着宝宝,他爬****扶着薛彤的腰:“可是你还不能到处跑,呆在城市中方便调养。”
        “我身体好得很,生产的过程那么轻松,不需要调养那么久。”薛彤看着睡在小床上的宝宝,小脸上的伤痕比划在自己身上还痛,她哽咽道:“他已经很机灵了,看到你不在就想往外面跑,再过些日子想拦都拦不住,他是我们的孩子,总不能像关押犯人一样关着他,我也想他自由自在地生活。”
        “要不我先带他过去,你再过段时间去岛上。”龙泽建议道。
        薛彤坚持道:“我才不要和宝宝分开,他长得快,人也聪明,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能开口说话,我还要听他叫妈妈。这边天气越来越冷,那边暖和正好过冬。”
        龙泽还想说什么,又听薛彤道:“你明天安排一下,这两天我们就过去,越快越好。”
        龙泽看她心意已决,没有拦她。这里的确不利于孩子成长,孩子也喜欢自由的天空,而且他需要更多的锻炼才能拥有更好的体魄。
        早饭的时候薛彤跟母亲说了自己的打算,父母虽然希望一家人能够呆在一起,但也明白宝宝目前不适合呆在城市中。饭后薛彤就开始收拾必备品,龙泽在书房打电话安排事情。薛母过来看孩子,大概是因为她经常端饭菜给宝宝吃,宝宝很喜欢她。今天宝宝精神不是太好,躺在床上轻轻甩着小尾巴往薛母手上蹭,撩在手心微微带点痒。
        薛母温柔地抚摸孩子,道:“现在我们都习惯他长着尾巴的样子了,你们又要带他走,还走得这么匆忙。”
        “这不是没办法吗?”薛彤将宝宝的东西放在一起,一面回头和母亲说话,“我想他开开心心地长大,岛上什么都有,你就当我们去旅游过冬。等他稍微大一点,我就带他回来。”
        薛母微微叹气,宝宝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她,尾巴在她手指上绕,像在表示亲昵。薛母轻道:“我和你爸爸也要去看看你爷爷,你们要是不在,我们还是搬回去住,这边坐车不方便。这孩子很好养,昨天晚上摔成那个样子,今天依然不哭不闹,连医生都不用看,我也用不着为你操心,平时多给家里打电话就行。”
        薛彤应着,岛上的房子早已经修好,里面重新装修了一遍,龙泽很早之前就联系好公司做食物供给。他的游艇在年初就退回船舶公司换了一艘稍微大一点的,这些准备工作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做好,随时都可以启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