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一定 作者:东尽欢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15
  •     64、一定
        不想在外人面前发火,龙泽拎着薛彤到了车厢连接处,将她抵在火车壁上,眼眸中那点暗金色更加明显,像是火焰在燃烧,“薛彤,你明知道我不能把你放到别的男人身边去,还说这些!”
        薛彤一抹得逞笑意隐在唇边,看着他的胸膛低声道:“其实我也不想找别人。(小说者Www.XiaZaiLou.Com)”
        她伸出手抱住他的腰,“泽,你今天早上磨磨蹭蹭不就是不想和我分开吗?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你的事情都会解决的。你看看你周围,多少人比你过得艰难,我以前也被人卖,被人折磨,一点都看不到未来的方向,刚到岛上的时候跟个佣人一样,你以前还为难我,但是现在终于可以回家了。无路可走的时候就多坚持,多等待,说不定过一阵子就什么都不一样。你自身条件这么好,不能在程天行的威胁下就屈服了。”
        龙泽抱她入怀,“就是觉得你以前过得不容易,才不想让你陷在危险中。”
        “不是还有你吗?我会多加小心,你也会保护我。等事情解决了,我们就可以无忧无虑到处玩。”薛彤把脸靠在他的身上,“如果你实在不喜欢城市的嘈杂,我们可以继续回岛上住,只要你经常带我回家看看,带我出来玩就行。”
        “薛彤,你总是很傻。”龙泽淡淡地笑,将她搂得更紧,“岛上太冷清,我知道你喜欢生活在外面,城市我也不讨厌,我会尽量和别人好好相处。”
        薛彤微微感动,“泽,你对我好我都知道。先留在C市好不好?”
        “那就再呆几天再说。”龙泽作出让步,“我再冷静地想一下怎么办,你就在家好好呆着。”
        两个人在车厢连接处抱了一会,有过往的乘客或乘务员都瞅上一眼,薛彤受不了别人的目光,“回去吧,在这里多不好。”
        龙泽笑着带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小桌上摆了不少零食,左辰逸在给路玲剥开心果,剥好一颗就喂到她嘴中,好不亲热。龙泽被他们两人酸到了,生出点羡慕,自己又什么零食都没带,扔了一句:“我去买点东西吃。”
        路玲把零食往前面推了推,“一起吃。”
        “不用了,反正我要买别的。”龙泽语气温和地拒绝了,说着转身大步离开。
        路玲看薛彤眼光柔和带着淡淡笑意,问道:“你们好了?”
        薛彤淡笑,“他只说暂时不走,再考虑一下。”
        “你们应该能在一起。”路玲用胳膊肘捅一□边的男人,“你看看人家。”
        左辰逸依然笑得谦和,薛彤看得出来这种斯文的男人很难对付,况且他们情况不一样,尴尬地陪着笑。
        路玲是彻底无奈了,“去帮我再倒点水。”
        左辰逸听话地拿着杯子离开。
        “我也很愁啊!他哪像你男朋友几句话就能搞定,简直就是油盐不进。”路玲皱眉。
        “多沟通,想想办法。”
        “我家里人反对,辰逸家境很一般,不过他工作很努力,现在有项目想自己创业又没人投资,一家一家公司去递项目方案,等负责人常常一等就是几个小时,还是没结果。我家里人都叫他不要再来找我,他也跟我提出了分手,我非要他再陪我来旅行一趟。”路玲很郁闷,“不过他还是没改变主意。”
        “总会好起来,我们遇到的问题也很严重。以前我比你更难,还是撑过来了。”薛彤劝道。
        左辰逸端着水回来,路玲脸上又挂上无所谓的笑。龙泽也跟着回来了,两手空空,不一会乘务员抱来一大堆零食让他选,薛彤捡了几样,也没看到龙泽付钱那乘务员就离开了,猜测他之前付过了才会有人送东西过来,反正这人挣钱容易,花钱也如水流。
        旅途无聊,都靠聊天打发时间,当然主要是薛彤和路玲聊,两个男人在旁边僵坐着,左辰逸还时不时微笑着插两句,龙泽基本不开口,但也没有不悦,一只手搭在薛彤的腰上。过了好一会,两个女孩子一起去卫生间,小包厢顿时就安静了。
        龙泽偏头看着外面的村庄和田野,阡陌交错的田野是一派宁静,远处行走的人像是在画中。
        左辰逸微笑着温良开口,“你们俊男美女,真是令人羡慕。”
        “你们也不错,干嘛要分手?”龙泽回过头,他很少和人这样交谈,也不知道说什么。
        “像你这样天生条件就好的人,不会明白生活的艰难,两个人要在一起不是那么简单。”左辰逸也看得出龙泽非富即贵,不像打拼过生活的样子。
        “我遇到的困难是你不能想象的,也许以后什么都不会有。”龙泽淡淡回答。
        “失去的东西还会重新回来,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不想耽误她。”左辰逸说得和风细雨,“但觉得你和我不同,刚才她们说几句你就接受不了,心里明明放不下,又何必装大度?多尝试一下,总会好起来。”
        “那你尝试过吗?”龙泽问道。
        “我尝试过很多,能做的都做了,总不能让她和家里人反目,再说我的情况不好。”左辰逸反问他,“你又做过多少努力?”
        龙泽没开口。
        “把能做的都做了,就算还是不能在一起,那就是天意,以后也没有遗憾,我可能得不到幸福,但我还是会努力。偶遇一场,也希望你可以得到。”左辰逸的谦和的声音再小包厢里回荡。
        龙泽不置可否仰起头,如果和左辰逸比,那他的确是天之骄子,以前他不明白别人的忙碌和努力是为了什么,但看着左辰逸迈着蹒跚的步伐去接水,他就知道那是为了幸福所做的付出。其实他和薛彤也不过只是一对普通的情侣罢了,在困难面前,心中对幸福的渴望无比强烈。
        他的自身如此优秀,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如果他都得不到幸福,那些为了生活奔波忙碌的人得到的又是什么?他可以得到的,他在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程天行不能阻挡,是神是魔都不能阻挡他对幸福的追求。
        他微微笑了笑,像是云雾散开见到了太阳,以前他妄自尊大,现在又何须妄自菲薄!他开口一字一句坚定道:“我一定会得到的。”
        左辰逸看着他亮堂堂的眉眼,和煦微笑,“你没去过C市吧?”
        “你怎么知道?”
        “看你们没带什么行李,都还穿着夏天的衣服。之前呆过的那个海滨城市气温还很高,但是C市现在是秋天了,这趟车是晚上到站,你们穿的这点衣服太凉快了点。”
        车厢开着空调,温度适宜,龙泽不怕冷,但他考虑得没有左辰逸周到,“出门比较仓促,没做好准备。”
        “待会下了车,当心你女朋友感冒。回去多用点水泡泡脚,喝点姜汤明天就不会有事。”左辰逸提醒。
        “我会注意。”龙泽发现这个人相当细心。
        “在聊什么?”两个女孩子回来了,路玲一进小包厢就开口问道。
        “随便聊聊。”左辰逸笑道。
        薛彤倒是觉得欣慰,龙泽一向和人保持距离,能和不熟的人聊上一会也是很好的开始。她朝龙泽笑了笑,坐到他的身边。
        火车的轰隆声不算大,风驰电掣地朝前方奔去,乘务员喊着经典的调子推着小车慢悠悠地过往,大上午也不想卧着休息,路玲买了两副牌,拿在手上扬了扬,“正好四个人,玩牌怎样?”
        薛彤也不想干坐着,“好啊,不过就我们三个人玩吧,泽,你看我玩好不好?”
        龙泽带着宠溺的笑,“我不玩,我看你怎么输。”
        “为什么?四个人多好。”路玲还想劝服龙泽一起来玩。
        “他来了没意思。”薛彤道。
        “我也不想玩。”龙泽闲闲道。
        三个人就玩斗地主,洗牌,摸牌,龙泽倚着车厢,看着薛彤慢条斯理出牌,薛彤倒也不是老输,只是赢的时候不多,还是左辰逸更加沉稳,打牌也有章法,多数时间是他赢。
        路玲不管是赢是输都会说上他两句,还时不时动手,打打闹闹的小情侣好不羡煞旁人。
        龙泽倒是时不时嘲笑一声薛彤出错了牌,在她准备抓着牌乱出一气的时候会提醒一声,薛彤觉得自己被看扁了,捂着牌道:“观者不语知不知道?都是因为你在这里,我压力大,才老输。”
        龙泽脸上依然是看笑话的表情。
        轮到薛彤当地主的时候,她看着手上的牌开始纠结,转头偏向龙泽,“你说我要不要当地主?”
        “你不是不要我建议吗?”龙泽带着揶揄的笑。
        “偶尔可以建议一下。”
        “那样就不公平了。”龙泽没给她建议,“不过你们又没有赌钱,是输是赢又有什么关系?”
        “那也要慎重,不能乱打的。”薛彤摇头晃脑。
        龙泽看着她那个样子好笑,摸了摸她的头,“那你问我做什么?到底是想赢还是想输?”
        “算了,我还是自己娱乐。”薛彤扭过头。
        这种情况下龙泽真没必要给她提醒,倒是看他们三个人玩得很欢乐,他凑上前搂着薛彤的腰,等她输了就在她耳边嗤笑一声,薛彤就抡起拳头轻拍他两下,口中抱怨,“都是你在这里,我才不能好好发挥。”
        龙泽握住她的拳头,“是我,是我,你继续。”
        他喜欢这种漂浮着淡淡温馨的生活,薛彤脸上的真心实意的开心笑容让他觉得幸福就在他身边。他望着薛彤的侧脸握紧了拳头——无论如何,他都会守护住她。
        小玩了一会,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四个人相约去餐厅点了几个菜,两个女孩子相互抱怨着这里饭菜的价格和质量严重不成正比,一顿饭也吃得其乐融融。席间薛彤暗暗瞅着龙泽,他并没有明显的不适,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
        饭后龙泽搂着她的腰,站在窗口看着飞驰而过的树木和村庄,薛彤面目祥和,“泽,看你也不是恨讨厌和人相处。”
        龙泽捋了捋她的耳后鬓发,“他们比我以前遇到的人好,我会慢慢适应,以后我们还有很长的日子,总不能一直把你困在岛上。”
        “比起刚认识你的时候,觉得你现在成熟了许多。”薛彤在他怀中满足地笑,“你现在总是替我着想,也慢慢地放弃了很多东西。”
        “你来到我身边以后我觉得很开心,我会用我的能力来守护这一切。”
        “泽,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是最优秀的。”薛彤转过脸微仰头问他。
        龙泽低头碰了一下她的鼻子,“我当然是最优秀的,所以我不能把你交给别人。”
        薛彤看着外面金黄色的阳光洒在大地上,静悄悄地落地生花。
        有相爱的人在身边,火车的时间不会难熬,在晚上十点多到达了C市,薛彤和路玲互相留了手机号,在一旁说着要多联系之类的话;两个男人拎着行李准备下车,左辰逸轻声说了句:“祝你们幸福开心。”
        “你也会幸福的。”龙泽浅笑。
        两个男人相互淡淡笑,拉着自己的心爱的人顺着人流向前走。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uu快3